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實芳言》:豪華陣容,輕盈故事

影評 | by  劉建均 | 2019-12-31

豪華陣容,輕盈故事。憑《小偷家族》(“Shoplifters”2018)獲頒金棕櫚獎後,是枝裕和走得更遠,赴法挑戰外語電影《真實芳言》(“The Truth”2019),甚至找來全球最頂尖的演員參與演出。這部威尼斯影展開幕電影算不上經典,幸而是枝裕和不至水土不服,他對於家庭題材之掌握已經駕輕就熟,成功衝破國境藩籬。這是一道精緻法式甜品,幽默、輕鬆卻仍精準、窩心。


《真實芳言》玩味之濃在故事和卡士已經可見一斑。嘉芙蓮·丹露(Catherine Deneuve)飾演高傲巨星Fabienne,茱麗葉·庇洛仙(Juliette Binoche)飾演編劇Lumir,伊芬·鶴基(Ethan Hawke)飾演二流電視演員HankFabienne出版回憶錄,女兒Lumir、女婿Hank和外孫CharlotteClémentine Grenier飾演)一家三口從美國回來作慶祝,但這本叫《真相》的回憶錄其實充滿了謊言和隱瞞,勾起了一段段往事。同時Fabienne接演了一部科幻電影,患有不治之症的主角要在外太空續命,多年凍齡,卻要見證女兒逐漸由孩童變成了老人,Fabienne飾演年邁的女兒,其接演原因在於領銜主演ManonManon Clavel飾演)據聞很有昔日對手Sarah的影子。


是枝裕和透過演員和故事玩後設遊戲,巧妙剖析家庭成員對真相的各種態度。Fabienne認為真相很「無聊」,回憶錄旨在滿足影迷的想像,但若放下演員包袱,真相就會隨着她的心軟浮現。Lumir對真相耿耿於懷,以便利貼記下母親在回憶錄撒謊之處,甚至拿着回憶錄跟母親對質,最後卻以善意謊言維繫親情,同時她的記憶未必準確,管家LucAlain Libolt飾演)叫她別相信記憶。Luc想辭職照顧孫兒,因為Fabienne沒有在回憶錄提過他。Fabienne在回憶錄指前夫PierreRoger Van Hool飾演)死去了,但Pierre根本沒有在意。Hank不太懂法語,事業未見突破,但他是一位好情人,看穿FabienneLumir的心結。


逝者、志向、羈絆、血緣、食物、玩具⋯⋯是枝裕和技法仍在,而且即使這些元素略嫌套路,也未至於了無新意。Manon的角色、科幻電影設計有趣,令逝者Sarah在片中有一個存在偏差但相近的形象。SarahFabienne搶走積極準備的角色,但Fabienne寧願做壞母親也要做好演員,LumirSarah更親近,於是對Fabienne而言Sarah搶走她和Lumir的母女情,Fabienne也因此為了Lumir出演《文森森林的女巫》,是枝裕和再把這個背景跟烏龜Pierre扣連以加入超現實色彩。筆者在懷疑科幻電影的細節也許還有更多玩法,但目前的成品算是相當不錯。


後段母女的和解戲,是枝裕和竟然把常見元素拿來作戲劇轉折,避免俗套之餘使影片的玩味升華,令人驚喜。家庭成員和解不是有愛就可以達成的,當中坦誠、瞞騙需要「雙管齊下」。相比《海街日記》(“Our Little Sister”2015)的打開心結後總能雨過天青,本片的和解無疑較「高級」。丹露有很大的發揮空間,角色情緒豐富——自信、毒舌、遺憾、恐懼、頑固、敬業⋯⋯在事業上堅強,在家庭上脆弱⋯⋯筆者相信這是她近年的最佳演出,也是演藝生涯中的重要角色,庇洛仙的角色略嫌扁平,但也不乏飆戲時刻,這還是兩位法國女星的首次合作,晚餐對峙一場可謂火花四濺。鶴基也是恰如其分,演活角色的尷尬處境和情感調劑。是枝裕和舉重若輕,透過輕盈調子、後設背景外化自己對家庭的理解、真相和記憶的關係。


然而《真實芳言》的確存在硬傷,而且未必關於外語電影拍攝。是枝裕和外化對家庭的觀察,卻難言提出更加高階的思辯,眾星雲集也不打算挑戰《秋光奏鳴曲》(“Autumn Sonata”,英瑪.褒曼導演,1978)級別的深度,有點可惜。他亦逐漸囿於耍小聰明,劇本愈來愈多金句,箇中詩意卻被匠氣淹沒,影像詩意更是稀薄(事先畫好分鏡劇本的《幻之光》(“Maborosi”1995)也許還要理想),最有詩意的鏡頭乃屋外風景、煮食、眾人舞蹈、Lumir一家人逛街,其他彷彿都只是功能化地為劇情服務——作者色彩有逐漸消散的危機。HankCharlotte的戲劇作用略嫌重疊,Charlotte作為孩子更方便在家庭成員間穿針引線,於是Hank在戲劇內外的位置都同樣尷尬,他和Lumir的戲分理應多點。


最後特別談庇洛仙。她作為演員勇於跳出舒適區,一直挑戰外國導演、外語電影,而且當中不少都有後設、虛實模糊意味,當中包括《巴黎怨曲》(“Code Unknown”,米高.漢尼卡導演,2000)、《偷拍》(“Caché”,米高.漢尼卡導演,2005)、《似是有緣人》(“Certified Copy”,阿巴斯.基阿魯斯達米導演,2010)、《坐看雲起時》(“Clouds of Sils Maria”,奧利維耶.阿薩耶斯導演,2014),也一直等待跟是枝裕和合作。是枝裕和參考了《坐看雲起時》(尤其是科幻電影、新晉女星的設定),修改這個多年前寫下的劇本。在賦予角色生命力之際對媒介本質、戲劇層次有極高自覺,轉置真實到創作內,如今最能夠在真假之間遊刃有餘的演員,庇洛仙當之無愧。


如果談到是枝裕和後設作品,忠實影迷也許傾向作者色彩濃厚、他早期的《下一站,天國》(“After Life”1998)吧,但《真實芳言》始終印證和奠定他在家庭劇的地位,不論日式料理還是法式甜品也有一手。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劉建均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虛詞.酒店有落】貝殼

小說 | by 盧真瑜 | 2020-02-21

【時代抗疫】瘟疫

其他 | by 跂之 | 2020-02-23

《上流寄生族》小輯

專題小輯 | by 查映嵐、凌志誠、麥曦茵 | 2020-02-20

大規模Domestic Violence

散文 | by 白水 | 2020-0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