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王的玻璃鞋

小說 | by  安十五 | 2019-07-12

半個月前,愛美的國王因為宮內設計師所造的袍子設計不合時宜,命人找來坊間最受歡迎的裁縫為他做新衣服。他顧來的兩個裁縫受歡迎,只因他們是出色的騙子,能言擅道騙到大家的信任。他們胡謅國王穿上的是獨一無二的衣服,愚笨或不稱職的人看不到,不但美觀,還可以幫助國王辨別賢能之士云云。國王自己看不見,但他對他們的謊言深信不疑,把所有看不見新衣服的大臣都重重處罰。他頒佈了新法例,看不見新衣服的人沒罪,但誣陷國王不穿衣服的人則重罪,可判死刑,最輕的刑罰也要發配邊疆。

這半個月來,全國人民都生活在恐慌之中,生怕一個不留神,說溜了嘴或被人陷害,便會招致殺身之禍。

這天,到鄰國親善訪問的公主和王子回國了。他們離宮近一個月,沿路聽說國家半個月前立了一條新法例,但尚未了解它的內容。公主十分思念父親,還未更衣便奔向皇帝的寢宮,王子尾隨在後。途中經過花園,恰巧幾位大臣和國王在散步,同時向他匯報新法例的執行情況。幾位大臣正欲離去之際,公主看見國王赤身露體,著緊地說:「父王!父王!您為甚麼不穿衣服?小心著涼啊!」在場的大臣大驚,僵硬地站著看國王的反應。不知就裡的王子正想開口附和,皇帝震耳欲聾的聲音打斷了他:「大膽!你竟然說我沒穿衣服!簡直是一派胡言!顛倒是非黑白!」皇帝的心一陣刺痛,「來人!把公主發配邊疆!」公主一臉驚恐,不明不白地被押走了。大臣亦紛紛退下,嚇呆了的王子回過神來,心中滿載疑問,焦急得很,只好追出去,他呼喚的聲音,愈飄愈遠。

在鴉雀無聲的寢宮中,皇帝無力地攤坐在椅子上。表面上,他是氣得七孔生煙,其實,他是激動、後悔……自從皇后死後,公主和王子就是他最重要的人,偏偏公主在最不適當的時候說出那番話。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他若不懲罰她,君威何在?國王閉目沉思,他知道公主不會在邊疆度過餘生的。她的外婆是鄰國女王,只要一近邊境,女王一定會出手救她。過些日子,他再想藉口把她接回宮。不過,由皇宮到邊境需要七日路程,一想到公主這星期要受到日曬雨淋,吃、睡都不好,國王就很痛心。「都怪那件新衣服……好像大部份的人都看不見……」他喃喃自語。

王子和公主從獄卒口中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後,大感荒謬。王子在皇帝寢宮外跪了一整夜求國王收回成命,但不獲接見。翌日早上,他決定放棄,蹣跚地走去公主的牢房,另謀對策。他想起自己的生日快到,便勸服士兵偷偷把公主放走。

「混帳!這些蠢材!殺……把他們全殺了!」議事廳中,皇帝怒髮衝冠,恨不得把跪在大殿前的獄卒、士兵撕成碎片。他們默不作聲,沒有求饒。

「殿下!萬萬不可!」年輕臣子加侖為他們求情。「公主只是說出事實,本來就無罪,這些士兵沒有依法律辦事,但他們本著良心辦事,罪不至死!」

「你說甚麼!」國王暴跳如雷。

「我說根本就沒有新衣服!公主已經被迫走了,還要失去多少個國民才夠?」

一想起公主本來可以安全到達鄰國,現在卻下落不明,國王快氣瘋了,失去了理智,根本沒去想自己才是罪魁禍首,「住口!把加侖也殺了!」

「殿下!正好還有一個月就是王子生辰,不宜殺戮!」另一大臣說道,身子在抖。國王的臉即時由紅轉黑,儘管氣難下,但也只好把他們收監,王子生辰過後再處置,並同時派人到全國追尋公主。

王子和加侖是好朋友,他到牢中探望他。一想到回宮不到一天就到牢房數次,王子不禁嘆氣。

「你太衝動了,怎會忘記我生辰呢?士兵們不會為此犧牲的。」王子皺眉。

「我不是衝動,也沒有忘記你的生辰。我如果不說清真相,我會看不起自己。但我承認,剛才不是好時機。」

「過些日子,等國王的氣消了再說吧!」

眨眼間,一個月已經過去,目前為止未有人因新法律被處死,但公主犯法繼而失蹤之事傳遍全國,新法例阻嚇性反而有增無減,人們每日都提心吊膽。皇宮舉辦了一場宴會,慶祝王子十七歲生日。在今晚的化妝舞會,王子打扮成吸血殭屍,非常俊美,卻獨自坐在舞會的一角,悶悶不樂。公主並沒有照原定計劃騎馬去鄰國,失蹤了,鄰國女王,亦即他們的外婆,因公主失蹤生氣,連他的生日會也不出席。皇帝則愈來愈暴躁。再過幾天,皇帝可能會處決加侖、放走公主的士兵及其他犯新法例的人,王子苦惱不堪。

突然,一條戴著面具的「美人魚」趨前,輕輕執起王子的手,王子先是一愣,接著便走去舞池,他們隨著音樂翩翩起舞。王子的雙眼閃爍著喜悅的光芒,比轉動的七彩燈光更迷人。少女在王子耳邊輕輕說:「我迷路了,幸好有七個小矮人救了我。情況危急,我認為在他們家中暫住更安全。我這身打扮也是他們準備的呢!父王最近怎樣?還是不肯穿衣服嗎?

「對,他每天光著身子,不少大臣用婉轉甚至巧妙的方法勸他穿衣服,可惜都是徒勞,他就是不肯聽,把大臣一個接一個地關進大牢。你十二點前必須要走,屆時父王會致辭恭賀我生日,並向來賓祝酒,他一定會認出……」

「白雪,白雪,你回來了!」一說曹操,曹操就到。國王只看公主的背影已能把她認出來。這一刻,他激動得幾乎落淚,並不打算處罰公主,甚至不理甚麼君威了,只要公主能夠平安無事回到他身邊,他願意取消新法律,願意釋放犯人,願意向全國人民道歉。

一聽見國王的聲音,王子馬上擋在他面前,公主有默契地立刻逃跑,完全不顧儀態。在一條迴旋的長樓梯,她摔倒了,侍衛抓住她,提起那隻遺留在梯級上的玻璃鞋,帶到皇帝面前。

王子猶如熱鍋上的螞蟻,心想:公主本來已經要發配邊疆,再加上逃獄,必定被判死刑。他著急的拿起那隻玻璃鞋就跑到國王的面前,眼中充滿了淚水,說︰「父王!您看這隻玻璃鞋!」

皇帝凝視著玻璃鞋,晶瑩剔透的鞋子在燈光照耀下閃閃發光。

「父王,你還不明白嗎?這隻玻璃鞋,雖是透明,我們仍能觸摸到它,看到它,您曾經感受到您身上這件新衣服的存在嗎?要不是關心您,公主會冒險參加舞會嗎?您當真要懲罰她?」

國王已經不打算懲罰任何人,但他無言以對,開始反省自己近來的所作所為。他不想被稱為愚笨、不稱職,才會裝作看得見新衣服,接著便惱羞成怒,引起一連串的事情。現在,他的確變成了愚笨、不稱職的國君。

「我明白了。」國王想通了。「該被處罰的是那兩個騙子,不是無辜的人。」

這時,侍衛前來報告:「殿下,兩名曾經替你做衣服的裁縫求見。」

「哦?是最近那兩位嗎?我正想找他們。」國王心想,這次必定要好好地處置他們。

音樂停了,賓客走到一旁,兩個裁縫打開帶來的一個大箱,裡面裝滿了金幣。他們跪在國王面前,一個先開口:「殿下!是我們的錯!我們貪財,騙你有神奇的衣服,這是謊言。」

另一個接著說:「是我們的錯,當初收下的酬金在這兒,我們不要了!我們願意接受任何懲罰,殿下,求你放了犯新法律的人吧!我年老的爺爺在牢裡很可憐啊!」

「對哦!我的妹妹也被關了,她甚麼都不知道,求求你……」

「哈哈!」皇帝乾笑了幾聲,「想不到你們兩個還有丁點良心。話說回來,事情發展到現在的地步,我該負最大的責任。我的子民已經受了很多苦,我現在下令,新法律取消,所有因新法例而被捕的人,無罪釋放!由於這次事件牽連甚大,我決定明天發表講話,向全國人民道歉!至於這兩個騙子,罰他們要為全皇宮上上下下洗衣服一輩子!」說完,全場先是一陣靜默,接著是一陣歡呼。

誰也想不到一件新衣服會引發軒然大波,最後卻如此戲劇化結束。在前一天,王子還以為這會是他這輩子最糟糕的生日!

所有因新法例而被捕的人,無罪釋放;加侖和其他耿直的大臣受到重用;七個小矮人得到賞賜。王子和公主像以前般快樂地生活,國王變得更勤政愛民,但愛美的性格沒變,一有空便和鄰國女王交換心得,還時常做新衣服呢!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無形・黑】黑

散文 | by 沈旭暉 | 2019-10-08

編輯推介

【無形.黑】厚、黑到底

時評 | by 林勉一 | 2019-10-14

【抗爭時代】悼亡者詩輯:哀悼這萬家孤墳

詩歌 | by 周漢輝、陳子謙、勞緯洛 | 2019-10-14

輪椅上的聖母

小說 | by 盧卓倫 | 2019-10-12

共同的距離

散文 | by 陳子雲 | 2019-10-11

香港未睡

詩歌 | by 陳滅 | 2019-10-10

觸碰難以觸碰的星空

散文 | by 何潔泓 | 2019-1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