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渡惡法】讓我們學習易地而處

散文 | by  王樂儀 | 2019-06-25

二零一九年六月散碎︰

那天早上,穿著黑衣,坐後排位置,曬得背脊發滾,在想黑色實際上對於運動原來不太有利,右邊兩位男的,在討論社運的暴力邊緣理論。暴力邊緣理論,對台灣民主作出了很大的貢獻。抗爭者行到暴力的臨界點,逼使統治機器使用暴力,顯露他們兇猛的本性,抗爭就可以繼續。而左邊兩位婆婆,以庶人的語言,一直在罵警察,罵政府。「仲話與青年同行,同佢老母啊!鬼同佢同行!」然後,其中一位婆婆,送我一個麵包。

在場運動承載了很多聲音、很多思考,跨越世代、階層,是趨近民主的一種實踐。同時,最重要的是,當我們要將和理非與勇武連結,甚至乎與更多,包括牧者、教徒、母親前所未有地連結,我們每個人也開始仔細地學習如何穿過他人的位置,聆聽不同的聲音。而最重要的是,不為自己,或他人帶來傷害。每次都是艱難的選擇。

譬如下午封大樓的門,有表示支持的女生想回公司拿身份證,然後下來加入。然而,在我們緊張得會排斥他人的狀況中,也是充滿盲點,總是拒絕走進他人的位置,無法知道執著與寬容之間可以有多少可能性。而最後發現,保安早把閘關掉,要進出也不再是我們可控制。一切,也有關信任。在這個城市,受著一班虛偽自私的人所管治,我們很容易視他人為威脅者。

因此,記下這些的時候,我特別記得那兩個本來在放飯,卻突然戴上口罩加入的OL,還有明明在上班,卻把手上的食物分給我們的外籍男士,還有經過我們,為大家打氣的阿姨。還有,那位微笑著向我們提出質疑的男士。在這樣紛亂,在這樣難以作出選擇的氛圍裡,他們聆聽,他們信任。他們不把他人視作威脅。他們從最日常的空間跨進一個例外狀態,那一步,足以讓民主的精神延伸下去。

(另外,慶幸終於有一個概念,自由閪,可以把運動歸於女人。女人再不是從屬的參與者。然而,開始看到有人留言,上載女抗爭者的照片,拍下了她們的身體或是樣貌,有點失望。希望大家也互相提點,互相爭論,我們追求的自由,是所有性別身份的人,都應該獲得。這也是前日詩人S所提點的。)

(編按︰文題為編輯所加。原文發表於王樂儀Yves Wly臉書,承蒙作者惠允轉載。)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引渡惡法】七月抗爭詩輯︰我們仍然會激動

詩歌 | by 劉芷韻、洪慧、逆彌 | 2019-07-23

致青春的遺書——談《無聊戲》

理論 | by 鄧志堅 | 2019-07-19

一念天堂一念地獄

時評 | by 譚蕙芸 | 2019-07-15

《張岪與木心》自序

其他 | by 陳丹青 | 2019-0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