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韻紅專欄︰青海波文香】烏鴉白鷺鳳凰

專欄 | by  陳韻紅 | 2019-06-27

比起其他陸上動物,鳥因著會飛行而較能躲避人類的騷擾,附著每個地方如同它獨特的陰影。從香港到日本,便是從斑鳩與麻雀的世界,進入烏鴉的天地。每次看到漫天飛舞的黑鳥,就像找到掀開偽裝的線索,發現富想像力的影視作品中虛擬世界的原型。京都的烏鴉比較兇悍,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搶奪鴨川旁散步的遊人正在進食的果醬麵包,仍殘留著遠古神話中太陽金鳥的餘威。相傳為賀茂建角身命之化身,引領神武天王到大和國的八咫烏,根據在上賀茂神社可購得的八咫烏籤之造型,是一隻三腳烏鴉。鳥的陰影無處不在,豎立在神社前連結人界與神域的門,被稱為「鳥居」,起緣自天岩戶傳說中為了誘使天照大神現身所搭建的雞架。後來我又在各種建築中發現鳥的輪廓,領悟到在這個國度,人與鳥的棲居,本來就是種無法梳理的複雜共生。

並非所有飛禽都必須為口奔馳,例如在兵庫縣姬路巿,時常能看到在陽光明媚的正午,一列長長的隊伍等候被白色巨鳥吞吃的異象。姬路城作為日本最早一批獲承認的世界文化遺產,因著渾體雪白的外觀而有「白鷺城」的稱號,卻絲毫不似白鷺的柔弱纖瘦,十四世紀由赤松貞範初建於姬山,後逐步擴建成今日的模樣,經歷二戰的姬路大空襲仍完好無缺。當我在後來者的催促下提著盛有鞋履的塑料袋沿木梯狼狽攀上七層城塔之時,思想放空如一塊魚乾,對於此處曾經的住居者之悲歡離合一無所知,連結他們的只有被白鳥消化的共同命運。在頂層大天守等待眾人的是小巧的刑部神社,供奉的是姬路城的女性守護神刑部姬。其本體眾說紛紜,有狐狸、蝙蝠、蛇等多種版本。唯一可確定的是,身處高樓的刑部姬擁有鳥瞰的視野,長久以來窺視著城池周遭的眾生,作為白鷺之眼,永不閉目。

平等院_鳳凰堂2
平等院鳳凰堂。

京都宇治巿則有鳳凰棲居。平安時期藤原賴通把別墅改建為平等院,並築建阿彌陀堂,供奉淨土宗的阿彌陀如來,堂內壁上掛起五十二尊騰雲駕霧的菩薩像。淨土宗強調他力,仰仗阿彌陀如來的願力來使眾生擺脫六道輪迴,堂中的門扉與牆壁上繪有「九品來迎圖」,演示了依據生前行事與信仰決定的九種臨終獲阿彌陀佛迎接的情境。阿彌陀堂屋簷上飾有鳳凰,而整體外觀類於展翅的長尾鳥,故又稱「鳳凰堂」。鳳凰堂建於池中島上,隔絶於周遭陸地,加上座西朝東的設計,為西方極樂淨土的象徵,跨越阿字池進入廟堂的路徑隱喻了登陸淨土、達至涅槃的宗教體驗。鳳凰堂以池中倒影之美聞名,然而鳳凰不曾顧影自憐,再美也於其無用。若果每次倒影都生出一片淨土,在晝夜回轉不息間,鳥的繁衍意味著無盡救度。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陳韻紅

曾獲青年文學獎小說高級組亞軍、香港文學季「海」徵文比賽冠軍等;畫作曾入選「向也斯致意︰詩遊異鄉」展覽。臉書專頁︰rakathepainter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我們的自由之夏——專訪周保松

專訪 | by 李卓謙 | 2019-09-17

回家

散文 | by 跂之 | 2019-09-13

土丘:藏於香港的隱世美學空間

字在食 | by 張欣怡 | 2019-09-14

與唐滌生井邊重會

其他 | by 朱少璋 | 2019-09-11

我的恥辱

小說 | by 蘇朗欣 | 2019-09-09

【抗爭時代】發夢詩輯:我們沒有最後的避難所

詩歌 | by 朵漁、鳥人、雲樹、之城 | 2019-09-07

說仇恨

時評 | by 鄧烱榕 | 2019-09-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