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兩首:〈活著〉、〈抑鬱〉

詩歌 | by  五口 | 2022-01-15

〈活著〉(組詩)

〈我們〉

破碎的日子在風中搖曳

發出風鈴般清脆之聲

我久坐整日

靜待記憶像灰塵

在陽光中沈默

沉澱在角落

長成一條夢的隧道

一顆樗樹

我伸手指嘗試拭去

只見指尖發黑

角落依然  佈滿灰塵

窗外

雲   從天空的一端

飄到另一端

帶走暮色

日復一日,吸盡陽光的你們

將變得更飽滿

最後像葡萄熟透

落在世界早為你們編制好的

搖籃上

我們

無論躺著坐著

站著跑著跳著

睡者醒著笑著

哭著喊著靜著

活著死著      我們

就算跑到無何有之鄉

都仍面對著

世界

〈一剎那〉

闔眼

平靜的時刻毫無預兆地降臨

我聽見自己心跳

一聲聲  如喪鐘鳴

擴散在曠野中 永遠尋找著盡頭

我看見 窗外 密涅瓦的貓頭鷹

叼著我的頭顱 在黃昏時起飛

飛到世界邊沿——那裏先賢的頭顱堆積如山

面目模糊——

然後把它釋下

於是它老實地滾到山的邊沿

作了房角的 第數之不清個石頭

形成新的邊界

然後和弟兄姊妹的眼睛一同睜著

永遠驚訝地 看著日夜相代乎前

而我們安息在

死裏


張眼

我看見無數人營營

卻一無所往

我獨若遺

一手護著火苗

一手端著靜靜焚燒著的自己

我繼續不斷走向遠方

漸漸祭獻自己

隨氤氳昇起  獻死於更圓滿的

自己

我聽見回聲沉默

於是敲響自己

像敲碎教堂的

   鐘

當另一個我

唱著楚狂之歌

在夕陽下經過

浴火的我

在一根羽毛飄零

輕吻於地之時

〈想像中觀雪〉

白雪不斷地下
絕對地。朝著其它白雪
朝著春天和陽光——

——沒有白雪
所有的白雪都已被寫上紛雜
不能擦去的   文字
然後忽然落在某片雪地上
在日子裏
註定以私人語言歌唱著
直到在春天和陽光的擁抱下 閃耀著
流到  回到大地深處
或由河入海
或某處  或窗前
我的  眼眸下
——而我從未看過雪
只是把自己放在一張長空桌前
久坐在中間
盯著面前的雪地  兩邊的十二人
和座位的 主 人
曾經——乃至如今何在

窗外的雨提醒

把自己從座位拿到
現實。我拍檯起立
掃走桌上的塵和舊書
轉身而去。走向無人知曉的某處
以一度缺席的雙腳

〈抑鬱〉
有時,海水忽然就淹過身邊一切,然後人就坐在扁舟上,除了人和船,什麼也沒有。人是赤裸的。眼可見之處沒有陸地。天上沒有浮雲,沒有藍色的穹頂,頭頂上,是一片灰色低壓著。世界如此空曠又偪仄,遠離著它,又傾倒過去。所有空間注視著它。身體。不冷不熱不暖。嘴巴。像鉛筆痕被擦去。食道。的所有空間被填滿。不斷往腳下。

墜落⋯⋯


詩兩首〈鏡衢〉、〈選擇〉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五口

中大哲學系三年級生。

熱門文章

姜濤〈作品的說話〉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2-05-13

編輯推介

【無形.防空洞與避難所】 一路向歐

散文 | by 區區愚生及安迪 @ Gunslinger 不曾遠去的硝煙 | 2022-05-25

梅艷芳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2-05-24

窺探者

小說 | by 盧卓倫 | 2022-05-17

看畫展的日子

藝評 | by 古可欣 | 2022-05-17

侵略詩輯(四):島是山鳥是山烏更是山

詩歌 | by 崑南、驚雷、鄭子健 | 2022-05-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