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渡惡法】能照亮我們的唯有自己

散文 | by  張婉雯 | 2019-06-25

年輕的時候,我以為行惡的人總有個苦衷:譬如童年過得不好;成長遇上挫折;一時的偏激,等等。如果用畫畫比喻,那時的我把自己放在畫紙的中央,被周圍的人圍繞。我以為自己是世界的中心;其他人總有一天達到我的標準,變成我能接受的人。經過了這些年,想法改變了;我知道自己只在畫紙的一角,與他人一樣大小;我們背負著各自的命運與責任,付出無法替代的代價。總有些人在幹些我不明白也不認同的事;我無從也無須改變他們;我唯一能做的,是不要成為他們。

然而這兩天我還是患上荒謬疲勞症,就像電腦掛機一樣,陷入無法運作的狀態。我想這也是一種自我保護的程式:難以消化的謊話、令人心碎的影像、顛倒是非的劇本……為甚麼?為何會這樣?太多的疑問,我們提出,同時也明白沒有答案——即使有,又如何?真相只會比目前所見的更卑劣不堪。又或者,事情並沒有想像中複雜:和平集會無須暴力鎮壓;開火可以射向地下;觸犯眾怒應該辭職;醫院的資料不是作拘捕用……任何理由或為難,都抵不過人性。然而也是因為人性,叫人盲目於權力與復仇。人類從來善惡交織,歷史混雜了公義與背叛。

據說我們處於「後真相時代」,連「有圖有真相」都是傳說。天有眼嗎?我不知道,我甚至不知道有沒有天。然而抉擇是必然的;沒有人能中立。我們已選擇了我們的,他們亦然。在那個被稱為「暴動」的晚上,我做了個夢。夢的內容我已忘記了,只記得自己一邊大笑一邊流淚。我笑世界的荒謬,為身陷邪惡而流淚。我們將活在黑暗中。但請我們記著這一切,超越荒誕、憤怒與恐懼;相信自己的力量,面對自己的軟弱與真誠。因為,能照亮我們的,唯有我們自己。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張婉雯

香港作家、小說家,香港理工大學中文及雙語學系導師,著作有《甜蜜蜜》、《微塵記》等。

熱門文章

暗黑體物

小說 | by 謝曉虹 | 2019-11-08

編輯推介

【抗爭時代】悼亡者詩輯:生者與死者的眼淚匯聚

詩歌 | by 劉芷韻、熒惑、陳麗娟、洪曉嫻、陳暉健 | 2019-11-15

大國與小國

小說 | by 並明 | 2019-1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