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克專欄】關於填詞的100件事(十二)

專欄 | by  小克 | 2023-05-29

28‭. ‬轉韻實驗


承接上期,探前人作品所得知,轉韻定必有其「原因」;而該原因並非純理性或純感性,更像是介乎於兩者之間的混合操作。


從來對韻腳運用甚感興趣,但直至近幾年,因為儲了足夠經驗,落筆前才懂得認真地思量那些「原因」或「理由」。今期,不如分享一下自身經驗?以下,是我近幾年做過的數個轉韻實驗,實驗不求什麼,只為研究一下撰詞時的思維和情感如何主宰著成品。



29‭. ‬實驗一:《人類群星閃耀時》


這歌是柳應廷《物語系列》和《重生系列》兩年來的大總結,早知道王雙駿會把前五首歌的編曲元素大雜燴式全放於此歌,於是我想冒險在歌詞上也做一次「韻腳萬佛朝宗」。為此我重看了前五首歌的chorus韻腳,發現:


《水刑物語》是「游手咒」等「~au」韻;

《迴光物語》是「數路譜」等「~ou」韻;

《風靈物語》是「容夢朦」等「~ung」韻;

《狂人日記》是「舊口流」等「~au」韻;

《砂之器》也是「後走守」等「~au」韻。


即是說,《水》《狂》《砂》是同一個「~au」韻,加上《迴》的「~ou」韻、《風》的「~ung」韻,以及一個從未於兩系列用過的新韻腳,我希望用這四個韻腳放於這首歌的不同段落中,便可以把兩個系列暗裡整合,拼出一套「人類群星組合拳」來!


當作實驗試一下,心知難度很高,因為每段都lock死一隻韻腳後,該韻能否提供適當的文字去表達特定內容?也許得靠運氣。


最後,《人類群星閃耀時》的首段verse及pre-chorus,用的是《迴光物語》的韻腳;次段verse及pre-chorus,是《風靈物語》的韻腳;bridge是《水刑物語》+《狂人日記》+《砂之器》的韻腳;而所有chorus段,則是屬於《人類群星閃耀時》的全新「~iu」韻腳。

幸運地,實驗算成功了。


現實的窒息感,自我超度妄念——〈水刑物語〉



30‭. ‬實驗二:《離別的規矩》


我寫詞習慣先分段把結構大概想好,其實同時已差不多決定了全曲韻腳,以及什麼時候「應該」轉韻了(這個「應該」,真的很主觀,你不一定會認同)。詞寫多了,在熟習不同韻腳後,詞人一聽旋律便知該用哪個韻。這不是什麼天賦本能,只是一件事不停做之後所獲贈的經驗和技能。


《虐心系列》其實是《物語系列》的前傳,但這個秘密,當時只有製作班底幾位成員知道,對外則宣稱是個全新的情歌系列,「虐心」只為帶風向,其實應該稱為《物語前傳》。


第一首《離別的規矩》,我希望從一個分手的情景去開章,好需要一個具體意象去表達「結束就是另一個開始」這母題,而這意象最好在之前兩個系列已經出現過。聽了demo便想到「When God closes a door, he must open another window」這諺語(對照《狂人日記》那句「閂一窗/開一章/誌下半生/狂盡 退守」),然後便有了「窗」,隨即有了第一句「她推開了一扇窗」,亦知道verse是屬於「~eung」韻了――其實就是這麼簡單,很理性、亦很決斷的一種思路,當心裡很清楚需要表達什麼時,答案很快便自動浮現,‭ ‬「~eung」韻在這位置是最好的,而且不會有其他選擇!


其實在落筆前已構思好此系列的結尾,男主角的靈魂將會飄到京都龍安寺的枯山水庭園。於是依從枯山水的曲線直線去聯想,隨即得出「規矩」這兩字;規和矩,即圓規和矩尺,是描畫曲線和直線的兩種工具,於是便知道chorus會轉到矩字的「~ui」韻,又知道此歌將會借失戀去寫「空間」――由直線建構而成的三維空間‭ ‬。亦因為「~ui」韻聯想到「水」,遂衍生出「見山還是山,見水還是水」這佛偈。


以上思考過程,只要你頭腦夠清晰,可以很快便完成。當然,大前題是你必需很清楚這故事要說些什麼;當順利鎖定了韻腳,餘下時間大可交給右腦作情感鋪陳。



31‭. ‬實驗三:《自毀的程序》


談完「空間」和「直線」,來到第二部曲《自毀的程序》,轉談「時間」和「曲線」。

聽demo發現,verse內某一句旋律出現了三次,於是便有了「誰在大廈對面」、「圍著大廈四面」及「其實大廈裡面」這遞進,並同時決定了verse的「~in」韻。


故事中,女主角於《離別的規矩》因為跟了「離別的規矩」而走出了陰霾;相反,男主角卻沒有遵循天意,選擇繼續沉淪於傷痛的漩渦。是以,來到chorus,忽發奇想不如重用《離別的規矩》chorus的「~ui」尾韻?既然第二部曲是男生的視角,他應該原地踏步,依舊困在第一部曲的情緒。就這樣,chorus韻腳就繼續「~ui」吧!兩首歌同一尾韻,這在系列作之中也許比較少見吧?但跟著這個故事脈絡去推演,又看似非常合理。


有些時候,demo會填上了臨時的「demo詞」,《自毀的程序》demo由作曲人用英文唱出,chorus大約是這樣(或有誤):


「I’m really missing really missing‭ ‬though you’re leaving‭ / ‬I’ve‭ ‬tried so hard to be a better me‭ / ‬I’m really missing really missing‭ ‬if you’ve never‭ / ‬left‭ ‬for another time‭ / ‬I spend my love to hold you tight」



最後填出來是這樣:


「你再兜一圈再兜一圈 不去面對/沉溺過去 成長也有程序/你再兜一圈 交代未完 多少辛酸/她早已跨過去/而漩渦之中得你醉」


但demo詞有時會影響你的落韻決定,最後高潮位,即bridge過後升key那段chorus是這樣:


「I’m really missing really missing‭ ‬though you’re leaving‭ ‬‭ / ‬I’ve‭ ‬tried so hard to be a better me‭ / ‬I’m really missing really missing till I’m dying‭ / ‬I’ll‭ ‬spend my love to hold you tight‭ / ‬don’t wanna lose in other time‭ / ‬won’t let you cry‭ / ‬to spend another life for you」


臨尾幾句它突然轉韻「tight‭ / ‬time‭ / ‬cry」,我便受之影響,也突然由「~ui」韻轉作「直線跟曲線似靜態/卻有些死結正在解/多想她聽到你/陷碎石細砂中呼嗌」的「~aai」韻。而且這裡男主角情緒已然崩潰(靈魂已飛抵京都),在這個位突然轉韻便有了極富戲劇性的原因和理由。而且,順著「~aai」韻寫到尾句「陷碎石細砂中呼嗌」,那個「嗌」字有種呼天搶地的畫面感,悲壯如電影《Shawshank Redemption》的海報、深情像小說《嫌疑犯X的獻身》的結局(我自己覺得啦),亦有種似完未完之餘波,就留了條漂亮伏線予第三部曲。



32‭. ‬實驗四:《坐看雲起時》


直至第三部曲《坐看雲起時》,男主角都死鬼咗,歌詞必需要回到靈魂的視角去開章。再說,因為肉身已盡,他一定在情緒上有所改變,chorus便不能再重用前兩首的「~ui」韻。

但,「~ui」韻也未咁快功成身退嘅,將之放在此曲的verse內唔好嘥。畢竟跟上一曲已相隔數月,那些「規矩」及「程序」等關鍵詞彙也需要再度出現,去喚醒聽眾的記憶:


「陽光/東升西降不變規矩

看你困於陰影裡

站在伏見鳥居下/淌淚

圓方/交織天與地圍繞著誰

龍安寺枯山水/最終得你來獨遊怎面對

如漣漪碰撞散聚

原定畢生的救贖/藏在碎石細砂你不惜取

程序裡/眉宇間一點白光/盤踞

才記起這身赤軀/原已逝去」


這個轉韻實驗,涉及整個系列三首歌,有種「疊瓦式」的牽連和呼應,於是立刻知道,《自毀的程序》結尾那突然轉韻,結尾那個「呼嗌」,一定要跨時空帶往《坐看雲起時》,便直接把「~aai」韻嵌於chorus裡面。屬「~aai」韻的字,其中一個是「解」。這個「解」字,隨即為整首歌定下了主基調――被情所困,作繭自縛,他此生就是不「解」;劇情需要,他也不能有所解脫,否則便無法接回《水刑物語》:


「何解/尚有數之不盡遺下的心債

還未解/尚有苦心積慮遺恨被壯大

縱使兩心崩壞/就算各奔天涯

而故居的花/有她的祝福/為何沒試著

了解/願你親身跨越靈肉的疆界

還未解/願你感恩生命活著是偉大

誰原諒你終此一生自判失敗

這宇宙無結界/她會在來世裡擁你入懷」


「解」字在故事層面上,是接通三個系列的一個重要字眼;而在商業層面上,也是個重要決定。「何解」、「了解」、「還未解」,在首段chorus三番四次出現,它屬粵語第二聲陰上,是個仄音,眾所周知柳應庭的歌唱特色在其「哭腔」,乃魅力所在(雖然亦有人不喜歡)。落筆時我在想,給他一個仄音,他定能綽綽有餘地演繹,一定會很順滑而圓潤地唱出那「陰上」字眼應有的上揚變化;反之,若用了平音如「街」,就沒有好好用到柳應廷、沒有「依人而選韻」了。但這個「解」字又同時太過搶耳,出現太多會膩,因此下兩段chorus便將之抽起,轉用「山」和「水」去代替。


所以,這個「解」字,是從《自毀的程序》那demo詞中無心插柳插出來的一個magic word;於填詞人而言,簡直是宇宙送的禮物!


(下期續)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小克

香港漫畫插畫家,亦是填詞人。 漫畫作品有《偽科學鑑證》,創造了聾貓、bitbit等角色。 填詞作品有周國賢的《有時》三部曲及柳應廷的《物語》、《重生》三部曲等。

3體同病相連雪豹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周處除三害》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4-04-05

堂郎

小說 | by 李俊豪 | 2024-04-05

【無形.同病相連】太空漫遊

詩歌 | by 陳康濤 | 2024-0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