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人屍變列車

小說 | by  洛楓 | 2018-10-12

洛楓-10


「這一趟妳要美白還是緊緻療程?」美容師讓她躺在蒼白的床上,蓋上跟屍布一樣的白被單,她閉上眼睛,骨頭有嘞嘞的聲響,淡淡的說:「修復療程。」她的嘴巴有點歪、鼻樑有點塌、眼角有血痕,美容師懷疑是否整容的後果,但她是出手闊綽的貴賓,要甚麼服務便照做好了。

 

閉上眼睛是一小時前的事發地點:大圍站東鐵線的月台,紅色的暴雨、銀色的閃電、一張張黑色的下班的臉。她滑動手機的WhatsApp問他在哪裡?他回答說正在尖沙咀加班還附加一個苦笑的表情符號!她關掉手機,眼神像兩道激光直射對面月台的他,身邊勾著一個白色衣裙的女子,一頭長髮覆蓋他的肩膀,便看不清臉孔了。上一次是黑色長褲配束起的馬尾,再上一次是緋色風衣配捲起的髮髻,她低頭看看身上的紫色領巾,上面有一個金屬蝴蝶釦,最初認識時候他送的生日禮物,說要一輩子扣在一起,今天同樣的日子卻送來對面月台兩張纏綿的臉。

 

不因肉身的亡故而能夠阻止離逝者相愛下去……虛脫的她突然使出超乎常人的力氣跳下月台,高速的列車將她猛烈的撞飛半空,轟隆的響雷,一道閃光擊中了蝴蝶釦,軀殼落在路軌上,魂魄卻浮在電線桿,空氣隱約有燒焦的氣味。她的他環抱長髮女孩急急退到尖叫的人潮後面,沒有發現也沒有興趣知道誰人為了甚麼原因跌下月台。這一刻她真的看清楚了,女孩的臉孔扭著驚恐,他的表情注滿柔情。她整理有點碎亂的衣服和頭髮,在城市折射的玻璃帷幕上看見了破損的容顏,便先去美容整頓一下。

 

美容師的手柔軟而溫熱,在她的額頭、兩頰、鼻翼和下巴來回按摩,彷彿要將積存的毒素、多餘的歲月全部擠壓出來,永不超生。三十五歲的肌膚,二十五歲的肌齡,心呢?她輕輕撫摸被單下的心臟位置,空空洞洞的沒有迴響!

 

晚上回到家,他在清理露台滲水的地磚,她脫下外套,關掉沒人看的電視,蹲下來幫忙倒掉污水。

 

「不看《夜行書生》嗎?妳不是說李準基是韓劇史上最入型入格的吸血鬼?」

 

「不看了,我找到更好的!」

 

「是嗎?」他不以為意,一邊解下領帶,一邊坐下沙發上說:「放工時間,大圍火車站有人跳軌自殺,真恐怖!」

 

「你怎麼知道?當時你不是在尖沙咀嗎?」

 

「啊,是的,是的,我看了網上即時新聞。」

 

「原來如此!我媽也是跳軌自殺的。十五年前,我爸在深圳有了女人,起初是一個月上去一次,後來是一個星期一次,最後沒有回來了。我媽約爸在羅湖火車站的月台見面,就在他的面前跳下月台,給列車輾成兩截……」

 

窗外有閃電掠過,凝固他一雙發青的視網膜,她從沙發拉起他擁入懷裡,用冰冷的唇封住他想提問的嘴巴,然後抬頭仔細撫摸他的鼻子和眼睛,再把自己的臉埋在他的肩膀上,讓他的一雙手像蝴蝶那樣環扣自己的後腰。她用低頻率的聲音繼續說:「我媽殺掉自己,留下我爸給那個女人,我不會像媽那樣愚蠢,絕對不會,絕對不會將你留下……」她沒有把話說完,便撕開他的衣領,向右頸的大動脈咬下去……

 

情愛是沒有出口的系統,所有結果都沒法結束,像列車班次,先後次序編好了,便不容變異!

 

20.9.2018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作者按︰愛情小小說(Short Short Story of Love)書寫愛慾對象在主體和客體以外的外來者,有時候不只一個或三個,也指向故事中無數沒有名字的你、妳、我、他、她,甚至它和牠,是讀者共有或隨時介入的位置;此外,更是羅蘭 ‧ 巴特所說的「顧左右而言他」,為了現實中的「你/妳」不被發現,只好轉移視線到「他/她」,再到無以名狀的「某人」,每個代名詞背後,隱藏一個孤獨的幽魂!至於「小小說」,既是文體的類型short short story,也指向文類的私密性,「愛情」的細聲道說,無關家國大事,只逆照城市與人性處境。】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洛楓

創作及評論人,曾獲中文文學雙年獎、香港書獎、藝術家年獎、城市當代舞蹈達人獎。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88

小說 | by 麒麟七代目火影 | 2018-10-16

歌詞專題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18-1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