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機之亂! 真.無頭紅鶴圖參加AI攝影賽 獲獎後被取消資格

報導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4-06-18

自從生成式人工智能(AI)面世以來,人機對抗的局面逐漸變得一面倒,但外國攝影師Miles Astray決心維護人類眼球所捕捉的畫面,在1839 彩色攝影比賽 (1839 Color Photography Awards)的「AI 照片組」以一張超現實的紅鶴真實照片,脫穎而出奪得第三名,同時獲得大眾投票獎。但被發現作品並非AI生成後,Astray被取消得獎資格,這行為藝術仍證明人類的藝術沒有在演算法橫行的世道失去影響力。


《衛報》報導,38歲的Astray表示,看見一眾AI生成的影像贏得傳統攝影比賽後,就萌生了打破規則的念頭。 「我突然想到,在人工智慧競賽提交一張真實照片,將這個故事徹底反轉,而這只有人類才能做到。我想告訴大家,大自然和人類仍然可以戰勝機器,創造力和情感不僅僅是一串數字,真實的作品仍然有價值,無法被AI取代。」


這幅《Flamingone》呈現了一個粉色羽毛球體,立在兩條佈滿節疤的幼肢上,「我刻意選擇了一張如此超現實、近乎難以置信的圖片,讓人很容易聯想到這是AI的創作。」


來自《紐約時報》 、Getty Images、馬多克斯畫廊(Maddox Gallery)和巴黎龐比度中心的評審選出今屆獲獎者,當Astray 得知獲獎後,隨即通知主辦方,他實際上是用 Nikon D750 DSLR 相機拍攝了一隻紅鶴抓肚子的「AI」圖片,並使用 Lightroom 將其從 RAW 格式轉換為 JPG進行微調。當被發現圖片缺乏AI的參與後,Astray就被取消獎項,他卻異常高興,認為「AI已經能夠製造出非常真實的內容,如果作品遇上不懂仔細辨別的雙眼,你可以輕易地欺騙所有觀眾。」


「我們從未有太多理由去質疑照片、視頻和音頻的真實性。這種情況在一夜之間改變,我們需要適應這新局面。現在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需要提出質疑,這是每個個體的責任。」


1839 Awards 聯合創始人兼總監 Lily Fierman 表示,Astray的作品傳達了「震撼的信息」,但以這張照片參賽仍然不公平。主辦在聲明中表示:「每個類別都有明確的標準,參賽作品必須符合要求。他的作品並不符合人工智能生成圖像類別的要求。我們理解這是他的目的,但我們不想阻礙其他藝術家在人工智能類別中獲勝的機會。」


(今屆1839 Awards 人工智慧類別冠軍作品)


《富比斯》報導,這位目前定居於玻利維亞拉巴斯(La Paz)的攝影師,自認為是一名創意流浪者,曾在厄瓜多爾、秘魯、尼加拉瓜、印度、印尼、老撾和南非等地與非營利組織合作,並拍攝當地社區的照片。這張《Flamingone》是攝於2022年的阿魯巴的清晨5點,他搶先抵達以野生紅鶴聞名的海灘。


「我希望專業人士和觀眾會認為,這種對人工智慧的攻擊及其道德影響,過超於欺騙觀眾的道德影響,這當然很諷刺,因為這就是人工智慧所做的。我希望憑這幅作品贏得評委團和公眾的青睞,這不只是我個人的勝利,也代表了許多創意工作者的勝利。」


(Boris Eldagsen的得獎作品《電工》 )


一年前,德國藝術家 Boris Eldagsen使用AI圖像獲得索尼世界攝影獎,成為頭條新聞。Eldagsen曾為自己辯護,稱AI生成圖片是一個複雜的創作過程,他在去年接受《衛報》訪問時表示,「這個過程有許多步驟,並非簡單輸入幾個詞然後點擊『生成』。」但索尼的評委堅稱,他們一直知道Eldagsen的作品涉及人工智能,但因為其作品完全是AI生成的,所以決定將其取消資格,當時的評委會在聲明中說:「我們不再認為能夠與他進行有意義和建設性的對話。」


對Astray而言,這種困惑正是他的目的所在。他說:「如果越來越多看似真實的偽造品在流通,判斷真假的能力將會很難維持。我不能離開科技而生存,所以我不會妖魔化它,但我認為它往往是一把雙刃劍,既有好處也有壞處。」


有趣的是,Eldagsen在Astray的社交平台帖文下留言:「Well done! Was about time to do this!」,並希望與他組織活動,進行交流。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2024香港書展禁書的奧妙

時評 | by 真理夫人 | 2024-07-23

再一次,回去森林

散文 | by YW | 2024-0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