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詞.逃】逃

小說 | by  呂宋桓 | 2019-07-11

今年六月特別的繁忙,大家都在為了甚麼而出走,有人逃走,有人逃避,有人堅守。不知哪個誰都持著一個身份,置身其中,或置於度外。但每個涉事者,都無一例外希望逃離。

幾番硝煙過後,我體內的溫度達到了頂點。布袋彈每發都精準擊中市民,弄得他們頭破血流。持槍者賦予我生來的意義,此刻我高溫但無情,上一手,這一手,下一手,操控著我的動作。上一次行動,對方還是持槍的暴徒,互相火拼中,讓我感覺自己是正義的化身。這一次,對方卻是手無寸鐵,即使有也只是拿著雨傘。我正在進行的是一場殘暴的殺戮,殺死的不是人,而是他們對我保護弱小的正義形象。我好想停止自殺,我好想逃離這一手的操控,為甚麼這樣對我,我只是一把身不由己的霰彈槍。

好痛!好痛。好……一槍又一槍打在我的身上。平常都是筆直纖瘦的我,只要一張開就可以抵擋所有的傷害。即使是暴風雨的質感,都不及這橡膠及鐵珠般厚重。我可以清楚感受,那份冰冷無情貫注在子彈內。好懷念以往細雨的那份柔情,我們倘可以理性溝通,商討每滴雨的力度。現在卻只剩下皮肉的傷痛,我擋住了催淚彈和胡椒噴霧,皮膚火辣得像火燒般,我身後的人跟我一樣咳嗽,哭泣,大聲呼叫。我生來就只應該用作擋雨的,為何要迫我擋下不必要的傷害,接二連三地摧毀我對你美好的印象。多說已經沒有作用,可否找人將我從地上拾起來,帶我逃離這裡,救救我這一把啞聲心死的雨傘。

有幾位同胞聚在一起討論今天的事。

大哥說︰「我準確地落在人群中,那些人的尖叫很刺耳,淒涼。有人還在逃跑的時候,踢了我一腳,不太想再做這種損人不利己的壞事了。」

二哥說︰「我對付的那個婦女,看上去有三十多四十歲了,頭髮彎彎曲曲的。她在向著我哭訴,要我停止攻擊,甚至問起我的家人,我的母親和父親早不知道被丟飛到哪去了。在我打中她之前,她便已經哭得很厲害了,叫我攻擊一個已經哭出眼淚的人,似乎有損我的職業道德。再者,她的一舉一動比我還要催淚,我今天真是無地自容。」

三哥說︰「我才是最可憐的,剛跌在地上,連一陣煙都沒有散開,幾名黑衣人拿著水瓶,合力把我熄滅了,你說他們如果團結起來,我們真的還有作用嗎?」

他們三位都是催淚彈,聚在一起懷疑人生,商討著要不要參與下一次任務,或者偷偷逃離。你問我?我其實只是個被人胡亂投擲出來的黑色保溫瓶,正在靜悄悄地滾動著。

不好意思,我們下個月再約吧,六月九日丶六月十二日丶六月十六日,我都沒有空,忙著出去醫治我的家園。有人叫我不要做沒有意義的事,責罵我是社會亂源,告訴我只要甚麼都不做,便不會發生慘劇。我不責怪你們,畢竟你們不愛這個家。保持中立,是你們給自身懦弱的掩飾。可是我不一樣,所有的痛楚,皮肉上的,還是心中的,我都把它藏了起來,繼續踏步前行。天色漸暗,警方在沒有預示的情況下,攻擊了我們,每個人都痛之入骨,只是我們並沒有選擇逃離現場,大家都做了約定,要把我們的家園,要帶著整個香港,逃離腐敗的未來,我沒有名字,我只是示威遊行的一份子。

前線一直保持激烈,更加有不少手足受了傷,同時感謝每位支持者送上的關心,所以說面前的這群對立的人,真不是人。聽好了!認同我們的才叫市民,反對我們的叫暴民,我哪有甚麼保護香港人的義務呀。上頭下命令,然後我只是依令執行,如果以良知作為最高準則,我便要捨棄這鐵飯碗,加上開槍的感覺很爽快,聊天群組內師兄姐都誇我很勇猛。我也並不需要帶著使命感,來考取這份工作,即使你說我是強權的工具也好,我只會擔心一年可以去多少次旅行。我的小孩也快放暑假了,真的好想逃離香港,去一去歐洲旅行。工作了數個小時,我真的很口渴,有人看到我那黑色的保溫瓶嗎?唉,當警察真辛苦。

每位都有不同的想法,想逃去不同的方向,我也要快逃了,免得被時代壓扁。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我們的自由之夏——專訪周保松

專訪 | by 李卓謙 | 2019-09-17

回家

散文 | by 跂之 | 2019-09-13

土丘:藏於香港的隱世美學空間

字在食 | by 張欣怡 | 2019-09-19

與唐滌生井邊重會

其他 | by 朱少璋 | 2019-09-11

我的恥辱

小說 | by 蘇朗欣 | 2019-09-09

【抗爭時代】發夢詩輯:我們沒有最後的避難所

詩歌 | by 朵漁、鳥人、雲樹、之城 | 2019-09-07

說仇恨

時評 | by 鄧烱榕 | 2019-09-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