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建重返大館 作家與文化界捍衛自由

報導 | by  虛詞編輯部 | 2018-11-09

流亡作家馬建在香港國際文學節講座場地被臨時取消一事,引起了社會各界廣泛關注。剛從德國飛抵香港的馬建,在接受媒體訪問時表達對香港政治環境的失望、也對實際原因感到懷疑:「問題不僅是大館的負責人,後面可能還有一個更大的黑手,控制著這場講座、以及香港的言論自由。」而今晚約八時左右,原本決定取消場地提供的大館發出聲明,表示願意重新提供場地,而其原因是馬建將作為小說家身份出席、無意借大館作為促進個人政治利益的平台。


董啟章:打壓不能接受

早前,香港作家董啟章曾在個人臉書表態,表示雖然跟馬建素未謀面,而且對其早年批評香港文化及文學的文章並不認同,但對大館僅以作家個人背景及政治取向而阻止其於公共場合出席文學活動,董啟章不但「好激氣」,更坦言「不能接受」。「作為流亡海外的中國作家,馬建來港出席香港國際文學節的活動,他做的是正經事,有權批評任何人或政府。我這次表態不是為了撐馬建,而是針對事件,這牽涉對作家的自由與尊重。」早於馬建被大館「DQ」之前,澳洲華裔藝術家巴丟草(Badiucao)的展覽也因安全受到威脅為由,被臨時腰斬。眼見打壓如今從視覺藝術界延伸至文學界,董啟章明言情況嚴重。「之前曾經跟大館合作,過程是愉快的,我覺得下級的員工都很勤力,但如今上級作出如此決定,這次事件對下級員工來說,真的很悲哀。」


董啟章今日在臉書表示,決定以後不再出席任何由大館舉辦或在大館舉行的活動,直至大館為此事公開道歉。而得悉大館回應事件、決定重新提供場地後,董啟章表示一切要看活動是否能順利進行。「大館停止了一個錯誤的決定,但仍舊是為了自己的形象而勉強作出此舉,並不值得開心。」董啟章認為按照約定提供場地予文學節活動,是大館應該做的事情。


而馬建將參加的其中一個講座,同場的還有香港作家韓麗珠。早前,韓麗珠就在個人臉書上發表對文學與自由的看法:「文學和自由是密不可分的。因為文學在這個社會裡處於邊緣的位置,而其優勢也在於其邊緣,因此它可以是鋒利的。」她以作家的角度更深入地討論此次事件:「寫作的人透過寫作不斷提出問題,關於其所身處的社會、制度或生活裡各種人們早已習以為常的荒謬或不公義,關於生命本身,關於人在這個世界的位置,因為寫作令人必須誠實,或許,因此,它才引發了人們深層的恐懼,引發了禁絕和來不及的順從。」


鞏固陣線 藝術家周日研討

藝文團體「文化同行」亦於昨晚發起聯署,結合了文學藝術各界的聲音,相信對大館收回決定也有一定影響。「文化同行」成員楊雪盈則表示,馬建事件、乃至此前馬凱與藝術家巴丟草的事件,皆令香港文化界別、或是所有關心言論自由的人士感到震驚,是一種白色恐怖:「我們不僅開始反省,自由是否仍然存在?這些事件為香港的表達言論自由蒙上了陰影。」


在此次事件中,不少團體都站出來發聲、支援。楊雪盈提到,在大館收回決定以前,香港大學本將有行動、試圖協助尋找活動場地。而正在大館舉辦「日常邊界展覽——懶腰裝置現場」的藝術家鄧國騫,與一眾藝術家發起了「今天談在天空自由翱翔的鳥」研討會,討論此次事件以及言論自由、創作自由的命題。研討會將於11月11日(本周日)下午六時,大館的展覽場地舉行,也表達了藝術家們反抗的聲音。


「這件事對香港藝文界的意義獨特。」楊雪盈解釋道,大館由香港賽馬會支持營運,而後者更提供資源支持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JCCAC)、黑盒劇場等數個藝團,分派很多資源給文化藝術領域,以回饋社會。「大館與康文署等文化機構有本質差別——它不受任何人監督,因此問題發生時,我們只能靠自己的力量去表達和爭取。」


(撰文報導︰黃潤宇、劉平)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佬訊專欄】襪戀

專欄 | by 佬訊 | 2018-11-12

編輯推介

【無形.荷爾蒙】胰島戰役

小說 | by 穆琳 | 2018-11-20

【無形.荷爾蒙】航向崖邊的我

散文 | by 游靜 | 2018-11-12

話說金庸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18-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