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侏羅紀・大學風波】烽火飄搖蔡元培

教育侏羅紀 | by  何如 | 2019-03-05

提起蔡元培,就知道香港大學出事了。去年發生的理大民主牆風波,涉事的四位學生近日被處以停學、退學等懲罰。判決引起社會嘩然,亦再讓人思考怎樣才是「好校長」、「好校董」——又是時候再讀蔡元培的神勇事蹟。


這位葬於香港仔華人永遠墳場的前北大校長,以三種事蹟留名後世:一,是入主北京大學,革新北大,開「學術」與「自由」之風;二,就是在五四事件中力保示威學生,在營救學運領袖後一再請辭;三,就是有理力爭,甚至坦然面對學生的拳腳。


為師者的應有視野


蔡元培在出任北大校長前,已是國民政府教育部的首任教育總長。擁有開明、現代視野的他,改革傳統文風,聘任陳獨秀與胡適等新派、爭議學者;招收女生,首開大學教育中男女同校的先河。他提出「思想自由,兼容並包」的教學原則,更廢除北大那本叫「京師大學堂」的名字,正名為大學。其理據是:「大學者,研究高深學問者也。」


大學之義,在研究學問,自由開放地探究義理,而不是鼓勵學生謀求致富當官之道。反觀今日香港高等學府的諸位高層,有誰膽敢就「港獨」開放一議?有誰不是利字當頭,不斷削減校內資源?一校之長,或一校之董,理應是社會名流、高風亮節,但觀香港今日,又有誰能展現氣度胸襟,面對學生的質疑與挑戰,仍讓多元言論並存於世?以紅紙遮掩大學民主牆,這種事蔡元培可不會做。


政治漩渦,火中風骨


蔡元培相信「讀書不忘救國,救國不忘讀書」這句說話。當山東問題激起全國的民族情緒時,他反對學生罷課抗議,勸說他們回到校園,理性思考。雖然學生沒有接受他的意見,但他沒有任何冷嘲熱諷的反應,反是對學生的決定表示理解與同情,更多番為被捕領袖而奔波。


當時,以蔡元培為首的十三所大專院校校長聚集北大開會。蔡更當場表示:為釋放在囚學生,他願意「以一人抵罪」,然後就帶著校長代表團前往警察廳與教育部等部門請願,終成功解放被捕學生。事件平息,蔡元培發出「民亦勞止,迄可小休」的感嘆,發表辭任北大校長聲明:「一,絕對不能再作那政府任命的校長;二,思想自由是世界大學的通例,所以絕不能再做不自由的大學校長;三,北京是個臭蟲窠,故絕對不能再到北京的學校任校長。」


身於政治漩渦之中,整個北京彷彿陷於「國難」、「民族大義」的主旋律之下,個人難以發出「自由的聲音」。經歷過晚清的學生風潮,組織過中國教育會、剪過辮子、甚至做炸彈等軍事訓練的蔡元培,深明學運是一把「雙刃劍」--可以推動理想青年為社會付出,也可以令這些學子迷失於主張與鬥爭下,失卻理性思考、尊重沉默的價值。因此,他寧願離開高位,無聲抗議,宣示自己的所信所念。


力排眾議者,反引發一場更大規模的「挽留蔡校長」運動。教育部新任命的校長無法到校,蔡元培不得不返回北大,繼續於烽火裡為義斡旋。


「決鬥吧!」--校長的勇氣


1922年,北大學生在宿舍門口聚集,抗議學校增加講義印刷費。蔡元培知悉事件後趕到現場,厲聲說道:「這是教授評議會的決定,你們必須服從。」部分學生仍舊不肯散去,有人高叫要動手毆打老師。蔡元培立刻起衣袖大喊:「誰要是不服從決定,快過來與我決鬥。我以前就是搞炸彈的,你們手裡誰有炸彈,盡可以拿出來對付我!」即時迫退叫囂學生。作為一校之長,要決鬥就大聲喊出來,氣場強勁,這是詐傷(還蠢到被拍下)的現代大學高層望塵莫及的。


無論學生有理還是無理,甚至真的要以暴行事,一校的高層也應據理力爭,站於群眾跟前。1931年的「九一八事變」,再次激起學界的反日浪潮。主張向日本宣戰的學生包圍國民黨的中央黨部。蔣介石派出蔡元培與行政院院長應付。蔡元培與勸說學生冷靜,未到開戰時機。話音剛落,他就被毆打,拖行幾百米。根據《蔡元培年譜》記載,蔡元培是被抬進醫院的,也向中央通訊社記者透露傷勢:「頭部受棍擊,似無傷害,唯右膀被扭拉,傷及筋絡。


雖然如此,蔡元培沒有追究學生。「今日在場青年之粗暴如此,實為我輩從事教育者未能努力所致... ... 仍願政府與社會加以愛護,絕不因今日之擾亂而更變平素之主張也。」學生做錯事,老師本身就有責任,把責任全推到學生身上,是一種推卸,本身就失去了教育者的尊嚴。


代罪羔羊,只會換來污點


像蔡元培這樣清廉的校長,也會因為缺失,留下無法磨滅的污點。在「講義印刷費」一事上,他開除了示威學生馮省三的學籍。馮省三是無政府主義者,魯迅一直維護他,寫了〈即小見大〉一文來批評北大開除馮的學籍——明明抗議者沒有頭目領袖,而馮省三也只是說了「把講義券燒了」之類的憤語,嚴懲馮只是找代罪羔羊。蔡元培要求嚴懲馮省三,是他的生命中一個受人詬病的污點。但注意到了1931年國難當前的時候,即使真的被學生打了,他也不作追究。


今日的理大民主牆風波,只因為幾張港獨字語就被沒收接管,現在更披上了紅布遮掩,學校高層眾口一詞要嚴懲學生,儼如法庭,令人心寒。這會否打開大學的白色恐怖缺口,以後以刑責對待民主牆言論?真希望葬在香港仔華人永遠墳場的蔡元培報夢,對他們好好訓話一番。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何如

你要如何原諒 時光遺失的過程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一些招致拒絕的句式

如是我聞 | by 素黑 | 2019-05-24

臨終之前,汪曾祺終於有了自己的書房

歷史 | by 虛詞編輯部 | 2019-0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