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恨金庸的分裂閱讀

其他 | by  洛楓 | 2018-10-31

我是金庸的讀者,但不算書迷,因為我也看古龍和梁羽生的作品;我開過金庸武俠小說的專題課,但不是專家,因為有比我寫得透徹的學者,例如馬國明先生的碩士論文給我許多詮釋的啟發;我見過金庸,但沒有找他簽名或合照,因為書比人好得太多了!對於金庸的理解,是碎片的分裂,無法縫補許多解釋不清的事理!

第一當然是他的武俠小說,我全部看過和儲存,而且收藏的都是明河版,不是後來畫蛇添足的修改版。其實,我是先看TVB改編的武俠電視劇,慢慢才讀原著,因此沒有太多人物與演員之間的落差——我的年代,黃蓉是翁美玲、郭靖是黃日華、楊過是劉德華、小龍女是陳玉蓮、段譽是湯鎮業、喬峰是梁家仁……相反的,數十年來香港和大陸的改編歷史裡,真正給我震撼的落差來自一代一代演員選角的美學變化,由陳玉蓮、李若彤的小龍女變成小籠包的陳妍希,恍若地獄的驚慄版!原著小說的內容比電視劇容納更多,除了愛情、家國,還有更多政治與人性的諷喻,我常常在課堂上跟學生玩「金庸心理測驗遊戲」,要學生選出最喜愛的男女故事人物,便可以窺見自我的認同與欲望的對象,而結果是大部分男學生都潛意識幻想自己是令狐沖或韋小寶,he-he的同學會喜歡劉正風與曲洋,有自虐傾向的會選擇李莫愁或天山童姥!


IMG_2440 IMG_2433

洛楓從當年TVB改編的武俠電視劇認識金庸的《射鵰英雄傳》與《神鵰俠侶》。


第二是關於「金學」問題,我相信金庸是惟一在世時候已經成為一個「系統」的自我創造者,上世紀八、九十年代,金庸投資巨額金錢,在各處大學設立金庸學術講座、金庸學術研討會,甚至開辦「金庸宴」,那是將小說裡面的菜式烹調出來,例如黃蓉煮給洪七公的菜餚「二十四橋明月夜」等等,橫跨香港和大陸各地城市,他自己本人就是「金學」的推動者,要與「紅學」並駕齊驅,自我「造王」的壯舉!上面說我見過他一次,那是他捐助100萬給某大學設立「金庸學術講座」的典禮上,他帶著年輕30年的妻子出席,我是研究生,負責茶水!

第三是作為知識份子一生與政治糾纏不清的分裂人格,金庸以武俠類型諷刺文化大革命及中共權力鬥爭,曾在《明報》社論批評中共政治,上世紀80年代卻單獨上京跟鄧小平見面,然後擔任基本法的起草委員,曾與查濟民一起推出保守的「雙查方案」,1989年「六四事件」後又辭退職務,90年代再任特區籌委會委員、領受大紫荊勳章和支持董建華連任。金庸的生平江湖,比他筆下書寫的世界還要波譎雲詭、兩面三刀,時而是義正嚴詞的喬峰或郭靖,時而是投機的岳不群或韋小寶,搖擺不定,體認了那處有風,那處便有草的搖動!

第四是關於電影的爭議,金庸生平最痛恨的導演是徐克與王家衛,當年《笑傲江湖之東方不敗》和《東邪西毒》一出,他曾在《明報月刊》點名批判,徐克日後討論林青霞的演出時,也不避諱提及。金庸的不滿來自兩個導演對他的故事人物做了天馬行空的改動,尤其是將極度厭惡的「東方不敗」搖身一變而成美艷的女人,最令他難以釋懷和深惡痛絕!究其原因,是極度恐同的金庸無法接受「變性人」的銀幕風情,金庸曾說:「在小說的人物描繪中,我把男性與女性的不同特點區分開來,不喜歡男人的女性化,也不喜歡女人的男性化……東方不敗等傾向於女人,不是女性不好,而是說他們不像男人。」他的性別意識相當明確,所以,不要說金庸開創了「東方不敗」,那是徐克的功勞,只要翻開《笑傲江湖》的原文,細看形容「東方不敗」的字詞,像「不男不女的妖異模樣、老妖怪、男扮女裝的老旦」,便會發現金庸的恐同情結,當然要殺之而後快,怎能像徐克那樣,拍完續集再續集!

馬國明的碩士論文有一個極厲害的逆反思維:假如「欲練寶典,必先自宮」,那麼證明「葵花寶典」不適宜男人修煉,假如給不需自宮的女人來練,是否沒有走火入魔問題呢?讀到馬國明這個論述,我簡直如雷貫耳、如夢初醒,差點想找一本葵花寶典來修煉一下!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洛楓

創作及評論人,曾獲中文文學雙年獎、香港書獎、藝術家年獎、城市當代舞蹈達人獎。

洩密者

小說 | by 洛楓 | 2018-11-08

愛人屍變列車

小說 | by 洛楓 | 2018-10-12

熱門文章

【佬訊專欄】襪戀

專欄 | by 佬訊 | 2018-11-12

編輯推介

【無形.荷爾蒙】胰島戰役

小說 | by 穆琳 | 2018-11-20

【無形.荷爾蒙】航向崖邊的我

散文 | by 游靜 | 2018-11-12

話說金庸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18-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