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黎特:愈艱難愈要笑

專訪 | by  李卓謙 | 2019-08-08

漫畫家、插畫家、圖文作家、storymaker、電台客席主持……蝙蝠俠面罩下的黎特有多重身份,未畢業已經在TBC開始寫故仔,現在日頭返一份工,夜晚回家畫漫畫,好比打兩份工。相比起他筆下角色「膠仔」的滑稽造型,黎特本人官仔骨骨,帶點憂鬱小生feel,眼底一對黑眼圈略顯疲態,「黑眼圈就梗㗎啦……我天生就睡得不好,昨晚(21/7)更是完全不能睡。」


今年書展推出的《我的生活好膠》,是黎特的第四本書。黎特的漫畫大部分以搞笑為主,畫搞笑漫畫,也是想逗人笑,希望幽默的力量可以幫助人面對荒謬的事,但今時今日原來要笑也不容易。「睇《銀魂》、《我的英雄學院》都有講,愈艱難的時候愈應該笑。面對這種壓逼、愈來愈差的環境,更加應該笑住面對……這是我直至昨天為止的想法。」他說:「但經過昨晚的事,真的笑不出也很正常。我都笑唔出。」


大是大非 直線抽擊


圖文作家不是什麼新鮮事,自從社交媒體佔據了我們的生活,就有一批又一批圖文作家出現又消失,有人賣療癒,有人賣搞笑,有人賣負能量,有些本來就是報章雜誌的專欄插畫家,有些是後起之秀,自立門戶,黎特是其中之一。懂得抽水、諷刺時弊只是入門要求,但抽水也講時機要鬥快,「見到新聞半個鐘之內就要出,Cuson已經超級快,你仲要快過佢。」又說:「太鬥快對個生態都不太好,但無可奈何要鬥快。」


抽水講曲線,又要曲到圓,但黎特說最近的漫畫都是直線抽擊,「都無得唔講,國難當前大是大非一定要講。」原本他在後雨傘時期也曾厭倦了社會命題式的創作,而轉向心靈向、生活化的題材,「我創作早期也是很熱血那種,傘運期間就想,這麼多人睇我的作品,我要改變社會……直到後雨傘,到DQ,到天琦入獄,整個香港的政治氣氛又好,創作氣氛又好,所有氣氛都極低落的時候,我反思自己可以做什麼,不如試下轉向生活化題材,嘗試從最根本影響人。」


新書《我的生活好膠》最後的兩個短篇漫畫——〈每個人也有跌到應一應的時候〉、〈無論世界再膠……〉,便是他嘗試畫的心靈向題材,前者講「在哪裡跌低,未必要在哪裡起身」,「其實我也是抄夕爺,將他的理論畫成漫畫。」林夕是黎特的偶像,由他寫的詞、書至大小訪問黎特都看過,甚至大大影響他的世界觀,「林夕的歌在我人生低潮時救過我。」後來黎特畫心靈向漫畫,亦是希望透過作品鼓勵其他人。


DSCF8953


還是畫畫得心應手


寫作人是黎特的第二身份,在TBC寫了六七個故,據說反應較好的是愛情故事,儘管他幾乎不畫愛情漫畫,「以前覺得自己比較喜歡寫作,讀大學的時候,會寫一些『懶』文藝的小說。」但加入TBC一年多之後,還是覺得自己屬於漫畫,「插畫又好,漫畫又好,比較得心應手,從來無人提點我要怎樣畫,但寫作就……好似自己未係好夠班。」


漫畫家黎特和寫手黎特截然不同,「可能我性格有一部分就是那些核核突突、奇怪搞笑嘢。」談搞笑,黎特認為九成是天份,「我不敢說自己好好笑,但幽默感是天生的,有就有無就無,不要勉強。」談到秘訣,他說最直接最膚淺就是畫樣衰表情,像是膠仔、或是模仿古谷實《稻中兵團》的滑稽相、楳圖一雄的驚赫臉等等;更高層次可能就是周星馳所說的「要估佢唔到」,「不一定是喜劇,所有創作都要估佢唔到,估到就唔好睇。」


雖然新作是一頁起兩頁止的極短篇漫畫居多,但受日本漫畫熏陶長大的黎特,也嚮往畫長篇幅漫畫,像是荒木飛呂彥的《Jojo的奇妙冒險》是他近年最鍾愛的漫畫,「但問題係,我想畫的,跟大家喜歡我畫的,可能是兩回事,作為商業創作人,也一定要衡量這件事。」他引述一位台灣漫畫家的講法,「做商業創作就好像開餐廳,我就是一間標榜賣快餐的,雖然我也想做一個法國廚師,用幾個鐘整塊牛扒,但大家沒有預期會來吃牛扒,只是想來吃薯條漢堡包。」


「想當全職漫畫家嗎?」


「每天都想,只差在會不會實行。還是先儲錢吧,假設一兩年完全無收入,乞食,也能捱一兩年,在香港生活都係擔心錢……」他又立即補充:「現在會擔心生命安全囉。」


這是最壞的時代,也是最好的時代


「啲人成日話無市場,本身就無啦,睇開我的都是那種人,物以類聚,無得擔心。」在香港做商業創作,立場最易影響生意,但如果撇除各種商業考量,調轉角度,黎特卻覺得現在可能是最自由的時刻,「因為現在唔講無得講。剩低最後的空間,最後一口氣,大家都好敢講。而且做得創作人,就是做一個講嘢的人,如果你唔敢講嘢,仲如何做一個創作人。這是生死存亡的階段,亦可能是最後、最自由的時刻。」


早期黎特透過畫潮文連環圖爆紅一段時間,系列中止後,又沉寂一時,心想畫得一日得一日,講自己想講,也希望幫人捱過一些壞情況,「早兩日簽書會,有個男仔跟我說,我最近的畫講中他的心聲,他不斷分享我的作品,叫更多人爭取自己想要的東西,我聽到之後覺得,平時咁辛苦,都值的。好似自己都有啲用,都有啲用。」


「其實漫畫是教科書,入面有很多價值,值得我們去學,比如《一拳超人》入面,無證騎士打深海王那一段,終極感動,他說:『這跟贏不贏得了沒有關係,我都必須站在這裡和你戰鬥!』……現在一街都是無證騎士了。」


DSCF8969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抗爭時代】悼亡者詩輯:哀悼這萬家孤墳

詩歌 | by 周漢輝、陳子謙、勞緯洛 | 2019-10-14

輪椅上的聖母

小說 | by 盧卓倫 | 2019-10-12

共同的距離

散文 | by 陳子雲 | 2019-10-11

香港未睡

詩歌 | by 陳滅 | 2019-10-10

【無形・黑】黑

散文 | by 沈旭暉 | 2019-10-08

觸碰難以觸碰的星空

散文 | by 何潔泓 | 2019-1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