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三首:〈人〉、〈匕首〉、〈孤囚〉

詩歌 | by  五口 | 2021-04-26

〈人〉

1.

我聽到自己的嗚咽聲
從遠方
如火車汽笛聲傳來
車上載滿我所有財富——
我深愛的人們
我的歲月,和我應該擁有過的青春
我目送它們
在蒸汽中——
駛向明日——
窗內一幀幀畫面快速路過我——
在眩光裡縮成一團——
一 點。——然後,甚至是昨天——
今天——一切都消
     失
只餘下蒸汽和
汽笛聲 久久迴響
在一片空曠中 自遠方

2.
我驚訝地看著四周
兀然地自大地升起
在氤氳中消逝
然後大地和天空迅速裂開

成 無數碎鏡


到海洋最深處
腳踏玄冥
手無一物。我伸手嘗試捉住什麼
只有 一陣風吹過——
我看見自己的腦

     殻
  被掀起
一群烏鴉和白鴿飛出——
翅膀寫滿密密麻麻的文字——
一首首 我未曾想過寫過 未完成
也不會完成的詩
——飛向虛空
尾隨其後 是我的頭顱——連著眼耳口鼻
——連著我的軀幹——帶著手 腳 撚
一同遠去

剩下一根寂羽
 永遠
  飄零

3.
獨登幽州臺
沒有墓碑 沒有你的屍骨
才發現 人 不能踏上同一座幽州臺
面前只有 一場暴雨 亙古不變地
下著 一滴滴雨水打進大海
沒有漣漪 只看見眾多雨水一併反映
某個模樣
雨 有始有終
再早些甚至沒有人
再晚些便沒有

   人


〈匕首〉
——致博爾赫斯
和其他匕首
我不崇拜英雄和神明,
只崇拜一把把無名匕首
——圄
1.
已經多久了
靜躺在宛如靜止的歲月中
等待著被握起
你的王者之夢如老虎沉睡
卻永不衰老 只有血跡,而非鏽跡斑斑
在一整片黑夜前 自那些暗紅的血中
隻身散發 夕陽的金光
冰冷而飢渴地尋求——
殺 戮

2.
面對龐大的謎團
我曾痛恨父和蛇語
固執地像貧窮的守財奴
以時間坐擁著一堆空箱子——
自己的屍橫遍野
也曾如Sphinx獨守懸崖
與海浪不倦地朝天敲打 自己
等待未來 以答案如劍
在朝時 直刺我心 讓我偕同夕陽
圓滿地死去——
直到你鍛造的吼聲如雷
穿過死亡 把我擊中 我就忽然從睡夢中覺醒
直面這諸神的黃昏
緊握虛空中浮現的匕首
砍倒以生命澆灌的松樹
不爲烤火 造像 卻要把它
削成十架——以倒揹之
再刺瞎自己——
把黃沙歸作黃沙,而非黃金
把獸要遭遇的,歸作人要遭遇的,而非不虔誠之咎
把位於童年的肋骨插入胸口
把過去削成瘦削的紙船,
——以人,以一個人,以僅僅是一個人的姿態——
帶著逆十字,乘之,從海市蜃樓中掙出
於貧瘠的大地上,以血為江海,手為槳
駛向世界的
更幽深之處

3.
我知道你渴求殺戮
我知道我將重複殺死自己
將一個個頭顱獻祭給你
我知道我將以畢生鍛造另一把匕首
像以落雪的速度奔馳成白虎
在月光下反復淬煉自己
乃看見所有真正死去的人
如何如螻蟻如盤古
在巨大黑色謎團中央,以繁花枯萎之勢
撐開一片——儘管只有一片——天地
使幽暗的真理和希望暴露在日光下
我們——一把把匕首永遠
深插該處如路標,如森 林
在永夜中 擋下 最 深的
黑暗——
我乃看見自己
展——開——
——成爲溫暖的雪原——
像白紙忍受 這一切 苦難

4.
已經多久了
我夢見並等待歲月摺疊
將白虎和老虎捲起
像如傷口般的新月
像如鹽落在世間的白雪
埋葬在夜空的 最深處
叫所有駐足凝神
如Kant凝望星空的人
聽見厚重的 浮光 躍金
如暴雨 如冰雹 在空中永遠地迴——盪——
然後如艱苦的Pythagoras
和其門徒一早預見般
像Thales被龐大謎團吸引
墮入深井——
墮入不眠的永夜——
墮入清醒的王者之夢中——
決定從虛空中握起我們,直至自己
自己也加入這永恆的
合唱——


〈孤囚〉
——致博爾赫斯和時間
已經太久了 這自身的孤囚
久得甚至忘了 自己
久得似想像中 自己之外的
     存在
因為你註定無法找到一雙眼睛
在你缺席的場所 永遠和自己對望
只好把淚水
畫在自己身上 並凝望一切存在
一片被它 永遠打出微波的
     鏡
或消散 如每個在你懷中的存在
自始就被你的孤獨和憐愛打濕
然後化為塵埃
而你
始終目睹一切
的確很冷 在你出生的時候
於是你向那如站立的奇跡般的火光伸手
越過盼望 把後來被人命名為奇異點的火光
納入懷中 再也無法分開
眨眼間這火光卻分散開去
把你的心 扯得很遠,很碎
然後愛上抽恒星 看著微小的光芒
即亮 即滅
一開始是一顆 然後是十萬顆   十億顆
慢慢 你身上多了許多灰燼燙成的
空虛
也愛上看海 同時俯視無數海上
潮漲 潮落 日出
     日落
彷彿這樣就可以把自己
丟棄
你眨 眼
就忽然看到有人存在
於是越過絕望
細語 呐喊 細語
卻始終 沒有任何回音
於是你書寫
把存在譜在他 在他們身上
儘管未有人從 任何一劃皺紋 看見



卻不能排除有誰明白的可能
於是繼續書寫
書寫直到自己去到
不存在的
盡頭
看著我們散去
如同其他塵埃
如同歷史在歷史中洇淡
你卻一直在你當中
像颱風的風眼
在時  間  當中
也像我們在自己當中
始終身處自己的孤囚
以一切為鏡
目睹自己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五口

中大哲學系二年級生。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字在食.素女經】素食新詩三首

詩歌 | by 蘇麗真 | 2021-09-17

中秋

其他 | by 曹疏影 | 2021-09-16

《無遮鬼》小輯

書評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1-09-09

【無形.全文追星】神在沉默

小說 | by 張欣怡 | 2021-09-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