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紫荊不討好,像我們的命運

散文 | by  鳥人 | 2019-07-20

如果茉莉幽清高雅所以象徵巴基斯坦;大紅花有勇氣和生命所以等同馬拉;櫻花凋零美麗所以代表日本;那麼你或者不會明白,洋紫荊有甚麼氣息可言。


我幾乎懷疑,它是沒有花香的。


自小我就認識它。從常識書課本上以及爸媽口中,我得知洋紫荊是我們的區花。曾經有那麼一段時間,經過火車站旁的路,他們會叫我抬頭,指著說那些就是洋紫荊了。雖然早已見過圖片,但望到真花還是有點失望。花瓣是不完整的,邊緣像浸過水一樣皺皮,中心圍著幾枝分散得頗遠的淺色花蕊,我覺得它很醜。


既醜,也不柔善,荊字配詞包括荊棘、荊條、和荊軻,都是暴力帶刺的。


洋紫荊不討好,像我們的命運。


其實國花好、市花也好,理應是個文化符號,承載一些祝福。但洋紫荊是不育樹,只可以用同一棵洋紫荊母樹以無性繁殖方法產生的後代,透過嫁接法或扦插法,用人為的方法繁衍生命。無所謂根;無所謂源。所以叫香港人認祖歸宗也是無聊的事,硬來的話,只會說自己是自己的根。


這些就是所謂「常識書不會告訴你的事」。


後來,一九六五年,洋紫荊就被選為香港市花,相信也是一個很缺乏諮詢的過程。再之後回歸了,就在「千禧值樹計劃」中被大量種植。那種荒唐,就像在香港十八區地圖上,用電腦技術的「複製」、「貼上」,令到粉紫色的花遍佈各區。


我們日夜所見而習以為常,感覺很融入社區的花卉,都是在一個非自然的過程中長大。


普遍人認為這是複雜,身世複雜。


同是殖民地的澳門,區花卻是蓮花,大家知道它象徵君子、平和、聖潔高雅,這一點令我很羨慕,也自愧香港區花缺乏內涵及文化修養。而且,重要的是,蓮花原產於中國。所以澳門人沒有所謂的身分認同的問題。


但睡蓮與蓮花,卻僅一線之差。


為甚麼區花都這麼不吉祥?是不是因為被殖民統治了,所以中文不好?在這個陰謀論的世代,我就說是一個局。因為,既是名不正、言不順,就該回歸。回歸太平盛世;回歸國家;回歸母親。你嘔不嘔心?


所以黑暗已經到臨,想赤化,逼我們認祖歸宗,也就拿鮮血去染紅。回歸紀念日,人民居然無權進入金紫荊廣場。海風刮得正起,但區旗終會被憤恨拉下來,另有血迹斑斑的黑色旗幟悄悄地升起,詭異的人心在浮動。紫荊花天生殘障,所以它不會有方法逃離,或者散播到其他地方,不必探究「放棄這個地方,另覓新地」的可能。上帝創造它的時候,到底有沒有應許過些少希望?


不過事實就是淚流了,血濺了,沾染花瓣,人們慌亂了。尖叫聲令到這個地方好似煉獄,但我肯定它不是。煉獄只懲罰壞人,但這裡懲罰好人。所以這裡是比煉獄更差的地方。


我還記得,黑白洋紫荊旗幟那個設計者,後來也設計了一個花朵重生的圖案,但始終不被廣泛港人採用。大概因為暫時,還是未能看到希望吧。


不過,人的眼睛會決定花卉的顏色,而花卉的顏色會決定人的歸向。


(* 題目為編者所擬,原題為《傷紫荊》)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鳥人

渴望盤旋在維港上空。

熱門文章

【無形.字宅】宇

小說 | by 董啟章 | 2019-07-31

編輯推介

回家——記2019年6月16日

小說 | by 蔡海濤 | 2019-08-23

【字遊行・西藏】藏民

字遊行 | by 洪詩韵 | 2019-08-24

專訪陳浩基:人其實喜歡被騙

專訪 | by 李卓謙 | 2019-08-23

【抗爭時代】同路人詩輯:香港的孩子不要怕

詩歌 | by 須文蔚、劉芷韻、蘇苑姍、勞緯洛 | 2019-08-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