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井優閃婚震撼!美女與野獸的終極真理?

其他 | by  S. Marion | 2019-06-06

有「魔女」之稱的日本女星蒼井優,六月五日與殿堂級諧星山里亮太宣佈婚訊,引起(宅男)群眾大面積崩潰,「還我女神」的口號不絕於耳。加上兩人顏值相差甚遠(女星長得靚麗諧星長得幽默),拍拖兩個月即閃婚,又實行無婚戒婚姻免去冗習,因此也有不少觀眾表達出艷羨之情:「這是真愛啊」。(咦?莫非蒼井優的丈夫是枚靚仔,兩人的感情就永遠被打上問號不成?)


圖像中可能有2 人、微笑的人、大家站著和西裝

(女神與男諧星的結婚發佈會上,兩人甜蜜亮相,宅男夢碎時刻。)

其實大家有這種想法,也是不無根據的。佛羅里達州立大學曾經做過一項研究,找來一百一十三對平均年齡三十歲的新婚夫妻,為他們的樣貌打分,並加以問卷調查評選出「最幸福的顏值組合」——結果不是俊男美女,也不是大眾臉夫婦,而是 「美女與野獸」。齊澤克講過一個笑話,流傳甚廣:大多數女性性幻想對象是野獸,而男性的幻想對象則是機器女體。其實在文學作品中,美女與野獸相愛的例子絕對不少見,只能說:童話裡都不是騙人的。



野兽、青蛙、猪國王……公主都有戀獸癖?

揭開林林總總的童話書,你總會看到小公主與各種獸類的愛情故事,機率頗高。

拿初代《美女與野獸》的故事為例,這則由法國作家Villeneuve創作的童話,講述女孩貝爾的父親誤入野獸居所,為了脫身只好拿貝爾作為交換條件。貝爾被騙到野獸家中,受到款待也同時受到每日每夜的求婚。故事的結局,貝爾先違背諾言離開野獸、又後悔並回到它身邊,而見野獸奄奄一息時,她的一滴眼淚讓野獸變成年輕英俊的王子,兩人於是過起了幸福快樂的日子……

黑暗童話,現在看來很無語吧?而這則故事卻歷年都有改編版本,包括尚.考克多的實驗電影、英國作家阿蘭.摩爾的 Fashion Beast等等,數之不盡。新版本層出不窮,因的就是原著中女兒、父親、姊妹、野獸之間的情感糾葛——原始且複雜。

而這種套路也在不少童話中延續著。《青蛙王子》裡,醜陋的青蛙威脅公主親吻自己,公主一開始不服從,直到青蛙被解咒變回王子樣貌,公主終於同他成為親密摯友;而哺乳動物也不例外——《豬王子》裡,仁慈的三女兒不計較豬王子的長相而嫁給他,結果新婚當夜,樣子醜陋嚇人的豬王子也能基因突變成靚仔王子,從此與三女兒共掌國家大權,過上了幸福快樂的日子……


很奇怪嗎?一點也不,這都是你從小聽到大的故事。這類童話裡總是帶有威脅的元素,也帶著「美好的事物只能與美好的事物結合」這一雷打不動的原則。最後公主還是要和王子在一起的,所謂野獸呢,可能是王子拿來測試公主女貞的道具罷?

(與青蛙和豬王子虐戀,應該是最早的動物傳心術吧?)


《鐘樓駝俠》:瘆人的臉龐與透徹的心

然而真人世界裡,野獸並沒有那麼好命了。甚至稱他們為野獸已經是過譽,他們不過是相貌奇醜無比、令人感到懼怕的怪人。


(《鐘樓駝俠》書封)

說到這,就不得不提雨果《鐘樓駝俠》中最著名的醜男卡西莫多。任何略讀過這本書的人,都會牢牢記住對他樣貌的描述:「幾何形的臉,四面體的鼻子,馬蹄形的嘴,參差不齊的牙齒,獨眼,耳聾,駝背,難聽而忠厚的聲音……似乎上帝將所有的不幸都降臨在了他的身上。」馬蹄形的嘴,那得長成甚麽樣?誰讀到這都會責備上帝造物之不公。然而遭眾人唾棄的卡西莫多,卻能得到年輕女孩艾絲美拉达的關心,更在最後與她化成同一縷灰燼,憑的還是他的善良心意。

如果按照俄國作家車爾尼雪夫斯基的說法,卡西莫多的醜是一種抹不去的畸形特質:「長得醜的人在某種程度上都是畸形的人,他的外形所表現的不是生活,不是良好的發育,是發育不良,境遇不順。」但也正是這種美醜所帶有的境遇側寫,以及美醜之間的對照與轉化,讓我們在閱讀的時候開始思考更深層的美與醜,甚至在美醜之上的宿命一類的東西。

Notre Dame 1956é›»å½±æµ·å ±çš„é§èƒŒçš„åœ–åƒçµæžœ

(1956年版《鐘樓駝俠》電影中的美女與野獸經典實境圖,現實中的卡西莫多的樣貌應該就是這樣上下了。)


《天龍八部》:虛竹的逆襲,第一醜又如何?

「相貌醜陋,濃眉大眼,鼻孔上翻,雙耳招風,嘴唇甚厚,又不善詞令。」金庸筆下的虛竹,已成為一代中文讀者心中醜男的代名詞。到底有多醜?無崖子第一次見到他時,連連歎道:「唉,原來是個小和尚,唉,還是個相貌好生醜陋的小和尚,難、難、難,唉,難、難、難……」更因此不願向其傳授武功。

但與卡西莫多的純愛命運截然不同,虛竹是「我很醜可是我很sexy」。曾經有一篇潮文,羅列了虛竹各種感情經歷,並大膽設問:虛竹那麼醜,夢姑為何還愛他?原來這位修行人士不僅「每逢春暖花開之日,亦不免心頭蕩漾,幻想男女之事」,碰著年輕貌美女子,更是一發不可收拾:「虛竹所習的少林派禪功已盡數為無崖子化去,定力全失,他是個未經人事的壯男,當此天地間第一大誘惑襲來之時,竟絲毫不加抗禦,將那少女愈抱愈緊,片刻間神遊物外,竟不知身在何處」,而回神不久後,兩人又「纏在一起,又過了大半個時辰……」讀到這大家應該都猜到,虛竹醜醜惹人愛,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了吧。


(樊少皇是不是來錯了片場?說好的鼻孔朝天呢?)

相關圖片

(漫畫版的虛竹,嗯……到底畫畫的時候出了甚麼問題?)


回頭看看,其實熒幕前的山里亮太也並沒有那麼醜(起碼沒有幾何形的臉,沒有鼻孔上翻吧?)若是真有那麼醜,那又如何呢?雨果話齋:「醜在美的旁邊,畸形靠近優美,醜怪藏在崇高背後,美與醜並存,光明與黑暗相共。」美女野獸也好,醜女靚仔也罷,試著放下成見(或者宅男宅女的嫉恨心?)去看看,那都可以是很性感、很美好的。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抗爭時代】悼亡者詩輯:哀悼這萬家孤墳

詩歌 | by 周漢輝、陳子謙、勞緯洛 | 2019-10-14

輪椅上的聖母

小說 | by 盧卓倫 | 2019-10-12

共同的距離

散文 | by 陳子雲 | 2019-10-11

香港未睡

詩歌 | by 陳滅 | 2019-10-10

【無形・黑】黑

散文 | by 沈旭暉 | 2019-10-08

觸碰難以觸碰的星空

散文 | by 何潔泓 | 2019-1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