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擊的平台】熱血漫畫設計宅——專訪本地漫畫團體「紙本分格」

專訪 | by  李卓謙 | 2019-07-22

上年《Slam Dunk》賣報紙頭版那天,應該是我見過最多人買報紙的一天。一部1996年完結的漫畫作品,廿二年後仍然哄動,重新印證《Slam Dunk》的經典地位,亦勾起幾代人那些年的漫畫回憶。


專門分享漫畫資訊的網上平台「紙本分格」,兩位創辦人Karman和ET都是井上雄彥的fans。其實早在2004年,《Slam Dunk》就已經登過報紙,不過是在日本,但當年資訊不流動,Karman到後來才集齊六張報紙,他指了指身後那張裝裱起來的「三井壽」,說:「唔好問我幾錢。」因為喜歡井上雄彥,Karman在facebook開了井上雄彥的fans page,舉辦「井上雄彥——非官方浪客行展」,期間認識了ET。後來二人拍檔開設專頁「紙本分格」。那是2015年。


實體才是王道


今年三月漫畫雜誌《CO-CO!》停刊,也算是一代人集體回憶的落幕。Karman還記得細個睇《EX-am》,「它打開了我們一代人睇漫畫的方式,原來可以有本漫畫雜誌,你睇完一個作品,帶你去睇其他作品。上網睇漫畫實在太闊啦,你唔知睇咩好,漫畫雜誌好在有編輯幫你揀,一些他覺得值得推的作品,像是903推歌,編輯推書,你會相信出版那個人。」紙本分格也是想擔當推書的角色,將二人覺得值得推的書介紹出去。


點開紙本分格的網頁,既有動漫畫的最新資訊、簡介,也有他們親自寫的感想文、漫畫家訪談、世界各地的漫畫展覽遊記:安古蘭國際漫畫節、周刊少年JUMP展(「是不是經常出trip?」「有一年沒去過了,因為窮。」),漫畫相關的專門知識譯介(俗稱技術文),更會拍一些漫畫、畫冊的「開箱片」,讓人預覽書的內容(「我們覺得買書要望過睇過才會想買,但書店的書通常都給包住。所以便拍片讓人知道書內大概是怎樣。」)。如此豐富的內容,想不到只是靠兩人運作,問他們如何分工,他們說:「無架,鍾意哪個寫哪個。」


曾幾何時,漫畫鋪成行成行,連地鐵站裡面都有,就算買不起全新漫畫,屋邨商場、街市也總會有一兩間租書店,三蚊一日、五蚊三日,一本漫畫傳遍整個課室,現在可能已經無這支歌仔唱,因為大家都線上看了。但看漫畫書長大的他們,對實體書始終情有獨鍾,於是,他們跟香港漫畫回憶錄合作,製作「香港漫畫店地圖」,標示全港的漫畫店位置,「因為我們喜歡實體書,現在成日話漫畫店愈來愈少,其實好多地方都仲有,可能你唔知。」


印刷品的威力


手機遊戲、Netflix、PS4,今日選擇愈來愈多,漫畫不再是主流娛樂,但亦無損它原有價值。每本書拿上手的重量、質感、設計各有不同,談到設計,正職為設計師的兩位便滔滔不絕,雙眼發光,幾本設計書刊隨即攤到我面前——日本殿堂級設計師祖父江慎的作品集、IDEA Magazine,還拿出松本大洋的繪本《金井君》,跟我解釋畫中的鉛筆感經過多少試驗、白色又是怎樣調配出來,「如果你不是太執著,不會看得出,但我們覺得這是好的執著。」


DSCF8421

(祖父江慎作品集)

DSCF8416

(松本大洋《金井君》,原著為日本詩人谷川俊太郎。)


「啲人成日問點解啲書咁貴,就係呢啲囉。」
「人哋的心機就係用咗喺度。」
「唔係有印刷,你係唔會睇到呢啲嘢。」
「繪本如果唔印出來,就只係一堆圖片。」


說得興奮,兩人忽然唱起雙簧。說起來,《金井君》也是一個重要契機讓紙本分格首次與台灣出版社「大塊文化」合作。當時他們去日本旅行,看印刷展覽《GRAPHIC TRIAL 2014》,其中一件展品便是松本大洋的《金井君》,關於它的印刷方法,「我覺得好犀利,應該要有人知。」ET說,於是她將金井君的印刷與設計過程翻譯整理成文章,沒想到文章反應不俗,還有台灣印刷廠跟他們致謝,說文章令更多台灣人重視印刷(「也有人說我們把書描述得太勁,買了書也不覺有這麼厲害(笑)」)。後來「大塊文化」重版松本大洋的《惡童》、《乒乓》和《花男》時,找他們設計了幾款海報,還製作了一張leaflet,簡述松本大洋的生平、作品等等。


DSCF8460

(二人為松本大洋作品再版而設計的三款海報,包括《乒乓》、《惡童》、《花男》)

DSCF8451

(二人設計的松本大洋leaflet。)

DSCF8384

(他們還製作了放大版海報,採用黑色的紙,再以白色絲印,質感和效果更加強烈。Karman說選圖時候,出版社有猶疑過圖中主角太細,但他們堅持用這張圖。)


在香港畫漫畫未必是為錢


始於日本漫畫,亦不忘本地漫畫。去年他們跟本地漫畫家麥少峯合作,策劃了首個「紙本分格漫畫計劃」,出版鬼故事合集《灰飛不滅》,由網絡平台一躍成為出版,還辦了一個展覽,「我覺得特別的是,他(麥少峯)是個全能的人,畫漫畫、動畫、做figure,我覺得可以突顯這點,所以在展覽裡展示他的動漫畫、模型作品,回響都幾大,可能有些人真的不知道他懂這麼多。」七月在他們搞的pop-up store裡,就會有麥少峯自家製的模型。


DSCF8487

(柳廣成漫畫《Cube Escape:Paradox》)


早前他們替柳廣成的最新漫畫《Cube Escape:Paradox》做書籍設計,那是柳廣成跟荷蘭獨立遊戲製造商Rusty Lake合作,跟據他們的遊戲衍生的漫畫作品。柳廣成的畫多是鉛筆畫,於是Karman和ET就利用銀色油墨重塑畫中鉛筆質感。而他們最新參與的出版計劃,就是替本地動畫作品《離騷幻覺》推出設定集——《離騷幻覺——原畫及設定資料集2019》,「幾有趣的是,我們本身是Backers,所以即係……自己本書自己做返?(笑)」香港動畫推出設計集,應該是史無前例,「結果未知係點,本身已經好值得支持。」


DSCF8408

DSCF8404

(《離騷幻覺——原畫及設定資料集2019》)


營運四年,漸見規模。七月頭辦了《離騷幻覺》新書發佈會,七月尾他們又忙著搞pop-up store和今敏短篇漫畫集《夢的化石》講座,活動一浪接一浪,不過他們最想做的,其實是長篇漫畫連載。「現在愈來愈多漫畫家、插畫家只專注在網上畫圖,post出來,件事就完了。但這樣很難產生令人留下深刻印象的作品。」最多就是將作品結集出書,能夠出書已經算不錯。「香港很多都是短篇,一幅圖幾格就完了故事,」而長篇講究鋪排,說故事的技巧,「香港都應該有人有能力做到。」


「我們認識的本地漫畫家,大部分情況都是——畫漫畫真係好辛苦的事。」沒有完善的產業鏈支援,所有程序幾乎都是漫畫家一手包辦,由畫畫到設計、包裝、宣傳、發行再郵寄,吃力不討好,「比如門小雷,最近在日本開個展,她之前都說過,她畫插畫的收入,畫幾張已經很不錯,但畫漫畫要花的時間和心力是畫插圖幾倍,所以這個年代選擇畫漫畫的人,他未必是為了錢……」他苦笑兩聲,又說:「其實都幾sad。」


但往好處想,現在網絡發達,也更容易接觸海外讀者,「以前沒有網,現在可以自己宣傳,有好有唔好囉。」獨立出版盛行,自行印刷變得容易,近年也愈來愈多同人誌活動,比如「香港原創誌交流會」,「我們也繼續物色漫畫家,剛才說的漫畫計劃,希望可以繼續做落去。」


「還有,很多人以為我們來自台灣,但明明個名已經寫明HK(zbfghk)。」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電影,只是工具?

時評 | by 應亮 | 2019-08-12

【無形.字宅】宇

小說 | by 董啟章 | 2019-07-31

編輯推介

人其實喜歡被騙——專訪陳浩基

專訪 | by 李卓謙 | 2019-08-22

既然你吸引到一些斷枝的梅

詩歌 | by 曹疏影 | 2019-08-16

【抗爭時代】八一一詩輯:所有光明射進我眼球

詩歌 | by 廖偉棠、曹疏影、淮遠、關天林 | 2019-08-13

專訪黎特:愈艱難愈要笑

專訪 | by 李卓謙 | 2019-08-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