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淪落人》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19-05-04

《淪落人》係由陳果監製、新導演陳小娟自編自導的「首部劇情電影計劃」作品,自去年成為香港亞洲電影節開幕片已口碑載道。陳小娟先後勇奪電影評論學會最佳編劇大獎及金像獎新晉導演獎,而男主角黃秋生更憑飾演半身不遂的中年漢昌榮,眾望所歸第三度奪得金像獎影帝殊榮。電影以低成本溫馨小品格局衝破千五萬票房,絕對是近年不容忽視的香港電影。《淪落人》小輯包括出爐影帝黃秋生深度專訪〈黃秋生,黐乸線〉和幕後製作訪問〈黃秋生評陳小娟,李璨琛講黃秋生〉、兼有由廖偉棠、盧勁池和李顥謙撰寫的三篇角度取態各異的影評。


鄧小樺:專訪:〈黃秋生,黐乸線〉


1

頒獎禮after party,黃秋生被各處傳媒鎂光燈咪高峰包圍逾二小時,但強調自己的平常心。「開心不會很久,攞個獎就巴滋閉呢種野,我係無的。」狂氣仍在,一時指著獎座說:「不過一舊爛銅。生鏽架佢會!」沉思一會再說:「它就像……我的皺紋。記錄了我的人生。」四周喧鬧擁擠燈色赤暗,黃秋生竟然還說得出這樣的比喻,真係黐乸線。


凝蹄玉:〈《淪落人製作》背後:黃秋生評陳小娟,李璨琛講黃秋生


2

在片中飾演張輝的李璨琛,則稱自己主要是支援角色(supporting role)。他稱,演員最需要的是理由,要知道自己做甚麼、為甚麼這樣做。張輝戲份的第一場,他是做回平時的自己,去相機鋪買相機,還不大知道張輝是個怎樣的人;「但去到愛民邨屋邨間房個景,見到秋生在玩那架輪椅,我馬上知道了自己該怎麼做,知道了張輝是個怎樣的人。」


廖偉棠:〈好在,這是花生雞腳湯,不是雞湯——評《淪落人》〉


3

關於一個香港的殘疾中年男人與他的菲傭互相成就夢想的故事,《淪落人》雖然很勵志很正能量甚至很童話,但它還不至於是一碗心靈雞湯。只是香港電影很久沒有童話了,這些年港產片裡暗黑的隱喻、絕境求存的掙扎,讓觀眾喘不過氣,而且我們知道這就是現實的一大部份,更形自虐。不過我們也要注意現實的一小部份,香港價值碩果僅存的一小部份,比如說《淪落人》裡「老香港」昌榮(黃秋生)、「老移民」阿輝、外傭Evelyn他們都以自己的方式去回復那些流逝的價值。


盧勁池:〈無性的越軌──電影《淪落人》的港式健全主義〉


4

我只能再補充一點點跟殘疾福利政策有關的事實──在電影的末尾,講述昌榮選擇把阿蓮送走,杜絕了這段關係發展的可能。如果這樣解讀的話,似乎只能把整段殘疾人與外傭之間的戀情描寫,視為一種非性化(desexualize)的父女之情。要知道昌榮有否對阿蓮懷有男女之間的欲望,必須釐清幾個重點──電影早段已有一個看AV片的情節,交代了昌榮並非因生理去勢,而全無性欲。如果他對阿蓮本有男女欲求,但最後被迫壓抑,這抉擇倒底是來自妹妹的嘲笑,還是出於對過去父親角色的依戀,把眼前的愛慾對象,作為兒子的替代物?


李顥謙:〈刀仔鋸大樹——談《淪落人》的淡定與凝練〉


5

雖然《淪落人》的兩位主角,一個因工傷癱瘓,一個來自菲律賓少不免受本地人歧視,陳小娟卻沒有因兩人的角色背景,在電影刻意批判造成工人、殘障者與外傭弱勢處境的社會,反而是視這類卑微人物為普通人,沒有議題負擔地,探討互常扶持、為對方造夢的可能。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抗爭時代】悼亡者詩輯:生者與死者的眼淚匯聚

詩歌 | by 劉芷韻、熒惑、陳麗娟、洪曉嫻、陳暉健 | 2019-11-15

大國與小國

小說 | by 並明 | 2019-1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