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形.愚】劍

詩歌 | by  池荒懸 | 2019-04-20

一、
凍刃上共寢
夢裡待星象攀升
攀升,又必然回墮
狗吠的回音側擺
重疊成紅線忽微顫動
忍耐︰智慧的開端
天使垂直且曾經堅持
水從左杯倒瀉右杯
不能稱之為奔流
腳踝讓湖水染藍
便無法失足

是鐵匠分不清曲直
還是慾念發展出鈍角
途人帽沿低
樹洞隱藏焚山的代價
月暈袒露、撩動
某種崩解的偶然
平均分佈於獨立的未來
他狠心削平十年山脈
她決意割啟大河源頭
雙塔間互相傳遞著尖叫
如是,一條窄巷的山水
長夜間枯榮有時

你還要趕路嗎
那是阿拉法的意思
抑或俄梅戛
奔逃的人勇敢
但誰都不敢說︰萬里長征
多夢的人徘徊
背上幻影便沉沉烙印
血痕與塗鴉浮現︰路線圖
或純粹是奧義的全部

二、
光如烈風
人像針
如是三日七夜
東方有直路
你是否也染上了李賀的病
驢說︰與愚人作伴
必受虧損
偕智人同行
毒霧芬芳
驢說︰蹄在隱密處
把路踏彎
使你內心誠實
手段詭詐

驢因此瘦
鬼因此
偶爾銳利

一條直道
賢愚各取歸途
要不要把小刀收留
到崖邊數算日子
仰望。或許
也養一隻狗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池荒懸

香港詩人。著有詩集《海灘像停擺的鐘一樣寧靜》及《連花開的聲音都沒有》。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臨終之前,汪曾祺終於有了自己的書房

歷史 | by 虛詞編輯部 | 2019-0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