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詞.逃】螞蟻在大象身上爬過

散文 | by  洪詩韵 | 2019-07-11

小學的時候,看過小表弟的內地語文教科書,記得有篇課文叫〈愛我的紅領巾〉,開篇是這樣寫的:「我愛我的紅領巾,紅領巾用劉胡蘭的鮮血染成。」至此每一次看到表弟戴著紅領巾都有種莫名的恐懼。

後來,再見到表弟,他用少先隊中隊長的身份與我分享他的光榮,他說:「紅領巾是黨的象徵,是用烈士的鮮血染紅的,也是國旗的一角。」那是不是每一位隊員都需要先買一面國旗然後從上面剪一角下來配戴?還是學校先拿幾面國旗,剪下四個角,然後分給學生?這不是毀壞國旗嗎?這是要坐牢的呀!在表弟口中,我聽到了很多無法理解的話,他們以中國的強大為自豪,以教科書裡的開國烈士為偶像,卻令我聽到心酸。烈士們染紅的似乎不只國旗吧,還有人民的生活以及歷史,國旗的血腥似乎也讓世界聞風喪膽。

世界上有很多政府不敢承認的歷史,例如日本政府至今還不肯承認的慰安婦事件。中國政府把血腥的革命化成國旗、國歌還有國徽,提醒大家烈士的貢獻,正視流血的歷史,不知裡面可曾包括人民紀念碑下的亡魂。或許他們就像螞蟻,螞蟻的死亡是連血液流淌的聲音都沒有的。

自從戴卓爾夫人摔了一跤,然後一夜間獅子和獨角獸變成了一朵本土的白花,紅色成了香港的大背景。這面區旗是紅色的,這次又是用哪裡的鮮血提醒香港人怎樣的歷史?是雨傘運動,還是6.12暴動,不,我弄錯了歷史。早在這之前區旗就飄揚著血腥,更何況這一切不過就是螞蟻爬過街道,悄然無息,無法在中國歷史上畫出一筆。哪怕整個港島佈滿了黑點,香港也不過只是中國地圖上的一小點,牆內的人民無法知道滿地的白花開了。我們的歷史或許只是香港人自己的歷史。而滿街的黑蟻只是在搬家,黃色的雨衣只是不小心脫落,還有地上的那攤血沒有區旗鮮艷請你無視。

冷冷的紅色注視著滿街的人民,連日的暴雨、聖詩似乎無法洗滌罩著污泥固執前行的身體,我看到大象的鼻子愈來愈長,或許是因為連日一句句的謊言。那頭上的角,早已忘記她信仰的主。似乎佈滿太古廣場的花只是在紀念一條微不足道的人命,就只是一個賤民,又不是特首也不是高官,更不是警察,永久墳場永遠不會有他的一席之地。而石屎森林下排起長龍的螞蟻,也不過只是阻擋大象北進的麻煩。

或許這天之後螞蟻只能葬到和合石,沒有名,沒有姓的到天堂報到,代表香港屹立在歷史裡的只是一隻掛著長鼻虛偽的象。但風雨飄搖,沒有無名的塵埃化成土壤,孤獨白花又該植根哪裡?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電影,只是工具?

時評 | by 應亮 | 2019-08-12

編輯推介

既然你吸引到一些斷枝的梅

詩歌 | by 曹疏影 | 2019-08-16

【抗爭時代】八一一詩輯:所有光明射進我眼球

詩歌 | by 廖偉棠、曹疏影、淮遠、關天林 | 2019-08-13

專訪黎特:愈艱難愈要笑

專訪 | by 李卓謙 | 2019-08-08

【抗爭時代】黑與警書單

其他 | by 虛詞編輯部 | 2019-08-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