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克專欄】關於填詞的100件事(十六)

專欄 | by  小克 | 2023-11-13

52. 《風蝕崖岸》


https://youtu.be/fC1lutMs434?si=TMqaAWft6H01_w9Z


無論曲、詞、編,都是專輯中我最愛一首。

原名叫《Edge Of Love》,黃浩琳甫開口即以極度飄逸、並超越維度之腔口唱出如此勁爆的歌詞:


Space doesn’t exist

Until I own it

I cannot be seen

Until I scratch you


加上開首那幾下鼓,嘩!身體即入狀態,毛管直豎;不知是音符帶動著文字,還是文字帶動著音符,不留情面直達心臟,首聽而喜歡到不得了。與此同時更羨慕外語,幾乎沒有聲調限制,想寫什麼都可以。


J1M3說:「呢首嘅創作時間點喺緊接雪崩之後,當時正式確立Landescpae概念大碟嘅方向,靈感係來自英國南部嘅白崖,音樂前半部份擺放模擬風聲嘅環境氛圍,後半部份加入弦樂主旋律伴奏,參照同樣來自英國嘅占士邦電影配樂風格。內容大致上跟從英文版構思,無形無色無所不在嘅空氣,只要開始移動就會產生無窮無盡嘅力量。屹立不倒無堅不摧嘅岩石,卻會被這種看似沒有實相嘅東西慢慢蠶蝕,但又只能留在原地任由風擺佈。也許生命中我哋總會遇到一啲永遠都抵擋唔住嘅人,就好似宿世業力一樣,岩石雖然擅長防禦抵抗,但敵不過疾風千年萬年嘅洗禮。而我哋日常遇到嘅每一個人每一件事,看似毫無影響力,但可能好似風一樣,不經意地帶走我哋一絲嘅能量,影響咗我哋嘅命運。」


《樹海》是關於生死抉擇、個人意志;《雪崩》是關於善惡選擇、集體共業。遂把餘下未撰詞的兩首歌(《斷層》及《季候風》)聽一遍,看似都關乎人際關係較貼地。即是說,專輯之內,想來一首徹底離地之作,只有《風蝕崖岸》有機會,那我便不客氣了!隨即想起一連串畫面,很大很大的畫面,甚至是完全拍不了也畫不出來的大場面。


53. 大場面


有些demo,一聽便知道畫面宏大,需要一些聽落好勁的大自然奇觀去托起整個架構。古有蘇軾《念奴嬌》,句句都要拍70mm:「亂石穿空/驚濤拍岸/卷起千堆雪」。當然亦有些只拍8米厘卻依然可把宇宙嵌入胡桃裡,例如朱熹的《觀書有感》:「半畝方塘一鑑開/天光雲影共徘徊」,空間感妙絕。


回顧廣東歌詞歷史,萌於經濟起飛,盛於魚翅撈飯,一家人從廉租屋攀遷到太古城,集體意識從生存糊口進展到生活追求,流行曲主題也從民生轉往兒女私情為主,毋須追求太大場面。我輩小時候聽過最大場面的歌,都是武俠劇主題曲,如《天龍訣》「遠近河嶽/請你記住/江山歸我取」,或《楚留香》「湖海洗我胸襟/河山飄我影蹤」,都是從對古代江湖的幻想中抽取意象,萬水前山縱橫不斷。偶有非武俠亦非言情之作,例如《天籟……星河傳說》:「萬千的皎潔星座/圍著朗月分佈就座/用悲愴交響樂/寧靜宇宙悴然驚破」已經很震憾!當時並沒細想歌名何以有個省略號……到今天還不知道。


落筆之際有喚起這些舊作,同時在想:風如何往崖邊吹送?又應如何帶上宇宙?《風蝕崖岸》又不是那種帶著氣勢的曲風,它很現代,鼓聲如心跳,帶有回音(其實歌中所有東西都帶回音),一點都不澎湃,反而有種「陰濕」於裡頭,真的像蘇格蘭崖邊那些海風,明明氣溫不算低,但風倦進衣袖卻刺骨,心會寒。


既然決定離地,就離地到底吧――不如就寫一首完全客觀描述,且極度冷漠的歌?能否整份詞都以現在進行式去落筆,無始無終如風伸延?乾脆只用擬人或擬物,把風擬作刀鋒,沒有人物/人性,只得冷風在勞動,無目的沒意義,力求盡量寫出no mercy的三百字。in other words:大自然的本質。


54. 以虛妄作動力


但純以大自然意象及角度落筆,又有點兒太NatGeo,雖然,我真的想寫一首純NatGeo!


只是,公仔佬職業病,畫面先行,而人的思維有慣性,我腦海的波濤在泊打山崖期間,崖上突然出現一支旗,並於風中飄揚。半秒後,腦袋就自動自覺以六祖那著名的佛偈去解讀:「旗未動,風也未動,是人的心自己在動。」 (佢鋪鋪屈機,我以為「本來無一物,何以惹塵埃」已夠吋嘴!)


咦?把這佛偈入詞?又扮嘢又造作!好啊!立即再聽旋律――只得一段verse,一段pre-chorus,三段chorus,完。而且「Woo~ Woo~」那些虛詞極多,若chorus再要重複,剩餘字數得幾十,能否順利入詞?是項挑戰。


但我信內心的calling,無啦啦想起那支旗,定必原因!宇宙想我寫,一定虛位以待!你看,創作人常以這種虛妄作動力、甚至理據,而每每嘗試失敗後,亦定有另一種更虛妄的說法作安慰。


直覺告之,這佛理要放,只能放於前段,不能放於chorus。因為它帶有人類的智慧在其中,而不知為何我不希望chorus有人類參與,讓篇幅全留給風,或以風去象徵的宇宙主宰。


但所謂「主宰」又其實是什麼?就是人的「心」呀!這樣嘛,就似一個迴旋,chorus過後才把你倦回那佛理的深思中。係類似咁,個結構(自己覺得)好似幾型。


所以,佛偈宜置於開首,亂試了一段verse:


風帶動禪意/無色也沒味

吹送著旗幟/崖邊也腐蝕


唔靚!未寫完已知失敗!於是轉往pre-chorus著手。但pre-chorus只得大嗱嗱十隻字咁大把,而且「旗」這個字,屬第4聲,跟旋律無法協音,根本無處容身。這時候,除非你飽讀詩書才高八斗,否則,便要借助現代科技。Google一下,「旗未動,風也未動,是人的心自己在動」只是電影《東邪西毒》的宣傳句,原文一定不是白話,終於,找到《壇經》記載:「遂出至廣州法性寺,值印宗法師講《涅槃經》。時有風吹幡動,一僧云風動,一僧云幡動,議論不已。惠能進曰,不是風動,不是幡動,仁者心動。」


「幡」者,旗幟也,屬粵第1聲「faan」,在pre-chorus,足足有八個位置可置第1聲。終於這個「幡」字,救了我一命!梳理好的verse及pre-chorus如下:


風帶動幻覺/和幡幟角力

風滲入崖壑/令山脊腐蝕

風亦不動/幡亦不動/也許

山亦不動/只是心動


55. 仁者心動


歌意立好了,既然世間一切只因心動而起,那隨後的chorus,大可盡情、冷冷地描述人心究竟可以去到幾盡?而且,必須配以「入聲」尾韻,再將之拖長作結,好配合如風的尖銳刀峰刺破海角天崖那種穿透感及矛盾感,人情抵不住靈風,連本應需要急停的「入聲字」也被拖跨,全軍覆沒(喂呢個感覺真的好難用文字解釋,以下「角」、「廓」、「國」、「惡」皆是入聲,自己feel吓,見諒):


Woo Woo/風正削掉宇宙稜角

逐寸逐寸的/已切走數百光年

Woo Woo/風正削掉宇宙輪廓

Woo Woo Woo Woo Woo Woo

風正建立宇宙王國

逐句逐句的/咒語中/徹底參禪

Woo Woo/參透愛或恨善和惡

Woo Woo Woo Woo Woo Woo


黃浩琳的低音會震動人心,於英文原曲中唱得極其性感神秘,感覺比較成熟;中文版的主唱為J1M3的組合「Fable」之舊戰友Lo/o,唱得略帶甜美,是個比較活潑的「少女風」。兩者演繹chorus那句樓梯級式的虛詞「Woo Woo Woo Woo Woo Woo」各有味道都勁好聽,兩陣風都叫仁者心動,聽眾們各取所需好了。


曾聽畫家好友Paul Lung(著名人肉影印機)說過,佛學有「微細風」這說法,翻查《起世經》記載:「成劫期間,由眾生業緣的微細之風颳起,在虛空中形成盤狀的大氣層,稱為『風輪』。接著在大氣層上空中心,由風所集,逐漸成雲,凝聚成雨,下降形成水層;此水由於業力的緣故,不往外溢,周圍並有風輪為牆,維持住水層,此稱『水輪』。由於眾生的業風,水輪之內逐漸形成硬石,稱為『金輪』;金輪的表面是山、海洋、大洲等,即所謂的大地。」由此可見,風曾被喻作創世之業力。


前作《風靈物語》,亦曾把風喻作死亡使者,說穿了,也是同一業力。


對我來說,《風蝕崖岸》似是《風靈物語》的延伸,兩曲雖無直接關係,但風也似飾演同一角色,《風蝕崖岸》像是《風靈物語》裡沒篇幅敘述的某些內容補遺。


畢竟,有生便有死,有死便有生,萬般帶不走,唯有業隨風,靜候空穴中,某仁者心動。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小克

香港漫畫插畫家,亦是填詞人。 漫畫作品有《偽科學鑑證》,創造了聾貓、bitbit等角色。 填詞作品有周國賢的《有時》三部曲及柳應廷的《物語》、《重生》三部曲等。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蒼鷺與少年》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4-02-22

【教育侏羅紀】校舍

教育侏羅紀 | by 孔銘隆 | 2024-02-20

火車

散文 | by 蘇苑姍 | 2024-0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