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少數民族》編舞家楊朕——藝術家的蛻變 撕下標籤回歸創作

專訪 | by  王瀚樑 | 2023-08-03

來自湖南的90後編舞家楊朕,一向以社會生活的感知作為他的創作泉源。他自2014年開始創作「革命遊戲」系列,談論個體於大環境及體制下的身份認同與認知。今年「#非關舞蹈祭」帶來他在「革命遊戲」系列第三部作品——《少數民族》的「封箱」演出,以邊緣族裔為題材,在舞蹈之中探討身份的複雜與多樣性。


從差異到共同 我們是世界上的人


以少數民族為題材編舞並不常見,對於以此為題,楊朕說是源自他在大學的經歷。他原本對於少數族裔沒太多認知, 但在他修讀的中央民族大學舞蹈學院,被形容為「民族舞蹈家的搖籃」,他因而認識了很多來自少數民族的老師、同學。在學的經歷,令他對於少數民族舞蹈留下深刻印象。畢業以後,他曾經前往新疆與當地人一同生活,他的觀察和體驗,埋下他創作《少數民族》的種子。在《少數民族》中,他安排五位來自藏族、蒙族及澳門等少數民族的女舞者,以輕盈的姿態把玩中央與邊陲、身分與認同間的模糊地帶,叩問個體與集體間的拉扯與張力,使觀眾少數民族這個身份有新一層認知。


Post1_2


《少數民族》在2017年首演,曾經在德國、法國、美國、臺灣等世界各地演出。事隔六年後,來到香港重演,楊朕說他對於身份與認同的想法,與當初創作時已經有很大的變化。「剛開始做這個作品時,我才25歲,我覺得每個人都要對自己的身份是有認知和想法的,這是我創作的一個初衷。來到現在,我覺得已經過了一個去尋找我是誰的階段。我是世界上的一個人類。」對他而言,《少數民族》表演的核心,是破除關於身份的偏見。縱使台上的舞者說着不同的語言,穿上不同的服裝,表演不同的舞蹈,但在差異的背後,更重要的是她們的共同。「這部作品我想帶出的,是一些根深蒂固的偏見。身份是一種非常複雜的概念,但我最想說的是,We are all human beings。我們有各自的不同,但也有更多一樣的地方。」


想破除偏見 換來更多偏見


楊朕的作品,常被形容是大膽、批判的,他的舞蹈反諷社會現實,闡述中國當代的社會處境。在他的「革命遊戲」系列中,第一部《大膽向前走》談論女性在社會集體性之下如何走出個體的自由,第二部《在希望的田野上》則談論青年世代共通的焦慮和理想的失落。來到《少數民族》,談及個體的自我解放與集體的束縛僵化,題材同樣尖銳、敏感。過往楊朕的言論,同樣予人充滿叛逆、稜角之感。六年前《少數民族》在臺北藝術節演出時,楊朕在演後談中嘗言「當代藝術如果沒有引起討論,這個作品是沒有意義的」、「藝術本身不重要,表達才是重要的」。


他笑言,現在自己回顧當初的作品,感覺當中的批判性非常直接,而他現在希望作品變得更具「世界性」。而且對於藝術,他此刻也有不同的想法。「以前我覺得藝術的表達,甚至比藝術本身還重要。現在我覺得這句話太年輕了,說話本身沒有問題,不過同樣為藝術家貼上了一個偏見。現在的我,覺得藝術家完全可以為藝術而藝術,不需要賦予甚麼意義或者是政治論述。我現在覺得作品的藝術性同樣非常重要。」


楊朕對於藝術想法的轉變,除了因為年歲增長,也與《少數民族》在各地巡演的經歷有關。「 一開始我很興奮的,能夠在歐洲、美國、加拿大等地方演出。但到後來,我發現當地的觀眾對我也有一種偏見。他們覺得中國藝術家應該要創作強硬的作品,我的創作不純粹是藝術,而是必須要批判甚麼。突然有一天我覺得,人們的眼光並不在乎我的藝術,而只是藝術背後表達的東西。」對於人們為他貼上的標籤,他的感受莫過於諷刺。他創作《少數民族》,本身希望破除源自身份的偏見,但他的作品與身份卻為他帶來這些偏見。「人們覺得我就是這個類型的藝術家,我真的很討厭。所以我不斷地透過創作,改變大家對我的想法,去撕掉別人對我的標籤。」現在楊朕體會到,偏見本身是無法取消的,人們總是需要透過偏見認識別人、世界。但藝術可以讓這些偏見得到更新,讓人們擁有新的角度和敘述。


Post2_1


最重要是替藝術鬆綁


身份與偏見,楊朕認為應該是處於一個流動的狀態。而今次《少數民族》在香港重演,與六年前的演出相比,也有非常大的變化。他形容更新後的作品是「非常有想像力,非常有情緒,但是非常美麗」。這部作品本身跟觀眾的互動性很強,他在這次調整中,也特意着重拉近舞者與觀眾間的距離。「當初的版本,開始時舞者和觀眾的區別還是很清晰的。但是我想給大家練習一些表演的方法,讓那個距離感變得更加少。我也想讓大家跳舞的方式,互動的方式變得更加自然,說話也更加生活化。我想在表演過程中,舞者與觀眾間的距離是很親密的。」


楊朕也相信,置身大國邊陲的香港人在觀看《少數民族》時,也會有身同感受的共感。「我覺得香港觀眾能投射香港自身的歷史、文化在其中,會一種共情的感覺。」在《少數民族》的舞者之中,有一位是標明「無族別」的澳門舞者。雖然並非少數民族,但同樣有着獨特的歷史、語言、文化,處於邊緣之中。楊朕笑說這個舞者演出的語言也是廣東話,相信香港人不用看字幕也可以理解。


即將重演的《少數民族》,內容雖然經過改編,但當中關於「身份」的命題依然不變。楊朕也認同,在今日的世代中,身份這問題變得複雜和敏感。「我是誰」這個問題,也許對於很多人而言都不太能回答。正如他對藝術的理解一樣,「在不同的階段,我的答案會不一樣。藝術有它的社會價值,有它很偉大的部分。藝術也有很個人、內在的部分。我現在覺得,最重要的是給藝術鬆綁。人們應該學會對各種成見鬆綁,讓不同類型的藝術能夠同時存在,讓我們對世界、對別人的理解變得更加豐富。」


yang-zhen


#非關舞蹈祭2023——楊朕《少數民族》(由不加鎖舞踊館 @unlockdancingplaza主辦)

日期:5/8 (Sat) 8pm、6/8 (Sun) 3pm

地點:西九文化區自由空間大盒

票價:$280

演出詳情:www.unlock.com.hk/dc23/minorities.html

購票:https://www.art-mate.net/buy_ticket/67861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九龍城寨之圍城》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4-06-01

編輯推介

張愛玲《第一爐香》的香港去留

評論 | by 冼麗婷 | 2024-06-14

【新書】《性、愛欲、人文主義 :從文化差異到情愛取向,一場關於人類原始慾望的哲學思辨》前言

書序 | by 猶利安・尼達諾姆林(Julian Nida-Ruemelin)、娜塔麗・魏登費爾德(Nathalie Weidenfeld) | 2024-06-03

《從今以後》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4-05-31

【佬訊專欄】爆檸

專欄 | by 佬訊 | 2024-05-05

【無形.同病相連】太空漫遊

詩歌 | by 陳康濤 | 2024-0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