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們一起讀的性感金庸

其他 | by  鄧小樺 | 2018-10-31

課上教武俠小說,發現讀過金庸小說的同學,其實不比讀過張愛玲的多……閱讀習慣變化,昔日的大眾也不是我們想像的那麼大眾了,於是也要用力推廣。以下是一些教《神鵰俠侶》的趣味角度及趣事,在金庸大俠逝世之際可能有點顯得不莊重,但希望笑聲也是紀念作家的方式之一,把作家深深印在我們快樂的記憶裡。


(一)楊過神話

課上跟讀電影的同學講《神雕俠侶》,想起初中時我也確實覺得楊過很吸引。楊過固然可能是金庸小說男一俊俏榜首,口甜舌滑風流倜儻,不在話下;堂上讀他認歐陽峰為父一段,寫他如何自幼孤苦伶仃,只要有人待他好他便全情以待,脆弱反叛又性情激烈,我問眾女同學:「點先?得唔得先?」課室中一片靜默,彷彿有深深嘆息——這類型一般女生是無法拒絕的啊。


《神雕》真是十分青春,少年男子見了小龍女馬上臉紅低頭一言不發;少年男女,聞到異性身上的氣息便心蕩神馳;一旦眼神接觸,馬上就臉紅;肌膚接觸,百般心如鹿撞……《神鵰》豈止是「情書」,簡直是荷爾蒙之書。楊過在其中,就是男性神話的中心,我一再教同學,若要女溝,一定要常作失戀狀,這樣女孩便會團團的圍上來,你看楊過,愛上他的女生數來是八個,更勝七妻一夫的韋小寶,最重要是,明知愛人另有所愛,都死心塌地。看程英搶先為楊過捨命挑戰公孫止:

程英但覺腰間一緊,身子已被楊過的袍袖纏住,給他拉了回來,耳邊聽楊過說道:「我值得甚麼,何苦如此?」程英一張俏臉脹得緋紅,說不出話來。


完全感受到程英的心情。(實情是想要女生為你犧牲首先是要叫佢唔好咁但呢招太毒了我是否不該講出來……)

而郭襄與楊過初見,楊過臉上明明戴著醜陋的人皮面具,但一雙眸子精光四射,英氣逼人,小郭襄只是被他看了一眼:「郭襄心口一陣發熱,不由自主的暈生雙頰,低下頭來,隱隱約約的覺得,這神雕俠倒也不怎麼醜陋了。」——眼神制敵,最高層次大概就是如此。神話。


這幾年認真面對現今學生不愛閱讀的現實,百般施計,連荷爾蒙都出動了,放棄《笑傲江湖》的政治隱喻而採《神雕》的官感言情。教楊過躍下斷腸崖時搏得女學生由衷叫道:「接下去怎樣了?」就算是最大補償了。這就是當年借武俠小說有一冊借不到的心情,嘿嘿。(心地差的老師無誤)


(二)李莫愁綺夢

荷爾蒙的神奇效應還包括連心狠手辣的赤練仙子李莫愁,本來闖入古墓要奪寶殺人,被楊過抱住之後都失去反抗之力:


楊過牢牢抱住李莫愁的腰,叫道:「姑姑,你快出去!我抱著她,她走不了。」這瞬息之間,李莫愁已連轉了十幾次念頭,知道事勢危急,生死只間一髮,然而被他抱在懷中,卻是心魂俱醉,快美難言,竟然不想掙扎。

這一段「想反抗但身體很誠實」,這種幻想情節我以為是AV才有,我們親愛的父權社會。人物設定是,想要保命、令赤練仙子手軟,連口頭讚美都有效:


她自十歲以後,從未與男子肌膚相接,活了三十歲,仍是處女之身。當年與陸展元癡戀苦纏,始終以禮自持。江湖上有不少漢子見她美貌,不免動情起心,可是只要神色間稍露邪念,往往立斃於她赤練神掌之下。那知今日竟會給這少年抱住,她一抓住少年,本欲掌心發力,立時震碎他的心肺,但適才聽他稱讚自己美貌,語出真誠,心下不免有些喜歡,這話若是大男人所說,只有惹她厭憎,出於這十三四歲少年之口卻又不同,一時心軟,竟然下不了手。

這真是太sensational的幻想了吧。事實上,李莫愁在《神鵰》中完全是個暗黑向的sexy figure,衣不蔽體次數可能佔金庸女角榜首。與馮默風的打鬥,衣衫被馮的燒紅大鐵鎚燙得片片裂開露出處處肌膚;與花豹、小郭襄的「哺乳」情節;配合其道姑制服造型處女設定,種種感官刺激——《神鵰》發表時維1959年,香港報業大盛,報紙盛載提供巿民大眾娛樂之功能,武俠小說黃色小說均大量生產;金庸翩翩儒雅大俠,也來逞此感官文筆,表現出文人要寫感官情節時,也絕不輸於他人。我在「文學放得開.武俠的浪漫」中談到過李莫愁的角色設定,但電視限於廣播條例,尺度遠不及觀眾讀者自己腦中想像之大。

李莫愁是很怨毒,但也是很敏感脆弱的,比如武三通叫她「李姑娘」,她便:


心中一動,少女時種種溫馨旎旖的風光突然湧向胸頭,但隨即想起,自己本可與意中人一生廝守,那知這世上另外有個何沅君在,竟令自己丟盡臉面,一世孤單淒涼,想到此處,心中一瞬間湧現的柔情密意,登時盡化為無窮怨毒。

我覺得李莫愁,在小說效果上也有與楊過對照的功能。同樣,楊過為了救小龍女和報父仇,本可趁郭靖睡在身旁時下手,小說描寫楊過心念三轉,一度恨道「世人從不愛我,我又何必去愛世人?」但終於還是在糾結中睡去,沒有鑄成大錯。同樣是邊緣、受苦、被仇恨折磨的人,其實總是如風中火焰明滅不定,楊過李莫愁的一念天堂一念地獄,不免叫人興嘆。《神鵰》的「俠之大者」主題,有這些鋪墊襯托,才夠深刻。

李莫愁其實算是自殺的,遺言除了「你們為甚麼還活著?我要你們一起都死!」之外,就是唱出《神鵰》主題曲:


李莫愁挺立在熊熊烈火之中,竟是絕不理會。瞬息之間,火焰已將她全身裹住。突然火中傳出一陣淒厲的歌聲:「問世間,情是何物,直教以身相許?天南地北……」唱到這裡,聲若游絲,悄然而絕。


這個可能是金庸小說中最「性感」的角色,死時還是抱有「毒女」的尊嚴的。

(三)現實中的同學

話說在課上講完《神鵰俠侶》的荷爾蒙神話,將楊過俾女溝之神功條分縷析;接著導修題目是「神鵰中的武功與武器」,時間不夠,著同學只選配合小說主題的來報告就可。


須知《神鵰》之肉麻不是人咁品,例如「玉女素心劍法」,說甚麼非要情侶才能使出箇中精妙,煩到震乜人嚟架:


黃蓉在旁觀戰,只見小龍女暈生雙頰,靦覯羞澀,楊過時時偷眼相覷,依戀回護,雖是並戰強敵,卻流露出男歡女悅、情深愛切的模樣,不由得暗暗心驚,同時受了二人的感染,竟回想到與郭靖初戀時的情景。酒樓上一片殺伐聲中,竟然蘊含著無限的柔情密意。


活脫脫係一套閃光彈劍法。金輪法王會打輸,其實係因為閃到盲咗。「君子淑女劍」這名字又夠好笑,究竟係乜嘢君子淑女係要成世磁石咁樣黐埋一齊的呢。


而同學準備一周,精挑細選要報告的武功,竟然是,蛤蟆功,及,龍象般若功。沒有玉女素心劍。蛤蟆功。龍象般若功。我當場真係呆若木雞。蛤蟆功。龍象般若功。(後來我想起那種失落憤怒,就如女生收不到佢expect的禮物,「十萬樣激嬲女友的禮物」的心情。正如mla唱,「將我的愛情還給我/立刻!」)


蛤蟆功的確係勁,但「發功時蹲在地下,雙手彎與肩齊,嘴裡發出咯咯叫聲,宛似一隻大青蛙作勢相撲」,會不會和小說的「情」之主題差得太遠呢?蛤蟆之於情侶,是否有點煞風景呢……至於龍象般若功,是金輪法王的內功,載於龍象般若經上,份屬密宗紅教裡至高無上的護法神功,共分十三層,愈往後愈難練——你唔講,我都忘了有這種武功。愈練愈難,真是太令人沮喪了……


是男同學選的武功。問原因,他們表示:「蛤蟆功好得意好creative」、「有龍有象大大件一定掂」……組中女同學則全部割席撇清表示唔關佢哋事。不禁心想,男生們真是容易搞錯重點,愛情就是這樣失敗的嗎……


正所謂作育英才,努力引導眾少年往玄鐵重劍、黯然銷魂掌的路上走,識扮一定扮楊過啦,係咪。女生都樂見世上多一個楊過,不必多一個金輪法王或老毒物或蛤蟆啦,係咪(除非這是張國榮版的歐陽鋒)。


歷年這樣課上課外玩笑一輪,希望會有同學真的之後有興趣去讀讀原著,再由金庸小說,走向更廣的閱讀之路吧。


(* 文章標題為編者所擬)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鄧小樺

詩人、作家、文化評論人。香港文學館總策展人、《文學放得開》主持。著有詩集、散文集、訪問集。

熱門文章

【佬訊專欄】襪戀

專欄 | by 佬訊 | 2018-11-12

編輯推介

【無形.荷爾蒙】胰島戰役

小說 | by 穆琳 | 2018-11-20

【無形.荷爾蒙】航向崖邊的我

散文 | by 游靜 | 2018-11-12

話說金庸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18-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