訪「不加鎖舞踊館」公開研習週——腦洞大開,從理性的角度看舞蹈

專訪 | by  黃思朗 | 2022-01-19

舞蹈的展現,往往蘊含著豐富的情感,但感性以外,舞蹈其實也可從更理性的層面去思考、欣賞、創作。「不加鎖舞踊館」連續第二年舉辦公開研習週,以共學、實驗和交流為出發點,捕捉創作過程中那些一瞬即逝的疑問和好奇。負責策劃今屆公開研習週的李偉能,與有份參與是次活動的陳偉洛、Human Wu、伍詠豪(Skinny),分享他們將如何在緊接的兩個星期(4/1至16/1),開放創作過程及空間予大眾,並以自身經歷切入和參與。



腦筋伸展,用身體表達心智


去年首屆公開研習週以「技藝(習/集/雜)成」為主題,參詳不同表演藝術形式、門派、界別的訓練體制,追溯當中美學指向性的異同,無奈因疫情所限,不少活動都要改為線上進行。今年再次舉辦公開研習週,以「腦筋伸展 眼界大開 身體力行」為主軸,繼續延展對當代表演藝術創作方式的討論,負責策劃的「不加鎖舞踊館」副藝術總監李偉能,分享今屆活動如何透過工作坊、展演、講座及放映,連結不同界別的創作者。「很多人會感到好奇,為何舞者要用半年,甚至幾年去編一隻舞,既然如此,不如就開放這些空間讓大家參與。今年以『腦』為題的主軸,對我來說,更多來自創作過程,尤其是關於腦的部分,嘗試用邏輯性方法,unfold想做的東西是甚麼。當我們談論創作過程,是講述如何使用不同方法,approach一個表演或創作中間經歷的過程,然後從較為理性的層面,將這些東西拿出來談及。」


本身從事建築設計與教育工作的Human Wu,今屆首次參與公開研習週的活動,並將帶領參加者進行「手腦協調鍛煉」研習工作坊。思考如何動腦,再用身體表達心智上的東西,是Human最想透過工作坊做到的事。「看回舞蹈,好像在表達某種情緒或情感,但有時我會覺得,是否有些東西可以更理性更有邏輯地演繹動作?手腦協調這回事,是講大腦處理想做的事,處理訊息,卻沒有真正思考要擺動哪些肌肉,所以我就想到,是否可以將潛意識的東西變得有意識呢?當明白到那些goal oriented的動作是如何做出來,更進一步地思考,人類用身體表達想法時,是否可以不只目標導向,而是從心智方向出發,用大腦想到的東西去指導身體,用到與邏輯推理有關的東西,而這也是人類才可做到的事。」


Skinny則以個人八年的演藝生涯,編織成《专业不专业Zhuānyè bù zhuānyè》的展演。選擇以簡體字作為展演的名稱,Skinny說是為了展現自己所學的中國舞,嘗試用非慣常的語言去講述某些特別情況,從而更強烈地帶出另一種意義。「我一開始的構思並非展演,純粹找回自己的身體歷史、學習歷史、看到的故事,到底畢業至今的這八年,我運用了幾多所學,發揮的東西有幾多,這對我是重要的,對其他人是否重要呢?畢業是否就代表專業?專業所做的是否就代表專業呢?」透過展演,作為整理自己過去失敗的結果,對於「專業」這個詞彙,Skinny也從自己所學的中國舞再作延伸。「中國舞在編舞與排舞上,同儕之間,作品之間,自己與自己之間,都有種比賽生態。『你學得咁慢既,係咪專業架?』『你個騷冇人睇,梗係啦人地專業㗎嘛!』永遠會用這些字去標榜自己或某種結果,學得慢就代表唔專業,腳踢唔到高就唔專業。我就覺得可以借用這種生態,借用這個審視的方式,放在我過去的經歷裡,讓大家看待作品時,每刻都在想,專業不專業?」


《专业不专业 Zhuānyè bù zhuānyè》_Vincent Yik_2


思潮流動,遲來的後現代舞蹈——超譯不加鎖舞踊館《相對現場》




不被框架定義,開放不同界別進入


以作品打開對表演性與編排討論的舞者陳偉洛,則會透過「動作探索的方法學」身體工作坊,跟參與者從理性的框架中探索動作的質感,以自我為探索的對象,找尋身體可能最微細的調整、掌控、及想像力的調度。「工作坊的大概形式,首先是會讓參與者進行一分鐘的即興跳舞,想做甚麼就做,箇中也包含了他們過去的所有詞彙,然後從錄影片段挑選三個moment,fall out再不斷develop,最著重的是每個動作質地如何。」這個自我檢討的過程,陳偉洛形容就如編製字典,當需要與人溝通的時候,每個素材都會變得很有用。「我想與每個參加者找回自己身體裡面的素材,理性分析每個動作應有質素,自己謹守的是甚麼限制,從而可以每次都重現相同的東西。這當中也抽走了動作的意義,純粹是對動作質素的探求。有些人會聚焦身體做到的事情,多於身體講到的東西,對我來說,他們是分開兩部分,也正因此才會有創意在其中,否則只會不斷地重複。」


對於陳偉洛所說,專注於身體做到的事情,與專注在身體表達的東西,Human認為無論從創作或觀眾的角度,能夠有個切入點是很重要。「作品未必一定與storytelling有關,但身體其實是有種storytelling quality,所謂的故事,可能是你思考的東西,或想表達的事情。如果只講直覺,想表達一個開心的狀態,但不同人對開心的理解都有分別,若能有個方法,透過身體可讓觀眾切入,而非(表演者)很個人的處境,也是有用。」陳偉洛則認為自己的編舞方式,更多著重於創作層面之上,如何找到適合的詞彙去表達自己,亦是他希望在今次工作坊所能做到的事。「大家很多時候想表達的東西都非抽象,如何找到適合的詞語講適合的東西,重點是要欣賞自己所擁有的,並欣賞這些詞語都可以在舞蹈發生,將它們放置在同一個平台上面,才有更大的信心選材。」


一連兩星期的公開研習週,除了包括不同的身體/研習工作坊,也有與舞蹈及身體相關的錄像創作放映會,以及與舞蹈相關的展演與講座,旨在為公眾提供另一面向去接觸舞蹈,李偉能認為這亦是「不加鎖舞踊館」感興趣的東西。「我們有影像工作坊,有放映會,就算是Skinny的展演,其實也很難定義是舞蹈,展演裡面會播片、會有powerpoint、會用道具,對我來說,是包含舞蹈成分的一個整體表演。我們有興趣的東西頗為混雜,沒有被特定genre或大眾認知的框架定義,我很覺得它是開放予不同界別的人進入,也希望藉此建立與公眾不同的關係。例如身體動作的探索,是否能算作舞蹈呢?其實未必係,亦唔需要係,當我們提出另一種關於創作的形式,例如更理性或富邏輯性,可能也能為公眾提供另一個視覺去欣賞演出。」


IMG_2376


(注:刊登之時,《Unlock Body Lab:公開研習週2022》因限聚措施進一步收緊,所有公開活動將會取消,並轉為內部研習。)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黃思朗

熱門文章

姜濤〈作品的說話〉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2-05-13

編輯推介

【無形.防空洞與避難所】 一路向歐

散文 | by 區區愚生及安迪 @ Gunslinger 不曾遠去的硝煙 | 2022-05-25

梅艷芳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2-05-24

窺探者

小說 | by 盧卓倫 | 2022-05-17

看畫展的日子

藝評 | by 古可欣 | 2022-05-17

侵略詩輯(四):島是山鳥是山烏更是山

詩歌 | by 崑南、驚雷、鄭子健 | 2022-05-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