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三十】詩輯:白魚蠟燭倒下燃燒了一卷雅歌

詩歌 | by  淮遠、廖偉棠、李顥謙 | 2019-06-04

觀眾
淮遠

每年這個時候
總想起媽的朋友林太太
那一趟她在電視看見
令她記掛了二十年的事情
但她沒有提及
丈夫是否在她身邊。

林太太在我婚後幾年辭世
她知道那一趟我跟她一樣
對着電視機哭泣的時候
還沒有妻子在身邊。

但其實看見那種事情
身邊有沒有人都一樣。

2019年5月25日


05569209392258667


卅年
廖偉棠

1
我們死去後
他們錯過了
一萬多次拯救我們的機會。
我們死去後
他們肅立像秋天的眼球
靜靜剖開,一萬多具
我的遺體。

今天有更多的死亡去麻醉昨天的死亡。
昨天,子彈卡殼
射出的是那隻摀住尖叫的手。
晚生的孩子每一年生日
他們都去偷掉一輛自行車。
三十歲,他們的成人禮遠沒結束。

晚安,中國
明天會有更多的死亡來殺死今天的死亡。
晚安,中國
是你自己藏起了鑰匙
最後自己也忘記了自己
走失在地圖的哪個角落。

2
經過三十年的念叨
死者終於全部南下這個城市。

經過三十年的改造
事發地點也終於南下變成這個城市。

就讓北京再次清空它的地圖
我們承受這不應該承受的霹靂。

再次結束自行車上的青春期
熄掉你的手機,那導航聲音是幽靈歌者。

茶包反覆浸泡直至餐桌佈滿血跡
一顆流彈取出置放在碟子正中。

下午茶時間過去了!
我們依舊被暮色舔舐,但我們有毒。

3
坦克疲軟
我們要開一枝黑色花
宣告:我們無罪,拒絕凋謝。
我們齊刷刷的手臂不是在呼救
我們剖開死亡的苞蕾
從子宮掏出自己。

廣場更名
不必有過路人夜哭
白魚蠟燭倒下燃燒了一卷雅歌。
我們水銀瀉地的舞姿不是在哀悼
我們的生只和生命有關
並把遊魂接進生的行列。

晚安,香港
所有未掀起的帷幕都將掀起
所有未結束的告別都將結束。
晚安,香港!
飛站的列車,我們都是乘客
不再抓穩扶手,因為雙手都拎滿炸藥。
昨天沒有骨灰,留給明天的飢餓。

2019.5.24-28.


5024116100889036


木樨地
李顥謙

維園、尖東、政總與金鐘
地鐵站裡沒有一個地方叫木樨地
就如我從來不懂形容白樺樹
從未見過北京下雪
香港的街道,亦不會讓人釋懷

我從沒有被坦克的槍桿脅在眼前
只有在影片裡看見血與屍體
看見黃昏出現的催淚彈
但我也曾經滯留灣仔
曾經在藝術中心呆滯而坐
確鑿地感受自身與城族的死亡

到此,催眠的號角仍舊響起
猶如那年滂沱失散的大雨
失敗者都在敗走
在枝椏,暴走的光
搶掉所有思辯者寧靜的黑暗

我從來無法抵達死者的木樨地
從來無法避免生者的喧嘩,從來無法
思索所有被視為失血的聲音
在所有被冠作形式化的詞語裏
我看見,水聲在腐蝕
變壞,存在於每一個流亡者的捲舌音

寂寥的星空逐漸消失
歷史的影子跟隨地面陰鬱起來
春夏之交,木棉花鋪滿了每一吋草地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致青春的遺書——談《無聊戲》

理論 | by 鄧志堅 | 2019-07-19

一念天堂一念地獄

時評 | by 譚蕙芸 | 2019-07-15

國王的玻璃鞋

小說 | by 安十五 | 2019-07-12

【字遊行.莫斯科】莫斯科那夜

字遊行 | by 張紫敏 | 2019-07-12

【引渡惡法】MEMO紙勇武抗暴小劇場匯演

報導 | by 虛詞編輯部 | 2019-07-11

《張岪與木心》自序

其他 | by 陳丹青 | 2019-0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