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爭時代】對「人生如戲」的初階體悟

散文 | by  朱少璋 | 2019-07-26

都說「人生如戲」,畢竟口講容易,箇中道理,不易參悟。

總有貌似道行高深的人,既不隱世,也不面壁,卻偏愛攘臂而前,搶先發表對大事件大風波的高見,而尤其喜歡以「戲」作為「高見」的萬能視點。無他,以「戲」論人生論時事,所需的智力成本極低,但給人的感覺卻是高深莫測。不需提供具體、客觀的論據,評論任何事都只一句「都是按劇本演戲」,就可以滿有「玄機」地用來解釋中外上下幾千萬年的歷史大事,用來評論時事就更是輕而易舉。一招,就可以走遍古今中外大江南北。


「都是按劇本演戲」的思維模式,既夾雜一些低級「陰謀論」的牙穢,也帶點「顏色革命論」的餘唾。但這種思維亦有別具之特色,就是深信大事件大風波的發生,一定有「幕後編劇」挑撥生事,而參演的只有「受害者」和「被利用的加害者」;所有在事件中的參與者,都在自覺與不自覺間合演同一個劇本。據此,相關的事件無論多複雜、多特殊,分析起來都非常容易。例如:現實中做壞事錯事的一方,是劇本中的受害者,就是幕後編劇要針對的對象;現實中控訴惡行要求交代的人,在劇本中是一群被編劇利用的加害者。

類似說法是用不着論據的,因為只是一點猜測估計,一種粗糙的類比,經不起詰問與深究,若回答,則大概都是「你識D咩吖,懵盛盛畀人利用咗都唔知!」回答的時候要加上一派橫秋的老氣,諱莫如深,令發問者望而生畏,既畏,發問者那「蘇格拉底的舌頭」就不敢再動了。「都是按劇本演戲」,是一副「萬能」框架,可以套用在任何一件史事或時事上。也正因如此,這種思維的價值是很低的。不過,每當政府做錯事而面對汹湧民情的時候,這種思維就很有利用價值:反對政府惡法者,都是被編劇利用來找碴生事的人,政府的所謂「錯誤」,都是幕後編劇安插上去的,是用來煽惑群眾的藉口——像這樣的分析實在太有趣了,在現實中犯錯的政府在劇本中卻永遠扮演受害者,天下間再沒有不是的政府了!因為政府一切的「不是」,都只是別有用心的幕後編劇杜撰出來的情節,情節嘛,當然都是子虛烏有。

「都是按劇本演戲」屬於惰性思維,雖會令人麻木、不仁、愚昧,但卻極受「阿Q」或「鴕鳥」一樣的執政者歡迎。一些專為當政者文過飾非的學棍、文妓或傳媒嘍囉,也常用。但說也奇怪,這些年來,採用這種思維的市民竟漸次多起來。這種現象頗令人擔憂:在文明先進的社會裏——如香港——具一定教育程度的市民都懶於獨立深思,卻愛用「都是按劇本演戲」的罐頭思維、即食思維去理解、去淺化對切身有深遠影響的大事;是民智未開、是文明倒退的現象。

六月以來,以林鄭為首的政府一手掀起了一場世紀完美政治風波,餘波未了,瀆職風暴又起,7月21日居然在元朗上演極其迫真的兵賊串通毒打市民的醜事。如果,如果這些事真的自始至終都是幕後編劇用來坑害香港政府的情節,那麼,政府在政治舞台上的種種府腐敗無能以及警隊勾結黑幫的瀆職醜行,我敢說,就是政府、是警方藉機假戲真做,而且越演越投入,投入得幾乎是病態地無法抽離角色。

我是寧願相信:戲劇情節也好現實人生也好,是非黑白都不會顛倒不應顛倒也不容顛倒。名劇《蝴蝶杯》有盧世寬游龜山恃勢行兇的情節。劇中盧世寬因欲強買一尾珍貴的怪魚,把漁翁毒打致死。話說飾演盧世寬的演員藉機假戲真做,依劇情演出卻真的把扮演漁翁的演員活活打死在台上。你,作為道行高深的觀眾冷眼旁觀,居然一邊吃花生一邊說「都是按劇本演戲」所以編劇是坑害搆陷的主謀因此漁翁該死盧世寬無辜;連台下那些代抱不平高喊殺人有罪的觀眾你都認為是被煽動是被利用是別有用心——請問:這說法算不算低智?算不算涼薄?是不是顛倒黑白是非?

以上,是個人對「人生如戲」的一點點初階體悟——不成熟,但若合乎人性,已經很好。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朱少璋

香港作家,香港浸會大學語文中心高級講師。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抗爭時代】悼亡者詩輯:哀悼這萬家孤墳

詩歌 | by 周漢輝、陳子謙、勞緯洛 | 2019-10-14

輪椅上的聖母

小說 | by 盧卓倫 | 2019-10-12

共同的距離

散文 | by 陳子雲 | 2019-10-11

香港未睡

詩歌 | by 陳滅 | 2019-10-10

【無形・黑】黑

散文 | by 沈旭暉 | 2019-10-08

觸碰難以觸碰的星空

散文 | by 何潔泓 | 2019-1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