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渡惡法】六一二詩輯(二):再過去是海,還有地方可逃嗎?

詩歌 | by  鴻鴻、蔡琳森、池荒懸 | 2019-06-25

逃犯
──記612香港「反送中」大遊行

◎ 鴻鴻

萬人何曾空巷
連巷子也擠滿人
百萬人都在街上
留下百萬個無人房間
被窗外頭呼喊的聲音震動
微塵飛揚

夜夜支撐疲累身軀的床架
被胡亂翻開又棄置的書
還有角落裡失偶的襪子
曾被暴風吹壞的傘
不解
它們的主人去了哪裡
是在遊蕩
還是逃亡?

從文革逃到六四
從廣場逃到孤島
從微信帳號逃到一張臉孔
再過去是海
還有地方可逃嗎?

這一百萬離家的人
都是逃犯嗎?
這一百萬之外的一百萬又一百萬人
都是逃犯嗎?
這些離開店鋪、離開學校、離開機場的一百萬人
這拿著槍和盾牌對付這一百萬人的部隊
都是逃犯嗎?
是誰拿槍抵著他們?

耶穌在逃
阿拉在逃
逃不掉的先知
被遣送進黑牢
逃不掉的信徒
被手術刀分屍
還有那些謹言慎行、埋頭營生的人
他們能逃多久?
誰有權力赦免
他們沒犯過的罪?
誰能還給他們
那微塵飛揚的房間
那本翻開的書
那張搖搖晃晃的床?

2019.6.15


8267639790392358


念金鐘

◎ 蔡琳森

那時,你曾踏上過金鐘。你愛的
那女人最迷人的性格
反映在茶餐廳夥計端出的臉上
咧咧亂嚷的待客作派
 
你愛的──愛他
十足世故,外表九分漠淡
裏頭卻不多不少三分暖。
但你是過客。
過客在距尖沙咀站十五分鐘、紅磡站十分鐘的港潮樓
或(曾經的)北角書局街新光戲院側舖
在灣仔謝斐道地下舖,一起啖椒鹽瀨尿蝦
分讓軒尼詩道的一份脆皮燒肉
一起步上雨中灰撲撲的深水涉鴨寮街
 
那女人,在好的時候是能一起並著肩走的
再更好時,是拿來吃的──
 
他曾對你說:無血性的存活
是不停孵蛋的鵪鶉
空有血性的營生
是患上了狂病的浪蕩的狗。
你愛的狗。你要他收聲,只聽
聽鄰桌緞面紅桌布上筷匙給
手肘碰上了紛紛跌落地
鐵的瓷的聲音。唉,
這好惡意,他蹙眉
罵你,是他專備予你的聲音,鐵的瓷的
碰撞碎裂。
 
他睇餐車遠遠推來了經過了又推遠
他甚麼也不取,只說:甚矣
吾衰也!久矣吾不復夢見──
 
──夢見歌舞場夢見煤氣燈
夢見騰龍翻雲金閣殿
 
他問:你是否也願
用一次滾燙燙的血的捐輸
交換一次革命性的覺悟?
斷裂的,不是斷續的
安穩明天
你願,卻無法。
隨後他躺在你身旁,低聲
洩漏了祕密:這城
是一座用人的肉軀
砌起來的煉獄!
裏頭的人血,比不上
最便宜的眼淚
 
很快他便在夢裏。
夢外,猶是那一張萬能的臉
臉下猶展示著自己的無能
 
(他還要夢,夢他的歌舞場,他的
騰龍翻雲金閣殿……)
 
你已經過多回,他的上環
旺角洗衣街、銅鑼灣霎東街 
沒完沒了的地址亂竄,門牌蔓長
人行道淤塞與車流不眠的闇夜
街頭叮叮叮的節拍喊
喊著這個時代,喊著往日歲月
牛頭角酒店裡你曾
讀柯恩的詩給他(你
還以為,那是最好的
讚美):「戰禍必將
再次點燃,和平之鴿
勢必再次被捕獲
再次被買與被賣
再被買」繼而
結束了買賣的話題
你們吃外帶的冷了的炒蟹,輪流如廁
一起盥洗,做愛,相擁入眠
該晚,你們都暫且同意:
愛,可以是更好的生意
 
你曾問:無愛,但平靜
難道不好?
我是無法是無愛而平靜的,他如此答應你。
你不是不好的。你想這麼回他
卻未出聲。只發願
要待他好,要待他
比好,還要更好
故而你願讓他有他的不好
他會知道,這是你的好
 
 
2019.6.13


11987771272377645

注視政府總部的十三種方式

池荒懸

一、
大樓在眾人的凝望中
沉思
居然沉思
竟然像一個人

於是乎
眾人凝望
列陣的制服

二、
一些學生
捧著讀過的書本
徘徊許久
都找不到圖書館
退書

三、
半輩子過去
他虧欠別人
也被別人虧欠

在一家不可能倒閉的公司裡
他是唯一的職員

於是乎
他把壞過的帳帶來
結算一次

四、
如此安靜
夜曲徹夜行走
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

To the Lord
謝謝你
請祂落來
見我

五、
蕭邦是我的朋友
他叮囑我
戴上口罩
咳嗽一旦開始
便不停發生

六、
橡膠子彈擊落
仍在空中傾旋的錢幣

公:同意駐留
字:反對撤離

七、
「最好是黎明前
射落太陽」
那些后羿
未讀過中國歷史

於是乎
用錯兵器

八、
煙霧在凝固中無法自拔
誰都可以背著家人
在裡面偷偷抽煙
而被發現的時候
不免是肺病末期

九、
鵬鳥從樓頂起飛
拉屎在街道中央
一輪擾動過後
屎和血
混成粉紅色了

十、
蕭邦走到他們跟前
從瀝青地上拾起彈殼
盛滿銀杯

十一、
后羿們
提著比他們光燦的東西
走進廟堂
直至煙從反光玻璃的縫隙間
洩漏

十二、
在添馬公園的草坪上
蕭邦演奏了一次
義勇軍進行曲
從此再也沒有回到波蘭

十三、
人像氣象圖般
始終變化

結了又融
融了又結
人原來又似冰川

走落天橋
手錶適時停頓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致青春的遺書——談《無聊戲》

理論 | by 鄧志堅 | 2019-07-19

一念天堂一念地獄

時評 | by 譚蕙芸 | 2019-07-15

國王的玻璃鞋

小說 | by 安十五 | 2019-07-12

【字遊行.莫斯科】莫斯科那夜

字遊行 | by 張紫敏 | 2019-07-12

【引渡惡法】MEMO紙勇武抗暴小劇場匯演

報導 | by 虛詞編輯部 | 2019-07-11

《張岪與木心》自序

其他 | by 陳丹青 | 2019-0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