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克專欄】關於填詞的100件事(十四)

專欄 | by  小克 | 2023-09-21

40. 從地球出發


去年三月,音樂人J1M3聯絡我,為他跟黃浩琳Lilian合作的英文專輯《Landescape》內五首歌填寫廣東歌詞,他說:「我對身心靈、哲學、占星等有濃烈興趣,最近萌生起一個念頭,就係想以各大行星代表每一張EP/大碟嘅主題,《Landescape》就係代表作為音樂旅程出發點嘅地球,希望用呢個概念建立一個屬於自己嘅世界觀宇宙觀。」


專輯內五首歌都以自然現象切入,分別為「樹海」、「雪崩」、「風蝕崖岸」、「斷層」及「季候風」,J1M3詳細寫了對五首作品的要求,並附上原裝英文版wav檔案。我聽了五首歌已立即想開筆,J1M3的編曲及Lilian的唱法都係型到冇人有,音樂一起,三秒之內便把你拉進他們的音樂黑洞,香港流行曲不經不覺已超越常規,來到這種水平高度,這些歌真的應該有更多人聽到。


英文版內容偏重於愛情關係,但看J1M3對中文版的要求,除了沿用本來的自然現象外,大都涉及形而上精神層面的東西,明顯是個極具野心的計劃。我心諗,這就好!我剛想在來年減少寫這種玄虛的題材,正打算重回人間,宇宙便給我機會多寫五首!這之後,J1M3將從地球出發到其餘八大行星冒險,我則重回地表探索人間七情六慾,像兩個過客,在轉機的機場巧遇,喝杯咖啡後再分道揚鑣。


今期開始,來分享填寫《Landescape》五首歌的感受。第一首,叫《樹海》。



41. 《樹海》

https://youtu.be/vStyElWS080


要分析這首歌,得先從她的英文原曲著手。


Demo主要分兩種――純音樂,有人唱。通常收到有人唱的demo ,即使只是唱著無甚意思的「demo詞」,詞人亦會較容易拿捏旋律的情緒,畢竟是真人唱出的聲音。但亦有個壞處,就是當你把旋律聽熟(起碼聽5至10次吧),那demo詞的尾韻已在腦內留下烙印,詞人經常會不自覺地沿用原本或類近demo的韻腳落筆。


這次收到的更不是demo,而是100%英語完成品,包括編曲、歌詞及演繹,都不是demo的起草水平,上述情況便更易發生。原曲《Lost in the woods》(https://youtu.be/KPkgya1uWQ0),是這樣開章:



I don't want it

Cause you don’t want it

So I don't want it

And I just wanna be gone

And you don't want it

Cause I don't want it

So you don't want it

And I just wanna be gone



雖是英文,但語言有些東西是共通,包括某些韻母或韻腳唱出來的感覺。


Verse的結構是:「3句以『it』結尾 + 一句以『gone』結尾」;而英文「it」類似廣東話的第7聲,是個入聲字;「gone」則屬第5聲陽上,兼帶著重鼻音。我都是寫畢這頭幾句才發覺,原來我都不自覺跟著這個模式入詞:



看到一剔

再看到雙剔

發送了心跡

怎麼不回我

太過孤僻

卻太過親暱

也太愛分析

愛侶也不是我



42. 入聲字的運用


「剔」、「跡」、「僻」、「暱」、「析」全是第7「上陰入」,「一剔」和「雙剔」是希望把時空立足於現代,並把愛情建構於流動電話及社交網絡之中,讓歌曲更有時代感,然後再以第5聲「我」字作小結(在這裡不得不讚一下中文版的主唱謝芊彤,那個「我」字,對她的音域而言是個超低音,但她以鼻音帶著性感的氣聲,唱出靈魂的無助;還有她妹妹謝芊蕾有份製作的MV,以AI技術描劃出人間美醜,從樹林上宇宙,構圖與運鏡都充滿哲思!)。


然後,後半段verse,突然以相反的結構去繼續:「3句以『陰去』(gone, lost等)結尾 + 一句以『it』結尾」:



And I just wanna be gone

But now I'm getting so lost

I don't know how to be gone

When I don't want it

I wish I knew it before

That both of us were not sure

But now you're already gone

When I don't want it



於是,我照跟:



摯友也不是我

我最討厭的自我

也最深愛的自我

再咄咄相逼

我已找到這樹幹

我已綁上這繩索

我已堅決不回看

閉上眼喘息



除了「索」字屬第8下陰入,算是迫不得已地犯了規 。但奇妙是,那個「gone」在整段verse之中已出現過五次,這間接令我想到「幹」這中文字,連同之前那個音,剛好可拼為「樹幹」這詞語,這連同下句的「繩索」,正好可利用作「樹海中上吊自殺」這內容鋪陳,因為副歌將至,不得不盡快點出主題。


本來J1M3在內容上並沒要求有「自殺」這行為,而是「心境決定一切」,他說:「我哋會被自己腦海產生嘅念頭迷惑、困擾。迷霧森林裡面,一念天堂一念地獄,人可以活在當下,將佢當作為一個大自然嘅禮物盡情探險。同時亦可以令人感覺迷失被困,拼命走出呢個恐怖嘅結界森林。心境決定一切。」甚至英文原詞也沒明確地寫出自殺的字眼,但在臨進入chorus前的兩句是這樣:



This myth in the mist

Breathe out and breathe in



就是這兩句,令我覺得在廣東版不妨直接一點點?加上「樹海」兩個字,實在很難不叫人聯想起日本自尋短見勝地「青木原樹海」,於是我我直接把「Breathe out and breathe in」這句往上搬,變成「閉上眼喘息」,而chorus前兩句,我決意想把歌者的情緒和處境壓得更低:



跳進那黑色

跌進了荊棘



43. 情緒及場景的反彈


因為,壓得越低,到chorus的反彈力就越大;鋪墊得越黑暗,chorus會越見光明。這情況跟《水刑物語》非常相似,兩首旋律都是於verse與chorus之間產生極富戲劇性的逆轉,跟歌詞的配合也就異曲同工――由「讓世界變暗」跳接「光線引我再次回眸」。而《樹海》原曲的chorus是這樣的:



The sun is rising

Right above the green leaves ceiling

Letting nothing into the haze

Don't know what day is it today

The sun is craving

While my heart is crying

Humidity evaporates

Trapping all the shades in the lane

Our love is a mind game that I can't chase

Time to run away but then I just stay the same

Everywhere is hard to differentiate

Try to breakaway but woods are behind always



一入chorus首句便炸開一片陽光!但主角卻像陷入比verse時更大的情緒迷宮,配合著J1M3迷幻的編曲,讓人聽到神迷目弦。這種詩意以英文去表達,較容易寫得流暢入肉,是該語言優勝之處,「The sun is rising/Right above the green leaves ceiling/The sun is craving/While my heart is crying」等句子,如直譯粵語,並不容易保留英語的語感,以及那「ing」進行式之視覺對稱美;加上粵音的音調限制比英語大一億倍,文字跟拍子的合作性、或斷句(phrasing)的應用也跟英語很不一樣。要想出一段能夠一針見血,把主題推得更深遠更具哲理,而再貪心地――刻意將聽眾情緒卡在具體與抽象、落地與離地、生存與死亡、天國與地獄、肉身與靈魂、清醒與迷幻、甚至西方與東方宗教之間的一段廣東話chorus,是填這份詞最難最難的地方。要知道原作者希望表達的主旨是「一念生一念滅」,詞人的責任是一定要依循這軸心去發展。


這方面,不同的詞人會有不同的應對方法,都說過我是較偏執於韻腳運用的詞人,難免會先在韻腳著手。本來打算忠於原著,以「The sun is rising」的「~ing」韻去發展,但「~ing」音的中文字如「聲」、「冰」、「形」、「明」等,我覺得應用於這歌上,略嫌威力不足,於是隨即想到「開」字。


除了想可以押到「樹海」之外,還因為在中文世界,「開」字帶有一種豁然釋放之感,加上歌者經歷過verse那一連串的入聲字,突然在chorus讓她張「開」口發洩情緒,通常效果試十次中十次萬試萬靈;何妨玩得再盡啲,chorus最後四句又轉回入聲,猶如音韻過山車!成果如下:



迷霧正 散開

四周一片 樹蔭 似海

意識仿似 歷遍 百載

往昔牽引 萬個 未來

神殿正 打開

倒影中那 地脊 破開

聖光跟冥火 相擁 放開

抵消所有 敵對 恨愛

誰在命令 怪獸 刺我 心壁

黑影裡 忽爾轉念便 迎來七色

其實是 獨角獸 與我 冰釋

心境裡 天國與地獄 近在咫尺



44. 神來之筆


寫至「獨角獸」三隻字時,連自己也毛管直豎,一種傳說中活於另一維度的神獸,在歌詞中這個位置出現,有種強大的心靈治癒力。


有時寫歌詞就是這樣(其實任何藝術也一樣),定下了某些規矩(例如韻腳),然後「放開」自己的表意識,那串旋律會自動進入你潛意識之中,尋找她需要的關鍵字,你根本不用花氣力,字眼會自動浮現,兼且合樂啱音。最重要是肯「放開」,就會有所謂的「神來之筆」,當中那「神」字,不是你所想那個長滿鬍鬚的「神」,而只是你的「六神」、「神識」,說來其實極之科學。


後來J1M3說、他收到歌詞時,看到「怪獸」與「獨角獸」這幾句便哭了。我覺得相當神奇,因為當初在我聽過這五首英文歌,以及看過他的萬字文briefing時,已有種難以解釋的直覺:究竟這傢伙經歷過些什麼?我之前跟他從不相識,但在他的音樂裡頭,好像聽到有種似曾相識、若隱若現的創傷及迷茫,但又同時有種希望與大眾分享的強大慾望。之後聽過他的訪談,也證實了這事實,他說於《Landescape》這計劃前,經過了幾年的情緒折磨、靈魂暗夜,他沒明確說明是什麼事,當然這並不重要,香港人經歷這幾年,試問哪一位情緒還正常?


另一件值得一提的事:chorus那句「倒影中那地脊破開」,原本是「裂開」的,後來原唱者黃浩琳要求修改,說唔啱音。我當時想,「裂」字哪裡唔啱音?再查字典方知,裂屬粵音第6聲。OMG!係喎!為何我一直誤讀成第3聲?裂字甚至沒有約定俗成的變音,它一直都只是第6聲!語言習慣真的很有趣,同於香港長大,受同樣的教育,卻有些字原來一直唸錯卻不自知!多謝Lillian提點。


又,全曲尾句「繼續有/下一念」,本來是「往樹幹/懸一念」,我原本的用意是:知道一切都在動念之間,念的轉移往往卻被當刻情緒抑制,就算自尋短見,其實不應該以對與錯去批判;遂往樹幹再懸一念,也只是自己的事,與人無尤。生命根本沒有盡頭,每一項選擇,不是對的選擇,也不是錯的選擇,而只是一個選擇。後來黃浩琳怕這句會有引導人覺得自殺無問題之嫌,她不希望自己的作品有這種道德上的「鋼線位」,所以要求修改。我當然也尊重原作者的意向,亦覺感動,創作人在表達理念之同時,也顧及受眾的反應,這在一向「理鬼得你」的我而言,也是另一個重要提醒,再一次多謝Lillian。


兩個月後,在寫《坐看雲起時》之際,湊巧同為自殺題材,雖然「自殺沒對與錯」這道理於我心中沒變,但落筆時也喚起Lillian的提點而特別謹慎。我事後想,如果沒有《樹海》這次經驗,《坐看雲起時》chorus最重要的位置,也許就不會填得出「願你感恩生命/活著是偉大」這一句了!又一次,多謝Lillian。


這張專輯是關於地球,也許,身為地球人就應該這樣,用音樂互相分享情緒及見解之同時,亦用音樂去互相提醒一些大家已然知道,卻又偶爾會遺忘的事。


(下期續談《雪崩》)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小克

香港漫畫插畫家,亦是填詞人。 漫畫作品有《偽科學鑑證》,創造了聾貓、bitbit等角色。 填詞作品有周國賢的《有時》三部曲及柳應廷的《物語》、《重生》三部曲等。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虛詞・◯】三維福音

詩歌 | by 石音 | 2024-05-24

見山還是山

散文 | by 善喻 | 2024-05-22

抱抱良音

散文 | by 黎哲舜 | 2024-05-21

【虛詞・◯】懸浮的空心

小說 | by 李曼旎 | 2024-05-18

【佬訊專欄】爆檸

專欄 | by 佬訊 | 2024-05-05

【無形.同病相連】太空漫遊

詩歌 | by 陳康濤 | 2024-0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