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兩首︰〈鐘錶師〉、〈其後〉

詩歌 | by  陳李才 | 2018-12-19

〈鐘錶師〉
再次提早燃燒

舊房子

緊閉窗戶

過時的招牌懸吊

空中,鐵鏽

吃掉了半條街道

臨近最後時刻

他仍獨坐,暮光

一再錯過的後樓梯

當時間失靈

還有人執意

來到玻璃櫃前

尋找救贖,仍相信

壞掉只是壞掉

完整始終完整

於是

他純熟地揭開

回憶蔓生的

底蓋,象的眼簾

所有日子藏於細密皺褶

保存,悠長之後

刻印腕上

齒痕無法更厚

會復原的,像最初

甚麼都還未發生

像幾十年風景

僅僅蓋上

便翻開

一幅巨大布幔

又夜了

他避過滿街燈火

回家,一人

一直守住那個秘密

一隻錶以為自己是時間

而總忘記

指針只會訴說

不曾書寫


〈其後〉

天亮未亮時我提早告別

她,仍睡在微暗裡

有人從清晨開始打掃

鋪滿街道的不安

還有甚麼——除了落葉

一封封打開的樹的遺書

擱於柏油路上

甚麼都看見

甚麼都看不見

有人如常行走

繞過斷樹

倒下的棚架

許多無法辨認的垃圾

也無法辨認我們

風暴之後,只有

在風暴與風暴之間的狹縫

撿拾自己,記得九月

預感一切將要發生

預感一切不會發生

像那時候世界

搖晃,為了不至於倒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香港斜巷

詩歌 | by 陳滅 | 2019-12-06

生命與麵包

散文 | by 張婉雯 | 2019-11-25

致理大留守者

詩歌 | by 逆彌 | 2019-11-26

《我好奇(黃色)》五十年後:未曾過時的激進

影評 | by Mike Kwan@映畫札記 | 2019-1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