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命師的預言陷阱

小說 | by  洛楓 | 2018-12-07

命運的預言是一種魔障,支配和驅逐沒有自由意志的人,預測的系統是火山爆發的氣孔,噴射一堆隨機的泡沫,讓人在迷亂的泥濘裡自我戕害;預言的惡魔必須由預言擊退,驅除凶靈的方法就是招魂,既是毒藥又是解毒劑,循環的治療中不斷復發。他合上又翻開彩色報紙的版面,忍不住再看她一眼,金牌編劇帶著男主角來香港出席記者會,韓式化妝讓她更年輕了,身旁站著這一季當紅的偶像,看起來竟有金童玉女的錯覺!


走出茶餐廳,他轉入舊區一棟暗色的唐樓,昨夜宿醉的頭使他無法集中精神整理思緒,滿以為四年前算命師的預言會慢慢實現,到頭來事業卻像滑落的胎兒那樣無法起死回生,他盤算要如何砸掉算命的招牌!然而,當他站在算命師的面前,對方的臉孔剎那掛上了驚恐,慌忙的招呼他坐下,打開通風的氣窗,給他倒了一杯熱茶,彷彿照顧垂死的病人,開門見山劈來一句怨懟的話:「你怎樣不聽我的吩咐選擇?」


「我就是聽了你的預言,才淪落這個境地,電視台倒閉了,製作公司也快要撐不住……」


「不,你沒有依照我的說話去做,當初我跟你說得很清楚,只要你選擇那個紫微星轉世的女子結婚,短暫地忍受一些流言蜚語,便能夠大紅大紫起來。」


「我做了啊,而且跟她結婚四年,她用亡夫的遺產幫我開了一間製作公司,進攻大陸市場,但她捧紅了別人,我卻愈做愈倒霉,由二線演員跌落茄哩啡的角色呀!」他咬牙切齒的說,然後揮拳狠狠擊落桌上的羅庚,彷彿要擊碎自己的命盤!


算命師移走羅庚,疑惑的問:「甚麼亡夫的遺產?那個紫微星轉世的女子,雖然比你年長十二年,但沒有結過婚,當時你嫌棄她職位低微,三十三歲還只是助導,我勸你要忍耐一段奮鬥期,她有能力和福份帶你走出國際發展啊!」


轟的一聲他站起來,推倒了木椅,突如其來的打擊令他的臉孔僵硬,從外面射進室內的霓虹一塊藍一塊綠的投映他身上,彷彿附靈,現實裡的十數秒時間猶如幾輩子的漫長經歷,當他虛脫地坐下來時,已經蒼老了一個世代!四年前他通過電視台的新秀比賽進入娛樂圈,從此活在地震的中央,聚焦鎂光燈下,演出的邀約像連綿的餘震向周邊散射。這時候,他認識了當助導和長相平凡的她,她向導演和監製推薦,別人由沒有對白的路人甲乙做起,他卻從二線出發。隨著拍劇的機遇,他認識了當紅的女演員,喪夫的她一頭像蛇的曲髪散發成熟的魅惑,而且亡夫留給她一間豪宅、一間紅酒公司和一些股票。一個是帶他出身的低級助導,一個是出入豪華場所的美貌女子,卡在兩個女人之間,他決定找算命師問卜。


算命師說他今生注定有一顆明亮的紫微星照耀命宮,但這個託生的女子眼前跟他有點身份不匹配,他必須忍受一些外來抨擊,度過一段低潮的日子,才能擦亮火柴。結果他娶了寡婦,離棄了低級助導,承受娛樂圈的指指點點,嘲諷他攀附有錢而剋夫的女人。助導在傷痛下離開香港,輾轉去了首爾工作,四年間搖身一變而成金牌編劇,打造的經典韓劇走奇情與浪漫混合類型,吸引無數年輕的男女觀眾,不單在香港熱播,還在台灣、日本和歐美的華人電視台配音上演。當助導一步一步升上編劇的位置時,他跟美貌寡婦開辦的製作公司卻江河日下,有時候是籌備了一半的劇集因為內地批文的問題而被迫停拍,有時候是合作單位突然倒閉而爛尾,為了維持公司運作,寡婦用自己的美貌作為疏通工具,而他卻淪為沒有對白的太監、士兵或門房。


「當初你預言的紫微星是女助導,不是女演員?!」他如夢初醒,認不得眼前的自己。


「當然,我說的身份不匹配,是這個紫微星的女子年紀比你大、出身寒微、長相不佳,無論外型、年齡和階級,都跟你這個高大英俊的明星光環不搭調!至於那個寡婦,她能剋死丈夫,自然也能刑剋你!我跟你說,你現在烏雲滿臉,走路時要加倍小心!」


午夜的油麻地變了一張臉,日間的基層、樸實變成聲色犬馬的濃艷,他意識迷糊的走走停停,街燈像攝影棚的水銀光、圍板像虛擬的佈景、面前搖盪的人臉像紙紮人偶……突然他停在馬路中心彎腰的狂喊,尖刺的叫聲在「嘭」的一聲巨響中折斷……


第二天,他被輕型貨車撞死的消息,和金牌編劇的訪問排在同一個版面上!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洛楓

創作及評論人,曾獲中文文學雙年獎、香港書獎、藝術家年獎、城市當代舞蹈達人獎。

熱門文章

電影,只是工具?

時評 | by 應亮 | 2019-08-12

【無形.字宅】宇

小說 | by 董啟章 | 2019-07-31

編輯推介

專訪陳浩基:人其實喜歡被騙

專訪 | by 李卓謙 | 2019-08-23

【抗爭時代】同路人詩輯:香港的孩子不要怕

詩歌 | by 須文蔚、劉芷韻、蘇苑姍、勞緯洛 | 2019-08-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