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食魔幻錄》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1-05-07

專欄寫作逾半世紀,杜杜經典文集《飲食魔幻錄》去年再度復刻,以魔幻童話般的文字,從飲食寫到一座城市的記憶。杜杜新書《甜美的悠閒》亦準備出版,筆訪中提到自己的文學啟蒙,以至寫作日常的各種趣事。如杜杜所言,即使時代再壞,快樂仍是很簡單。


「我的理想是平靜的生活」——筆訪杜杜《飲食魔幻錄》《甜美的悠閒》


06366448024008564


我相信一般寫作的人都比較喜歡獨處和安靜。電影、話劇、音樂,需要和很多的人有交流,互動;寫作由頭到尾一腳踢。寫作的時候自己就是自己最嚴厲的審查。你問我那輕鬆的感覺何來?可能那是我所希望有的感覺吧,下筆自然就往那個方向走去。我喜歡空肚和在洗澡之後才一本正經地坐下來寫。寫一篇二千字的專欄,始終是一件要好好完成的工作。寫的時候自己先要保持頭腦清晰心情寧靜,把負面情緒和思想丟在一旁。讀者沒有興趣聽你吐苦水,除非你有本領將苦水化成一首動聽的歌曲。還有不要低估文字的力量;有時候偶然聽到的一句善意的話會讓人精神為之一振。但是一句不友善的話也可以讓人不快樂大半天。刊出的文字多少能發揮作用。下筆謹言是必須的。印出來的文字過了五十年一百年還是可以讓人看到。



【佬訊專欄】讀《飲食魔幻錄》——看到開頭,估不到結尾


5836606072281867


讀《飲食魔幻錄》,第一層享受是滿足好奇心,吸收各種奇怪的知識,例如梁實秋原來不抗拒味精,而周作人認為味之素令餐廳墜落。由《Codex Seraphinianus》講到《山海經》、由鮭魚好有靈性講到升仙的鴨子、由乞丐的食物講到中產的晚餐,未讀之前,你根本不知道原來你需要這些知識。



是童話,還是現實?——杜杜《飲食魔幻錄》中的荒誕奇幻


7868706182704106


何謂吃得合理?關於素食和肉食的爭論,想必是最多人討論的話題之一。所以理所當然,杜杜在書中帶來了雙方各自的故事。素食那邊,有豐子愷的《護生畫集》,畫集中有對世間各種生物的愛護之情,像是送螞蟻回家、幫蜻蜓裝義翅等,也有殘害生物者遭受報應的故事,種種都是勸人莫要殺生。肉食那方,則有意大利小說《巴諾瑪先生》,透過在肉食店排隊買牛扒時看到割肉斬骨的畫面,帶出歡樂與恐懼、慾望與尊敬的矛盾心態可以共存的想法。若要護生,割食植物就不殘忍嗎?在《沙拉芬手卷》中那會受傷流血的橙和梨,說的不就是它們的尊嚴和生命嗎?至於肉食者,若看到更血腥殘暴的真相,矛盾的心態還能共存嗎?




【無形.忘不鳥】記憶與和解:從食物到城市的博物志──讀杜杜的《飲食魔幻錄》


4036921320635596


興許是作者本身深受天主教文化影響使然,讓他並未將人理解於與萬物同一的地位;然則人作為自然百獸的管理者,不應是中心、也不應是主宰,而應該心存感恩與謹慎地享受食物,且銘記浪費才是最大的罪行。最後,讓我們回到杜杜對全書作出的題解:「是的肚子飽了會再餓,碗碟洗乾淨了又再狼藉。但不妨耐著性子一次又一次地去做,從最卑微的勞動之中和物質的世界作直接的接觸,擯棄了魔幻的童話世界,從而體驗這世界的真實。」這是杜杜最後所欲帶出的道理:世界本來就是一場巨大的循環。當在被吃之時力圖反咬,又或像昆德拉說,面對權力之時我們以記憶對抗遺忘;願我們不忘退後一步,再度細思吃與被吃之間的辯證,以及敢於追撫自己的傷痕,始終不棄尋覓和解的可能。這種不想記起、卻又未敢忘記的深幽情緒,假若不是讓人溫馴地走進良夜的藉口,大概便只能是出於我們對於這座城市的,一種奇特的愛,以及由此衍生並體現在日常飲食中的「遊目」視野。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恐懼症

散文 | by 跂之 | 2021-10-24

【教育侏羅紀】建立

教育侏羅紀 | by 游欣妮 | 2021-10-19

投向新世界的石頭

影評 | by 安娜 | 2021-10-18

李琴峰「芥川賞」得獎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1-1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