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形.說好的世界末日呢?】末日記憶與輪迴劫

散文 | by  nico tang | 2019-12-20

作為八十後一代,我想很多人應該和我一樣,曾深信自己能有幸見證「末日」的到來。可是,1999年的恐怖大王沒有從天而降,2012年12月22日的太陽還是照常昇起⋯⋯到了2019年今日,「世界」還是「如常地」運作,「末日」IS YET TO COME。但,為何我們內心那份「末日感」始終揮之不去?


我的「末日」初體驗,來自《新約聖經》,很記得小時候翻看《啟示錄》時那種震撼。每當讀到天使吹起號角,封印一個接一個地解封,然後災難接連降世:三分一的星辰墜落,三分一的大地被燒,三分一的海變成了血⋯⋯思想隨文字跳動,一幅幅末日景象躍現眼前,都不知道對童年的我,做成了多大的心理陰影。但某程度上,這些對於「末日」的好奇和恐懼,促使了我對神秘學的興趣,讓我明白在文史哲社科等正統理論以外,還有此等旁門學說能助我,更全面地建構起想像中的關於「世界全貌」的拼圖。


確實,在任何正統學說當中,你都沒辦法找到關於「末日」的資料,因為正統所記載的,只有我們這一段文明,而這一段文明,卻從未曾遇到過任何毀滅性的災難。這一段文明有多長?據西方考古學研究,只能追溯到九千年前的蘇美爾文明;中國則是以甲骨文為證,追溯到夏商周時期。但如果你相信達爾文的「進化論」,人類的祖先,智人,早在20萬年前便出現了。而現在我們的這個文明期,只用了不到一萬年就能由農業社會發展到差不多可以「重新」開發火星了,你會覺得在之前那19萬年裡,人類真的只是一直待在石器時代嗎?


其實地球上曾經出現過多個古文明期,最早的可以追溯到幾十億年前,以至關於「人類」的起源和演變都另有學問,但篇幅有限,在這裡就不詳述了。我想說的是,這些古文明之所以會毀滅,最主要都是敵不過各種天體災難。簡單如一顆小行星墜落,神秘如死星Nibiru每12000年接近地球一次,又或是因地球本身的周期性災變——地軸與磁場轉移,而引起的各種地表運動等等。這些災難,對於每一個文明期來說,無疑都是一場「末日」浩劫。但原來,每次「末日」過後,地球都沒有毀滅,「人類」也沒有滅絕。我們就像輪迴一樣,以上千上萬年的時間,重複又重複著每一次歷劫與重生⋯⋯


不過,關於古文明的記憶,並沒有因為災難而完全幻滅殆盡,相反,它其實一直以不同的「文化」形式繼續流傳著。像鬼魂的呢喃一樣,依附在倖存者當中,並成為孕育出下一個文明的種子。這些「文化」並不一定有文字記載,更多以口耳相傳的「術法」,也有些是深刻在我們的潛意識(或DNA)裡,時候到了便以「天啟」的方式,讓我們重新領會。而最簡單的例子,便是那些到了廿二世紀的今天,我們還在侃侃而談的各種神話故事。正如你或許不太清楚《山海經》與《吉迦美爾史詩》,但一定聽過大禹治水及諾亞方舟的故事⋯⋯嗯,是的,上一個文明期的「末日」,便是這一場「大洪水」所致。


這也是為甚麼,我們人類對於「末日」總是有著一種宿命性的意識,因為關於「末日」的記憶,雖然沒有被正統學說所接納,但其實早已植根在我們的「文化」裡。無論是以神話或是童話,以預言或是寓言的形式,它可能只是想我們謹記一點:人類再偉大的文明,都不過是海灘上的一座沙堡壘。風一吹,浪一湧,甚麼都會煙消雲散去。當我們一日學不懂怎樣與地球,即大自然共生共存,繼續妄想自大地以萬物之靈自居,我們便要一直在這個「末日」輪迴中受苦受難。又或許,只有放下「人類」這一種執著,才能如佛陀般,超脫於這種屬於「地球」的「靈魂」的輪迴之劫。


然而,可悲的是,從今時今日人類社會的情況看來,我們花了上億年的時間在這個「世界」裡修行,似乎都沒有進步過。人類仍舊是如此傲慢、貪婪、嫉妒、憤怒、怠惰、暴食、色慾⋯⋯以至我們從來都沒能從宿命性的「末日感」中得到救贖。甚至乎隨著核子技術的廣泛應用,軍事科技的不斷進步,只要有隨便一個大國元首,決定要與全人類大「攬炒」,他只需要按一個掣,就可以那麼輕易地啟動「末日」。似乎在這個九千年的文明期裡,從沒有人類,與「末日」的距離,會像我們這一代那麼近。


可能,你會說因爲諾查丹瑪斯的《諸世紀》詩篇沒有兌現,瑪雅曆法的預言沒有成真,中國的《推背圖》來到現在也沒有人可以考究次序,所以「末日」是否也像所謂的「支爆」一樣,得個「想」字?當然,我也沒有答案,但我認為所謂的「世界末日」並不是真的只有一日,而是一整段漫長的「末世」。而現在我們來到「末世」了嗎?很可能!因為各種預言的指向,都異曲同工地認為這一個文明期,將會以「火劫」的形式來終結。剛好,三元九運將會在2024年開始,踏入屬火的第九運,其先天運更早於2017年便已經開始,而今年亞馬遜、非洲中部、印尼、西伯利亞都相繼出現森林大火,你覺得這是沒甚麼大不了的巧合,還是「末世」序幕被拉開的徵兆?


當然,以上講的全沒有科學根據。事實上大多數人從來都認為,末日論只不過是一種恫嚇,正如西方宗教一直講「天國近了,我們應當悔改」講了成千年,天國都沒有來臨一樣。只是,天國雖沒有來臨,但我們終歸還是會去天國呀。難道沒有「末日」你就不會死嗎?「末日」只是大家一齊死而已。所以,人類呀,盡快懺悔吧!趁你還有一點點時間。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nico tang

2004年畢業於嶺南大學中文系,副修文化研究。2005年入職《號外》,2013年在香港三聯書店支持下,創辦《what.生活文化誌》,2015年回歸《號外》出任主編至今。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惡法降臨】五二七詩輯:寬廣的死將迎接你,寬廣的夜將落下

詩歌 | by 淮遠、洪慧、黃潤宇、火星 | 2020-05-30

讀笛卡爾《沉思錄》小感

書評 | by 劉子萱 | 2020-05-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