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日公休》小品裡的懷舊

影評 | by  石啟峰 | 2023-06-16

「剪的是人情,留的是思念」是臺灣電影《本日公休》的宣傳語,恰如電影本身,點出了細膩而輕淡的懷舊情懷,劇情溫馨而不落俗套。然而,這部電影所懷的是甚麼樣的「舊」呢?


傅天余身兼《本日公休》的編劇和導演,以她的母親經營家庭理髮店作故事藍本,抽繪了在臺中某個巷弄裡的舊式家庭理髮店,理髮阿姨阿蕊如常營業,替相熟客人理髮。某天,一通電話讓阿蕊得知一個老客人因病無法出門,他的家人就拜託阿蕊遠赴另一城市到門服務。


故事也講述了阿蕊與子女的關係,稍微帶出了各自的生活困難。阿蕊年中無休,生怕客人要理髮時找不著她,即使子女連番反對,她仍決定於店外掛上「本日公休」的告示,盡她能力上門幫助老客人理髮。


阿蕊的選擇不僅體現了她堅守傳統理髮的理念和技藝,還蘊藏了角色對人情味和懷舊的執著。前女婿阿川身上也能看到同樣的性格特質。角色的這份執著是幾乎是罕見的。



新與舊的碰撞


文首提及懷舊,英文nostalgia一詞源自希臘文nostos(回歸)和algos(痛苦)兩個詞語的組合。懷舊情感始於現況的痛苦、不滿和失望,人們才會需要逃遁到美好的過去想像,尋求一絲撫慰。


在風雨飄搖的當下,回憶過去讓人們感受到一種實實在在的安定感,因為已經發生的事情總是不會改變。德國哲學家華特·班雅明(Walter Benjamin)補充說,每當人們懷緬過去,都帶著此時此地的思想出發。正如《本日公休》呈現了多個面向的新舊比較,當下和過去之間產生了碰撞,懷舊的情感油然而生。


電影首先從傳統理髮和新式理髮的比較入手。阿蕊年輕時師承理髮老師傅,堅持每一個步驟都不能少,一入行就做了四十年,甚至比客人還要熟悉他們的後腦勺。同樣是理髮師的女兒阿玲則主張講究效率的百元理髮(即香港的「快剪」),認為性價比高才是未來的大趨勢。


老派的阿蕊一輩子只會做一件事,與日本人的匠人精神有些相似——兩者都是基於對技藝的堅持和執著。然而,堅持傳統的意義變得日漸薄弱,不禁讓人思考,這是不是留在舒適圈的藉口?


電影另一層的比較,集中於兩代人的價值觀。老一輩,如阿蕊,重視維繫情感關係,相識多年的客人就像朋友一樣,不時打電話詢問他們的近況,提醒他們要來理髮。子女通通離巢,但是客人還在。加上,即使她多年未有與老客人碰面,一聽到對方病重的消息,就毫不猶豫地答應上門服務。


相反地,阿玲的客人卻隨時更換髮型師。對他們而言,髮型師只是提供服務的人,而非朋友。她亦提議採用電子系統來自動提醒客人理髮,免卻了多餘的溝通。可見,客人在兩人心中的地位大不相同。


至於家庭,阿蕊是個典型的華人母親,總是覺得人生一定要有伴侶。兩個女兒,不是離婚就是被出軌,但阿蕊仍不願意她們與另一半分開。對於年輕一代的子女而言,這些思想只是迂腐。


面對種種質疑和衝突,阿蕊豁然道:「人生不是這樣算的。」


電影及至尾聲,經歷讓她重新理解人與人之間的緣分。跟再婚的阿川道別時,眼神滿是不捨,她還是由衷地送上了祝福。


今天,雖然人情味在城市中不至於蕩然無存,但已經不再是普遍存在的特質。追求效益的社會總是鼓勵人們自顧自地生活。《本日公休》沒有判斷孰是孰非的意思,反而只是以這個單純的主題,喚起了觀眾的懷念情感。


//同款喔?同款就好!

是咱最常講的一句話

你眼睛閉著 笑吟吟

三千煩惱 過我的手

就像清風去無痕//

——同款(電影《本日公休》主題曲)



臺語的多重意義


此外,整部電影以臺語為主,只有在少數臺北場景中,一些年輕的角色才會使用國語。


相對而言,國語是臺北等城市的主流語言,因此臺語顯得格外純樸,更能勾勒出家和鄉的象徵意義。例如,阿蕊與老客人閒談或是唸叨子女時,他們都會使用臺語。從這些日常的人際交流中可見,臺語不僅只是某個角色的語言習慣,而是一個社群的共同語言,體現了家庭、鄰里關係的情感紐帶。所謂的人情味,聽起來有點空泛,但正是在這些緊密的人際關係中體現出來。


若將視野由電影本身,擴大至臺灣的流行文化領域中,非國語的作品一向未見盛行,能夠走出本土,面向世界的更是屈指可數。即使是較為人熟知的八點檔鄉土劇,在年輕觀眾群的眼中,大多流於一種土氣、粗俗的刻板印象,例如Instagram上就有不少揶揄臺語劇的迷因(meme)。


然而,近年來出現了越來越多成功的臺語媒體作品。臺灣獨立樂隊茄子蛋以臺語歌曲打入主流市場,進入樂壇熱門榜單。《本日公休》似乎也成功克服了刻板印象,帶領本土語言跨越舊有的限制。


不知道其他被定性為「方言」的語言,當面臨邊緣化的危機時,是否也能成功扭轉命運呢?


總體而言,《本日公休》是一部溫暖人心的小品電影,回歸樸實的方式,呈現了人與人之間的情感聯繫和家庭關係的意義。但是劇本仍有彆扭之處,部分場景中的對白略嫌生硬,說教的意味甚濃。不過,聽著阿蕊的對白,我不禁想起家中長輩的嘮嘮叨叨,即使不諳閩南話,心裡還是掀起了一陣陣熟悉感。


《關於我和鬼變成家人的那件事》的現實感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石啟峰

主修文化管理及翻譯,曾獲古詩翻譯獎學金及青年文學獎。正努力探索工作以外的文字的可能性。(instagram: @oddstoneout)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虛詞・◯】一對母子

散文 | by 廖子豐 | 2024-05-26

《喧嘩的碎片》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4-05-26

【虛詞・◯】三維福音

詩歌 | by 石音 | 2024-05-24

見山還是山

散文 | by 善喻 | 2024-05-22

抱抱良音

散文 | by 黎哲舜 | 2024-05-21

【虛詞・◯】懸浮的空心

小說 | by 李曼旎 | 2024-05-18

【佬訊專欄】爆檸

專欄 | by 佬訊 | 2024-05-05

【無形.同病相連】太空漫遊

詩歌 | by 陳康濤 | 2024-0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