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度年華.四六】杜拉斯:「我遺憾出版《廣島之戀》。」

四六 | by  虛詞編輯部 | 2018-11-23


1960年,瑪格麗特.杜拉斯(Marguerite Duras),46歲。


這年,她將《廣島之戀》的劇本出版了。然而,這卻是一個迫於無奈的決定。


本來,《廣島之戀》的編劇不是杜拉斯,她可能是西蒙.波娃,也可能是佛蘭西絲.莎崗(Francoise Sagan)。時間大約是1958年,阿倫.雷奈完成了《夜與霧》之後,Argos Films的創辦人阿納托爾.多曼(Anatole Dauman)想讓他拍一套廣島的紀錄片,然而,這種題材的紀錄片當時實在多不勝數,於是阿倫.雷奈表示,要拍,一定要是劇情片。多曼首選的編劇是當時的只有25歲的才女作家莎崗,三人相約在酒吧見面,但莎崗竟完全忘了這次約會,結果另一個人名浮現在阿倫.雷奈的腦海裡——「瑪格麗特.杜拉斯」。


杜拉斯在1950年憑自傳體小說《抵擋太平洋的堤壩》成名,之後八年間,她出版了六本小說。雷奈以「一見鍾情」來形容他對杜拉斯作品的感覺,他喜歡《塔吉尼亞的小馬》、《街心花園》、《琴聲如訴》,認為她是個有風格的作家。這次會面的過程相當順利,而且二人也非常有默契地達成共識:不拍紀錄片。三天後,杜拉斯將一段法國女人與日本男人的對話,給雷奈看。雷奈看後便敲定了這次合作。這對異籍戀人的呢喃絮語後來成為了電影的主調。


然而,杜拉斯從沒寫過電影劇本,根本不知道該如何著手,幸好雷奈給予她極大的自由度,讓她隨便怎樣寫都行,「妳只要負責文學的一面,不要管鏡頭的事。」雖然如此,拍攝過程其實不太順利,雷奈也確實為如何將這些零碎的斷語組織成一部電影而苦煞思量過,只有一點是他肯定的,那就是這部電影誓在必行,即使超支也要拍。經歷過一番焦慮、疑問和恐慌,劇本終究在雷奈、杜拉斯、以及顧問熱拉爾.雅爾羅三人的協力下完成了,以法國女人與日本男人的不倫戀情作為主軸,同時以閃回技巧插入女主角在內韋爾跟德國人戀愛的傷痛回憶,打破時間與空間結構的意識流狀態,將戰爭隱藏在愛情的帷幕底下。


杜拉斯說:「談論廣島是不可能的。人們所能做的只是談談不可能議論廣島這件事。觀眾應該清除腦子裡關於廣島的一切成見,走出關於廣島的記憶,準備接受電影通過兩個主角所講述的一切。」


或許二人都沒料到《廣島之戀》會如此成功,在法國、德國、意大利、雅典甚至美國都大收旺場。後來,杜拉斯表示,如果不是有人邀約,或許她一輩子都不會寫有關廣島的故事。在1960年出版的劇本集前言中,杜拉斯寫道:「我遺憾地把書稿交給出版社……」將《廣島之戀》劇本出版是加斯東.伽利馬的建議,然而杜拉斯卻覺得這麼太「厚顏無恥」,「劇本只是為自己而寫,雷奈、演員和我。把它公之於眾有點讓人尷尬,尤其是電影這麼成功。這就像洩露了一個秘密,或是愛情故事才結束就把它告訴了別人。」


最後為了解決經濟上的燃眉之急,她還是把劇本出版了。


或許當時杜拉斯也沒有餘裕處理出版的問題,因為歷史知道,在1960年,一件更加重大的事正在法國發生——「阿爾及利亞戰爭」。1954至1960年間,阿爾及利亞向法國翻起一場爭取獨立的戰爭;1960年,身處法國的知識份子發表《不服從阿爾及利亞戰爭權力宣言》,發起人包括布朗肖、布勒東,杜拉斯則忙著將這篇宣言傳出去,讓更多知識份子簽署。


1960年,瑪格麗特.杜拉斯,46歲,距離她獲得龔古爾文學獎,尚有24年。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打書釘讀晒黃碧雲《附件三》

其他 | by 吳芷寧 | 2020-11-23

《理大圍城》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0-11-20

記理工大學內的三日兩夜

其他 | by 佚名 | 2020-1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