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形.荷爾蒙】航向崖邊的我

散文 | by  游靜 | 2018-11-12


在台北T吧聽著各種絲連藕斷的情歌,65歲、帥得無懈可擊、後更年期的一身紳士輕輕靠過來說,現在許多年輕T朋友在打荷爾蒙針來更換性別,但我們對荷爾蒙究竟是啥東東卻幾近一無所知。各種荷爾蒙治療,創造各種新人類,據說創造各種新性別。我低頭無語,對於今天已然成為政治不正確,對於同志社群的走向,對於人世的關懷。P作為成長於50年代的美洲老T,經歷過雌雄激素在一個身體最內裡最輝煌最優雅的磨合與調校,擺平各種冷熱戰爭不動聲色來到這遠東小島後殖民日式酒吧一角安坐我身旁。對於荷爾蒙,我們知道,有一種鳥或人。


荷爾蒙。歐詞中用。歐洲,所有現代知識的來源。我們的所有,源自我們所有的被掠奪。所無。雌雄激素,中文被現代後的無能。雌雄,我們給身體的名字。身體的分類。名字和分類,賴以認識還是避免認識世界尤其自我的方法。


書寫。荷爾蒙。有人說《裙拉褲甩》一本小書數十年受文青垂憐,不因別的,只因文氣荷爾蒙爆燈,與荷爾蒙永恆滿溢又無處宣洩的華文少年臭味相投。我永遠不會認得「真相」。甚麼是「真相」。V第N次爬在我身上時說你陰核大得像條小雞雞這就是傳說中的雌雄同體嗎。K說我從未見過這麼小的陰核好難找啊。所有身體都是真的,卻不關乎真相。身體,生的媒體,最根本的秘密,不斷提醒我們知識的無。


男人的陽具又叫陰莖。女人的陰道可否叫陽器。激素由陰莖,也由子宮生產。是T/E激素製造性慾還是性慾製造T/E激素?這是一個辯證所以也是一個陰陽的問題。Testosterone,一個很很很難唸的字。薄且軟的舌在齒間繞著三個T顯得粗大笨拙。Estrogen,貼在妳身上一片片的圓不知道作用,不知道是加強還是減低歡快。晚上會變成人狼還是殭屍。地車站風乾後的尿味酸酸的從窗邊飄入來,夾雜著街角囤積的testosterone,這是紐約。我住在中城西邊又名地獄廚房,歷史悠久的紅燈區。空氣中慾望的味道。


我之為我,我要甚麼?甚麼是幸福?我們窮一生問的問題。比較幸運的人會找到答案,有人說答案永遠來得太晚。答案是給我還是給荷爾蒙。是我找我要還是我的荷爾蒙在找在要。是我還是,我獨特的T與E雞尾組合,在言說。是我的testosterone在航向你的estrogen,還是,與妳氣味接近的testosterone,與妳氣味接近的estrogen在類聚。如果我身體內不同的荷爾蒙在不斷轉化、重新編譜,我們時時刻刻的要,在空氣中散發,自然也在變。昨天的慾望不是今天的。昨天的幸福,空氣,或所謂答案,是昨天的。我們如何到達。是激素妄想到達,要到達,但圓,有涯嗎。佛說的無邊,就是這意思嗎。


自幼多夢,睡淺。中醫說,不怕,我替你調。現代心理學發明新世界也發明了潛意識,這就是荷爾蒙嗎。養肝就是養命。肝酵素與荷爾蒙是近親嗎。西醫目前發現肝臟有五百多種功能,造就過千種醫學反應。目前沒有任何人工器官可以模擬肝臟功能。據說肝病患者激素減少,性慾下降。主宰激情的中樞不是心,是肝。心不過維繫溫吞的生命。肝火。普羅米修斯與雅典娜共同創造了人類後,不忍看著人求存之苦,不惜助人偷火致觸怒宙斯,宙斯為了懲罰人類,把潘朵拉的盒子放到人間,再把普羅米修斯拴於高加索山脈懸崖上,派禿鷲每天去啄他的肝。又每天晚上讓他的肝自動復原,日日承受被啄肝之苦。肝與火,陰陽、晨昏。人世每日不斷對肝的磨蝕,每夜肝的自我修復。生之涯,我們都在懸崖上。人類追求陽火的歡快必需同時承受潘朵拉的陰性依戀。T與E激素的對話、拉鋸、情挑。慾望的消長具體見於肝的耗損與修煉,晨昏陰陽的圓,有涯而無邊。


維基百科說成年男的正常T激素應為250至1100ng/dL,成年女的是8至60。250至1100之間橫跨四倍,這樣定義「正常」異於常理嗎。這個正常男與這個正常女的性似乎是異常的別。我沒量過T激素我算正常女嗎――我不認得任何人量過你認得嗎―但我肯定不只這一點點。不然我不會不斷爬在V爬在K爬在T身上。這些數據測試對象是住在城郊大宅不搭地鐵不碰陌生人只懂跟異性有性關係的那些,美國白人嗎。歐美醫學的研究方法基於的前設會到達的結論。早已預見。作一個成年女,體內含成年男的T激素量,是男抑女。在醫學統計上不存在的,身體是否就不存在。身體從來在地圖上缺席。地圖,認識世界的方法。或者,用舊語言,也來自歐洲醫學的,叫做一種變態。我得力於變態,我依賴變態。變態生我。我在變態。變化不絕的形態,陰陽太極。


陰陽,變化的根本,非描塑特質如雌雄,非固定類分如男女。「陰陽者,數之可十,推之可百;數之可千,推之可萬;萬之大,不可勝數,然其要一也。」身體充滿陰陽。每個臟器的活動與型態,均有陰陽。太極圖黑中白點白中黑點。表裡,剛柔、離合、外內、動靜、進成。陰陽不是分類,是一;春秋繁露,氣與道,最基本的組合。孤陰不生,獨陽不長。萬物負陰而抱陽。必須你中有我,必須流動多變以成我。魚抱水抱石抱魚。陰陽的共生共存是必然,每事每物每人中陰陽的組合是偶然。我們來自大地,受養於天。辯證而非對立的在,依傍消長,生出花花世界的花花,生出花花世界的世界。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電影,只是工具?

時評 | by 應亮 | 2019-08-12

編輯推介

既然你吸引到一些斷枝的梅

詩歌 | by 曹疏影 | 2019-08-16

【抗爭時代】八一一詩輯:所有光明射進我眼球

詩歌 | by 廖偉棠、曹疏影、淮遠、關天林 | 2019-08-13

專訪黎特:愈艱難愈要笑

專訪 | by 李卓謙 | 2019-08-08

【抗爭時代】黑與警書單

其他 | by 虛詞編輯部 | 2019-08-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