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眠者情詩

詩歌 | by  黃鈺螢 | 2019-01-03

失眠者情詩

黃鈺螢


第一夜(我很久沒有失眠)

兩個失眠的人
瘋狂偷窺
對方以上相關的活動
在等待著我們 各自
睡了
還是期望 繼續一起失眠
風吹哪邊 我們就往哪邊倒

結果失眠 變成了繼續失眠的理由

原來是會傳染的 月光
好像一種新的生活方式
燦爛
溫柔 又絕望
因為寂寞 所以心地不好


第二夜(你寫了一段詩,我坐上同一班夜車)


夜的邊緣 在站台上我們遇到
一群全身黑衣服的男子
涉嫌互相祝好
整齊著眼淚
我流著種種暗示說 好
你自己也好好保重身體
在下一個人之前
其實難度在於 這次真的不可以
不可以再度出現
而我也不好意思讓我們遺忘
蜂巢裡面的膜
蜜糖及其他
你看到過了這個世界 了然
的樣子
而因此一直卡在一片空白的感覺裡面
好奇上前詢問是否可以承受
你有看到嗎
總是覺得 總是在
總是最後 總是不要把自己當成自己的
這樣才能真的
為了


第三夜(我望著電話屏幕試圖找誰)

家裡 總是有人
生活 總是 像飛碟的煙灰缸
懸浮著種種暗示
猩紅比藍綠可惡
總是在最後關頭 提示你不要睡著
總是在寫詩
在一起飛行的夜裡
在一起看過一點色情文學的
我們
在下一個小時就要開始準備工作的關係
總是覺得自己好惡毒
好多好多不安
緊張 又是甚麼意思
你有多久沒見過這麼多次的新朋友了
這樣的夜
有時候偶爾還是會想
月光灑鹽
不好看 但還是會繼續愛著


第四夜(今夜月色平靜,像五毛錢的糖果)

我們游到海裡去
在水的中央
我們背對神諭
面向深淵
永恆 就在不遠處
歲星期待
水草繞纏
如再次出生的孩子
我可以為你的似笑非笑一再死去
濕潤而曲折蜿蜒
你探索我不曾言及的
重洋重浪
我知道你所有的缺點
但都可以


第五夜(我們用手擘開餅代表天亮)

十一時五十九分
如果睡眠是把時間像牙膏般擠壓
那麼座駕已經準備好
把隨行的王子變成南瓜燈
如果跳舞是乘搭特慢的輪船過海
滴答滴答
樓上滾下來的香煙熄滅
在水中央人仍然等級
但願永不靠岸
如果可頌的意外像剪紙成的士兵
血肉齒骨
失敗者都忙著孔雀開屏
始末馬上被分手遺棄
蜜糖和奶混合的油香幫忙分擔負能量
這夜不會長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黃鈺螢

在大學教性別、文化和歷史,兼職籌辦女性電影節,著有詩集《無用的晶瑩》。

熱門文章

生命與麵包

散文 | by 張婉雯 | 2019-11-25

編輯推介

香港斜巷

詩歌 | by 陳滅 | 2019-1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