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匿在山洞的獸——向社運人士致敬

詩歌 | by  陳諾諺 | 2019-04-29

藏匿在山洞的獸——向社運人士致敬
◎ 陳諾諺


我們擺著尾巴

趁下午暖和無雨躲進無人寄居的洞穴

有時不小心看見枯稿的葉縫間血在流淌

有時不小心看見青蛇捆綁石的靈光

有時不小心看見外面的麋鹿在樹後哭喊

有時不小心看見山兔在紅色的槍下咕咕叫

有時不小心看見野豬被拷著帶走

有時樹葉不小心掉在背部的言語間

但不要緊言語從來與想像割裂如同布與線

幻影凌宵攀附在樹幹上等待陽光自願觸碰


我們想像血不過是清澈的河

地上的肉不過是碎石或沙礫

游離,飄蕩,破碎

當獸反覆啃咬,消化,反芻無限生命

我們只想在周日的下午在洞裡睡覺

或打開抽屜檢視獸的碎片


山洞垂掛著從背上掉落的屑片

像樹紋沉靜無聲

沒有陽光的照射不會碎裂

在山洞裡,我們捲伏身體,擺動尾巴

或美白肌膚,或嚼著薯片旁觀他人出軌

偶爾煎一堆嫩滑雞肉,煮熟了便嗅不到血腥

洞裡沒有窗我們只有螢幕

外面的雨反覆翻騰與捲沒

我們在洞裡喝蒸餾水

血管在樹幹橫亙生成黃色的腫瘤

我們在洞裡首次做愛

小鹿在紅槍下呦呦鳴叫

你的指甲不小心擦過熱鍋大喊

沒事的,親愛的

這裡是山洞嘛


看到螢幕上的雨水

學習別人在網站上

貼一片黃色的乾花瓣便不是獸了

山洞是個直徑不足一厘米,有空調的天堂

而森林,不過是個濡濕的安全島

譬如槍聲不過是風的呼嘯

譬如麋鹿呦呦鳴叫不過因為情感的乖張不馴

如果嗅到霧的濕濡便用大石堵塞洞口

山洞裡的風流動如蛇

即使外面山泥傾瀉海水泛濫樹木悉數倒塌動物中毒死亡獵人提著紅槍侵入森林灰霧掩蓋雨傘花瓣剝落

我們也不會窒息的,親愛的


「嘭!」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陳諾諺

00後,熱愛文學,孤獨,與沉默。常遊走於現實與虛幻間的巷子。作品見於《虛詞》、《別字》及《微批》等。

熱門文章

電影,只是工具?

時評 | by 應亮 | 2019-08-12

編輯推介

既然你吸引到一些斷枝的梅

詩歌 | by 曹疏影 | 2019-08-16

【抗爭時代】八一一詩輯:所有光明射進我眼球

詩歌 | by 廖偉棠、曹疏影、淮遠、關天林 | 2019-08-13

專訪黎特:愈艱難愈要笑

專訪 | by 李卓謙 | 2019-08-08

【抗爭時代】黑與警書單

其他 | by 虛詞編輯部 | 2019-08-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