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詞.荷爾蒙】牢

小說 | by  馮凱霞 | 2018-11-30

自從他確診患上血清素缺乏症的那天起,他便被關在這所療養院裡,接受隔離治療。


剛開始的時候,他常感到四肢酸軟無力,身體像變得輕飄飄的,彷彿風吹便會散落一地。他以為只是休息不足所致,只要睡眠充足便會好。


慢慢地,他的病徵愈來愈嚴重。他在夜裡無法入睡,清晨的時候又因頭痛欲裂而起不了床。他發現自己的喉嚨收縮,無法嚥下任何食物,而且再也無法發出一點聲音。他的體重急速下降,纖纖的軀體隨風搖擺,他必須拖著一個沉重的鉛球在街上行走,才不致飄散於半空。同時,在呼吸之間,他的雙眼不斷釋放一種透明無色的液體,隱隱然染黑了周圍的空氣。


那時候的他,並不理解一切是由於腦細胞作祟,是某種重要物質的數量以人類無法洞悉的方式大幅降低至正常水平以下,才導致他身體上出現變化。人們也是同樣的無知。他們只看見空氣中傳播的黑色物質,便認定他是某種病毒的帶菌者,強行把他抓到療養院診治。


他無法記憶一切是如何發生。總之,當他醒來的時候,四肢已被牢牢地捆綁在床上,頭也無法轉動,眼前只見到一片慘白。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的吊扇,白色的臉孔。一個穿著白色醫生袍的陌生男人,在床邊木無表情地看著他,並張開了口,宣判著:你的體內缺乏了血清素,一種控制情緒的荷爾蒙。血清素一旦失調,人便會失去感受快樂的能力,並會渾身散發憂傷的氣息。這種病傳染性極高,而且會侵蝕病者的腦細胞,使人精神錯亂,身體虛弱,因此必須與正常人類隔離。院方亦會為病者穿上特製的衣服,把他們固定在床上或椅子上,以防止他們纖瘦的軀體被風吹走。


他在入住療養院後,才得知原來這種病十分普遍。他和其他血清素缺乏症患者一樣,每天要接受重整腦細胞的治療。譬如,他早上起床後,必須站在掛在白色牆壁上的鏡子前,練習微笑的表情,並通過進行深呼吸,控制在眼眶內的淚水不要滴落。此外,他每天要到「正能量區」接受電擊療法,將由正能量口號組成的電流灌注到腦部,以改變患者的負面思想。院方亦為患者提供洗掉悲傷感覺的藥水,他須按照指示每天早晚各服藥一次,以過濾腦內使他憂鬱的影像片段,重組快樂記憶。


待在療養院的時間愈久,他愈發覺身邊的人們都長有一模一樣的臉孔。相同弧度的微笑,嘴裡喃喃吐出充滿鼓勵性的語句,雙頰因為長期繃緊肌肉而稍微僵硬。他們的臉部表情看起來是愉快的,可是他們的眼睛卻由於一直處於抑壓淚水的狀態,而顯得乾涸無神。他並不清楚,這些人到底是痊癒了,還是病入膏肓。


直至有天他遇見夏,一切都明白了。夏是他的鄰房,厚厚的白磚牆分隔了二人,但無法阻擋夏每夜的哭泣聲傳到他的耳邊。在一個陽光明媚的下午,他在花園中央的大樹下碰見夏。他並不認得夏的模樣,因為他們素未謀面,但當他看見夏帶著微笑同時流著兩行淚水的臉龐,他便知道對方是夏了。長期的治療並未磨蝕他的嗅覺,他在二人之間的空氣中聞到明顯的酸澀味,那正是憂傷的味道。


他開始與夏交談。夏與眾不同,他經歷了整整一年的治療,卻依然無法控制眼淚的流量。對於夏的病況,所有醫生都束手無策。夏告訴他有關療養院鮮為人知的秘密,就是這裡的醫生根本不了解甚麼是血清素缺乏症,因此根本無法對症下藥。在這裡進行的所謂腦細胞重整療法,只是一個可笑的謊言。他們需要的,並不是如何使自己看起來快樂,而是如何學習重新感受快樂。可惜,人們並不明白他們的需要,甚至連患者自身也不明白自己需要甚麼。


但夏明白一切都是徒然。被關在這所療養院裡,注定陷入無可救藥的境地。夏說,我的心已因長期接受治療變得千瘡百孔,但你仍有希望。惟一的出路是逃離這所牢獄,找方法釋放被囚禁已久的心。


於是他開始計劃逃亡。這裡守衛森嚴,但並非毫無漏洞。他暗地裡觀察人們巡邏和看守的模式,在進行一個療法與下一個療法之間,他找到了盲點,終於他拼盡力氣,穿越圍牆與森林,回到城裡。他奮力解開捆綁著雙手的衣服,換上平凡的服裝,漸漸混入人群當中,無聲無息地擺出一張漠然的臉孔。


回到熟悉的家裡,他站在房間中的鏡子前,看到因長時間治療而變得萎靡的身軀,不禁流下久違的眼淚。他感覺到某部份的他正逐點逐點消失,而剩下來的他,有沒有重新拼湊自己的力量;即使沒有,又能否就這樣接納已不再完整的自己呢。


由於在療養院裡長期與人隔絕,他已失去與人溝通的能力,因此在任何人面前也難以傾吐自己的憂鬱。這時他想起了夏,惟一一個能與他對話的人。夏不在,他只好將自己當作夏,向自己傾吐秘密。他很清楚,惟有這樣,才能治療他的病。


就在說出一切之後,他的胃部突然誘發一種前所未有的飢餓感,彷彿因為騰出了體內盛載心事的空間,便能夠容許自己攝取和消化食物。他不斷地進食,直至身體的重量使他足以穩固地站立在地上,毋須任何牽絆之物限制自己的自由。


後來,在一個偶爾的機會下,他讀到一本醫學雜誌,得知人體內的荷爾蒙負責掌控各部份的運作,譬如胰島素負責儲存能量,腎上腺素控制心肌強度,而血清素則是管理情緒的重要元素。他好像重新認識了自己的身體,並且確信,體內某種荷爾蒙一直默默地操控著他,由內而外地將他掏空。如今,他必須依靠自己的力量,尋找一種醫治這個疾病的藥物,就像當日逃離療養院一樣逃離在深處的心之牢獄。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馮凱霞

介乎是或不是之間的獅子座,因此喜歡安靜,同時渴望成為舞台上的焦點。相信直覺,相信文字,相信溫柔的力量。

【虛詞.癢】癢

小說 | by 馮凱霞 | 2018-10-05

熱門文章

【無形.荷爾蒙】三十六宮總是春

散文 | by 宋雨喆 | 2018-12-11

編輯推介

悼念孟浪詩輯

詩歌 | by 廖偉棠、鄧小樺、熒惑、關天林 | 2018-12-13

【無形.荷爾蒙】Martyr

散文 | by 陳飛 | 2018-12-13

算命師的預言陷阱

小說 | by 洛楓 | 2018-1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