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監倉裡笑著跳舞:香港藝術節@大館《於無聲處徑相隨》

空間 | by  蘇麗真 | 2023-02-20

日暮時份,人群浩浩蕩蕩的在大館監獄操場出發,分成兩組,參與《於無聲處徑相隨》的觀默導賞。《於無聲處徑相隨》由上海創作藝術家小珂與子涵攜同 6 位香港表演者,於過去半年在香港及上海開展深入訪談,結集人們的故事與城市記憶,轉化成作品安置於大館的各個角落。


戴上一式一樣的口罩後,參加者變成一個集體,隨聲音導賞展開散步,一邊聆聽耳機中傳來的指示,一邊用眼睛尋找線索。大館前身是前中區警署、中央裁判司署和域多利監獄,高牆自外面世界劃分開來。我們在空間中潛行,體驗一場有關共情與共生的相聚。



走進監倉,一個羈留罪犯的禁閉空間,我們十多人圍坐在臭格中,用呼吸哀悼曾經擁有過的自由。彼時耳機響起跳舞歌曲,眾人亮起手機燈,照亮漆黑的囚倉,彷彿在苦難之前處之泰然,我們體驗了失去自由的剎那,卻伴隨音樂在監倉裡跳舞,有人坐在地上,有人站到石凳上,隨意擺動身體,在壓抑的年代裡找到一個情緒解放的出口。大館像迷宮,到處充滿橫街窄巷,我們肩並肩﹐三人一起穿過窄路,通過小路我們尋見彼方的一道光。一步一腳印,沉默而溫暖。



在遊蹤途中,我們看見遺在檢閱廣場中心的紅色高跟鞋,表演者穿上鞋子然後跑走,被我們跟隨追趕,令人聯想到紅舞鞋的童話,像西西弗斯神話一樣不斷跳舞的女孩,背負著一種命定的咒。也令人憶起一幅新聞照片,數年前在沙田新城市廣場兵荒馬亂之際,一名穿著高跟鞋的紅衣女人跑過一片狼籍的場景。



今夜月圓,耳機播起《月亮代表我的心》,我們隨歌聲走到操場,抬頭發現站在二樓上唱歌的表演者,我們互相揮手唱和。走至囚倉外的一處空地,我們躺在地上,在高牆的夾縫間丈量天空的尺寸。



隨後,我們在洗衣場石階間集結,屏幕上投映出有若塗鴉的文字,「smile」、「呼吸」、「循環」等等。參加者須認領自己手上的文字,跟其他人重組成有意義的句子,比如是「行走在邊緣去唱歌」,我的詞語是「撐起」。我們在無聲中撐起他人,也撐起這座城市,在夜幕中撐起半邊天。



在尾聲我們排成人龍,開始傳遞一個卷軸,上面寫有一段詩意的文字,末端接著一個紅色氣球,當紙傳達到尾聲,表演者將紙撕碎,氣球就此飄到空中,消失得無影無蹤。我們手牽手組成圓圈,感受陌生人掌心傳達的能量和溫度,像一個巨大的能量共同體。你有多久沒擁抱過陌生人?在遊覽的尾聲,聲音導航示意我們向身邊人一一擁抱。這天恰巧是情人節。自由不是免費的,擁抱卻是。



活動連結:https://www.taikwun.hk/zh/programme/detail/move-in-silence/1156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蘇麗真

素食女子,喜歡文字、電影、音樂、旅行、動物。

熱門文章

繁花番外:王家衛的執念(上篇)

影評 | by 李照興 | 2024-02-08

編輯推介

《蒼鷺與少年》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4-02-22

【教育侏羅紀】校舍

教育侏羅紀 | by 孔銘隆 | 2024-02-20

火車

散文 | by 蘇苑姍 | 2024-0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