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形・開門】亂掀塔羅三張

詩歌 | by  池荒懸 | 2023-04-14

十支長劍立於橫陳的身體上
但沒有誰能肯定那代表甚麼
這是醒來後第一張塔羅

首先忘記夢
同時基本能夠辨認雜物的輪廓

微光讓你瞇起雙眼
窗外傳來的雜響轉換了另一種節奏

宿醉清晨你只想寫一首自動的詩
首先寫當下所見
然後是零碎的想法和感覺之類

(你估計這會是一件特別的事
隔靴搔癢間或美好
順便還一筆稿債)

假如宣佈肚餓太過直白
何妨去早餐而不必說?

披黑袍者在眾杯器環繞中低頭
這是第二張牌面

一群人轉貼荒木經惟
另一些人則辯駁:某些深淵
無非是人形焦坑

繼續創造些漂流木般的句子吧
和它們一起凝望阿巴斯的雪地
一起開啟窗和咖啡罐

眼前鍵盤和袖口墨蹟
仔細看都比雪景簡約

(當然文本無論如何地開放
加上你一直慣用書面語)

多數時間你沒有甚麼追求
戒律更像是一種背叛
卻非無欲,也非清淨

換一副牌:有蛾有火有青鳥
「我有白髮在山裡奔流」
這是突然閃進腦袋的句子

你真的太餓,開始胃痛
仍打算搬動相機出門
我們相約於第八個世界
去拍攝無從隱喻的街照
但沒有誰能肯定那代表甚麼


【無形・開門】暴力鄰舍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池荒懸

香港詩人。著有詩集《海灘像停擺的鐘一樣寧靜》及《連花開的聲音都沒有》。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獻「給你」的「詩人之血」

評論 | by Cléo | 2024-06-18

張愛玲《第一爐香》的香港去留

評論 | by 冼麗婷 | 2024-06-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