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一場囍事,舞出關係支點——自由舞2023:訪梅卓燕、陳建文《囍 — 紅色的承諾》

專訪 | by  鄧小樺、陳芷盈 | 2023-04-13

張愛玲的《鴻鸞禧》寫一場大鑼大鼓的婚事,結局新娘被問結婚後覺得怎樣,她略躊躇,回答很好,結果一屋人全笑了,可是笑得有點心不定,不知道應當不應當笑。這份不安定的,不知是喜是哀,是驚是怨的笑,或許才是婚姻的本質。由盲婚啞嫁到如今消費主義至上的年代,婚嫁都像一場講求門面的表演,每個儀式都幸福滿溢,然而那果真代表往後日子從此安定美滿,白頭偕老嗎?


「自由舞2023」主辦,梅卓燕《囍 — 紅色的承諾》將以音樂、文字和舞蹈回應這個問題。這場表演由國際著名舞蹈家及編舞家、以「遊走於傳統與現代、東方與西方」的風格馳名的梅卓燕負責概念、編舞及演出,並找來本地絕無僅有的男大妗陳建文及金馬獎填詞人岑偉宗,攜手把港粵傳統婚嫁習俗反芻轉化,於4月21-23日在西九文化區自由空間,帶出對婚嫁、承諾、未來的嘲諷。



滿目瘡痍的一場哭嫁


《囍》的緣起是陳建文近年當男大妗的真實經歷,自嘲「看得張愛玲多,對婚姻總感到滿目瘡痍」的梅卓燕卻從中看到搖搖欲墜,令人心不定笑難安的「幸福」。「傳統婚嫁儀式講求意頭,要趨吉避兇。但真能得到幸福,又何必大費周章在每個環節都強調幸福?其實儀式越盛大,背後的不安就越重。」續引《鴻鸞禧》所寫,「一個女人一生就只有這一個任性的時候,不能不盡量使用她的權利,因此看見甚麼買甚麼,來不及地買,心裡有一種決絕的,悲涼的感覺。」梅卓燕慨歎,「女性只有在那一刻是主角,至於往後的人生如何,根本無人理會。」


故《囍》以三條主線切入婚嫁的不同面向,主線一把港粵婚嫁儀式袪魅,一一轉化成舞蹈重現,主線二加入了舊時圍村的哭嫁歌揭穿悲涼本質,主線三則以《帝女花》借古諷今。當中第二主線尤其令人心傷,原來在六十年代以前,香港仍流行著哭嫁儀式,在新娘出嫁前一晚,新娘會睡在一張「攤屍蓆」,一群姊妹就圍著她唱歌哭別,一直到新娘快要到達男家才止住哭聲,此時新娘便要把「愁巾」(3x3吋的小方巾)丟下,意指放下舊事,換上新身份。梅卓燕指,「我覺得哭嫁歌就像心理治療。在盲婚啞嫁的年代,為免同姓近婚,新娘會嫁到遠方,窮人家更如同賣女,所以真是生離死別,一別就是一生,哭嫁根本是人之常情。」


《囍》採用的便是由圍村長者婦女親身演繹自己出嫁時所唱的哭嫁歌,取自《明瓦口 — 一瞥驚鴻:龍躍頭圍村新娘的末代哭嫁聲》一書的CD。如今哭嫁歌已納入香港的非物質文化遺產,歌詞如泣亦如「控訴」,諸如《辭姊妹》「大家姊妹(就)含笑了 / (你)子丑(又)寅卯兩(又)分離」,哭訴明晨一別就天各一方的命運;《朝早歌》「盤中(就)嬌蓮屈(就)為藕」,比喻女子嫁人後從此如花屈曲在花盆裡委屈一世;《三朝回門》新娘更以「一世(啊)咁長點樣過呀(我爹吔)/(我)敢問(我)賢親是否心涼/(我)前蹄檻入(我)後腳走(呀)/(我)今日回去永不回還」控訴父親安排這次婚事內心是否安樂,這次回夫家是條不歸路,如今要交代遺言。


梅卓燕補充,「這些婆婆已是最後一代傳人,如今恐怕都已離世。書中有段訪問,有個婆婆自言成世人最自在就是做女和現在,因為老公已經死了,這句話非常真實,可想而知這段婚姻完全不是他們想要的。」


多虧了溫柔,茶壺才能開口說話


一場遊戲一場舞,找回婚姻初衷


一個女子婚嫁時的「任性」,源自身不由己的抵抗。或許是體會到這一點,梅卓燕與陳建文在創作過程中,容許自己盲目地玩,任性實驗。由今年一月開始,創作團隊每天都回工作室「玩」數小時去試燈、試歌,以致試玩各色各樣的「玩具」,由此一層一層碰撞出豐富的隱喻。例如陳建文唱出「飲過新娘茶,富貴又榮華」時,便是站在一個搖擺機上唱出「哭腔」,尤顯荒謬。梅卓燕補充,「舞蹈就是去重新尋找一個動作上的、意境上的新語言,嘗試通過一個手法、一個媒介去無中生有。」


事實上,以舞蹈探討婚姻正是很好的切入點。如今已是自由戀愛的世代,卻又衍生出別的問題,梅卓燕直指很多人對關係都有所誤解,「誤把自己的幸福投放在別人身上,以為嫁個好老公就可永世無憂,越有這樣的誤解,這段婚姻就越危險。結婚本應是人生美好而盛大的一個時刻,而這種時刻的確需要去創造出來,但若不找回婚姻的初衷,就會本末倒置。」於她而言,婚姻的理想狀態應當如她喜歡的「接觸即興」(contact improvisation)一樣,講求平等的交流與對話。「接觸即興講求listen and response,換言之,不要總想著把力全卸給對方,對方是會承受你,但你自己都要獨立,唯有互相承受對方的重量,才可實現真正的平等。」


009979963286178783

梅卓燕與陳建文將以假髮上演一場「糾纏不斷」的舞蹈。


7557481608636973

陳建文解釋這是上頭套裝,半月梳為上頭工具,其餘都是寓意吉祥的裝飾,個個有名堂,如子孫尺寓意百子千孫,龍頭鏡指光明繼後,較剪則是大展宏圖,針紙包為紅男綠女,寓意女孩子將來持家有道。



拆穿紅色承諾,反思自身前途


要找到關係的平衡點並不容易,《囍》透過紛紜的意象呈現出隱藏的危險,梅卓燕說,「這個表演有很多郁來郁去的意象。不知為何,我們在編舞過程中找來的工具都是搖晃而曖昧的,如搖動的球、顫抖的大腿,都會投射在舞台上變成巨大的影子,這恰巧與婚嫁中的不確定性呼應。」如梅卓燕一段長達20分鐘的「床上戲」,便是在一片漆黑裡發生的。傳統儀式裡,童子跳床的賀床寓意開枝散葉,為舊時婚嫁的唯一目的、女人的唯一價值,梅卓燕卻找來一張彈床,跳出一段20分鐘的床上獨舞,將性的意味暴露人前,與此同時,高高懸掛在舞台正中央的紅布會被打上藍燈,紅色剎那間就會變成黑色,及後更會上演一段「盲人摸床」,寓意無窮。


若從婚嫁反照我城命途,這份不安更令人心驚。《囍》挪用了《帝女花》長平公主與周世顯抵抗富貴榮華的誘惑,最終殉情而死的情節,戴住面譜的梅卓燕會配合陳建文「飲過新娘茶,富貴又榮華」的吉詞,向一條無法企及的高梯奉茶。這些都回歸到有關承諾與前途的命題上,梅卓燕補充,「結婚某程度上就是一種契約,要簽契約,就是因為害怕被走數,然而沒有愛,簽甚麼都是假的。」她逐分享了填詞人岑偉宗抵死的觀察,「他說結婚時新娘換得越多衣服就會更快離婚,因為無揸拿。」在這次表演裡,岑偉宗亦玩味了很多婚嫁儀式,例如把上頭的「十梳歌」改頭換面,以此篤破紅色承諾的種種假象。


37560673235770503


大妗的自我修養與愛的禮儀


斗膽把紅事變黑,《囍》就像是所有囍事的相反,處處「趨兇避吉」。負責主持這場黑色囍事的男大妗在現實中便曾試過反轉傳統,他說「上頭的人一定要是好命人這想法根深蒂固,如媽媽曾離婚就不能替兒女上頭,但我覺得不該是這樣的,反而更應讓媽媽去梳。」他解釋上頭實為非常感動的儀式,「古時有成人禮,男為冠禮,女為笄禮,行過禮即意味可以成家立室,來到現代社會就以出嫁前的上頭代替,因此象徵著父母與孩子的最後道別。通常父母一碰到子女的頭髮,眼淚就上來了,因為那是一種久違的親密,也是父母最後一次觸碰孩子,十梳裡每一梳都依依不捨。」


陳建文本是演員,疫情關係去報讀大妗另謀生計,或因如此,他並不拘泥於傳統,甚至能「融合」劇場於婚嫁之中,梅卓燕更直指「做大妗就像做劇場導演,那一刻所有人都要聽命於你,面對突發狀況又要懂得臨場應變,一眼關七。」陳建文自言曾因新人的特別要求,要無中生有自創儀式,偶爾亦會創新一些更貼近時代的吉祥話,如「飲過新娘茶,當紅過MIRROR」等,甚至連「舞台設計」都要負責,因應太陽方位而移動家具佈置。


不過梅卓燕補充,最令她感動、由此希望與陳建文合作,是他做大妗的初衷,那就是為同性伴侶主持婚禮。「但很遺憾,先不論同性婚姻在香港並未合法,很多同性戀者就算結婚都傾向隱藏,父母不想張揚。」婚嫁儀式雖然漸趨形式化,但回到原點,人人都應有被祝福的權利。陳建文逐說,「如果真能主持婚禮,可能就要自創吉祥語和儀式,首先不用講生仔,而像接新娘、過大禮這種關乎性別的儀式也要重新去想。不過,所有婚禮儀式最終目標都是感恩,譬如過大禮是多謝親家,上頭、奉茶都是多謝父母之恩。」說到底,最重要還是愛的成分。



只演三次的香港人香港舞


是次節目只演三場,難能可貴,問及會否再度上演,他們卻說暫時只考慮在其他地方巡迴演出。梅卓燕解釋,「香港很少有重演機會,即使一個表演受歡迎,但也沒有辦法立刻找到場地重演,另一方面,其他場館會覺得表演過就不要再做,這其實是一種浪費。」故梅卓燕亦表示,比起外地演出,她更希望讓更多香港觀眾接觸到舞蹈表演,將來希望把一些劇目以大學巡迴的方式重演,「難保會有一個小朋友,看到這個表演之後就喜歡上劇場,由此打開想像。」


如此說來,《囍》正是紮根本土的表演,從港粵婚嫁儀式、失傳的哭嫁歌以及經典粵曲出發,展現大時代下或妥協,或掙扎的個體。來到當下,在別樣的時代困局中,人又該當如何選擇?就留待觀眾衝破層層儀式枷鎖,反思自身與我城去向。


訪問:鄧小樺

整理:陳芷盈



自由舞 2023:梅卓燕《囍 — 紅色的承諾》

1027878201846919

日期及時間:

2023年4月21至22日(星期五至六)晚上8時

2023年4月23日(星期日)下午3時


門票:

港幣280元


地點:

西九文化區自由空間大盒


購票連結:

https://www.westkowloon.hk/tc/freespacedance2023_doublehappiness#overview


=====


自由舞 2023

西九文化區全新大型舞蹈節,首屆「自由舞」聚焦女性舞蹈藝術家,作品不斷摸索和突破疆界,透過身體叩問生活和社會議題,展現追求多元的可能。



延伸閱讀

3體同病相連雪豹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周處除三害》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4-04-05

堂郎

小說 | by 李俊豪 | 2024-04-05

【無形.同病相連】太空漫遊

詩歌 | by 陳康濤 | 2024-0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