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侏羅紀・教育制度】香港學校點解搞成咁?

教育侏羅紀 | by  獱獺笑 | 2019-04-02

有些事情並不好說。香港學校搞到今日咁,校本條例並不是主因,大家都對錯了焦點。傳媒報錯了焦點,因教師團體或許有意無意轉移了焦點。是甚麼年代了?現今的機構全以分散權力、自我監察為管理模式,難道我們還希望見到「教育局」演變成獨裁的龐然怪物嗎?校本條例只是一連串更深層的結構問題下的助因。但這種深層結構無人敢說,也無人敢改變,因為迫害者和受害者都在同一系統中受惠。


若說教育局有何責任,那就是不斷僭建行政工作而不加對校的任何行政支援。教師由教師出身,管理層並不保證有充分的行政能力。教師處理行政的量是問題,而自上而下推下來的行政過於瑣碎,是更深層次的問題。行政增加必須伴隨更密集的溝通,過度瑣碎的行政不但減少了溝通時間,更同時在同事間創造了更全面的矛盾。這些矛盾需要管理層從制度中理順工作和創造溝通去解決,但當學校人員一般無此認知,只懂利用從前的溝通方法「死做」,在這種所謂的「學校式分工」下,累積下來的內部分歧和投訴是在所難免的。


管理層權力無制衡 聘任制度引發迫害


學校工作異化,但沒有有效的溝通意識和機制去配合,出現矛盾自是在所難免。但學校的矛盾一直轉趨深層,小問題往往被無限放大,根源還是在於教師的聘任制度。


現在學校的聘任機制,教職員一旦成為常額,便難於離開。所以:

1. 就管理層而言,他們有無法制衡的權力,可以用盡一切方法做他們想做的事,而沒有任何離職的威脅。因此媒體成為受害老師的出口。

2. 校本條例依投訴性質放回校內解決,但管理層權力無聘任機制制約,在這語境下,校本條例才出現問題。

3. 若有教師於成為常額後工作不理想,學校也無流失的機制讓他離開。因此管理層需要利用許多「手段」,才出現了許多迫害的報導。

4. 若管理層是受制於市場的聘任機制,他的權力自然會受到內在的監察和制衡。

5. 若老師並未受到相同機制制約,有些別有用心的老師就可以肆無忌憚地制造事端,整衰學校,橫豎你整我唔走。

6. 為何教職員職級並沒有可升可降機制?


依現在香港教師的聘任機制,一間學校的運作是否健康暢順,只能依賴教職員的能力和道德自覺,但這種能力和道德自覺是無法被保證的,它必須亦應該透過制度去保證。這些事在老師心中,是心知肚明的,但由教師組成的教學團體、或那些改良派,本身也是這制度的得益者,他們是否敢於提出去改變這種聘任制度,才是學校人事關係得以改良的關鍵。當然有同工會立即質疑這種可入可出的機制不利教學,但過於穩定而失去適應力又有利教學嗎?現在唱晒出來,每間涉事的學校又受到多少傷害?學生又會怎樣看他們的老師?


當然現時教師聘任制是根深蒂固的,也有它存在的理據。教育局、辦學團體和學校刻下應做的,應該是加強同事間全方位溝通、設立溝通機制、減少行政以疏導矛盾和積怨、以及設立制度去互相制衡同事之間的權力。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獱獺笑

中學老師。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引渡惡法】不如試試互相理解

時評 | by 葉一知 | 2019-06-14

自白00後

散文 | by 鳥人 | 2019-06-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