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不加鎖舞踊館《相對現場》團隊:無根浮萍,放浪形骸

專訪 | by  蘇麗真 | 2021-09-17

無極生太極,太極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演萬物,十年磨一劍,霜刃未曾試。不加鎖舞踊館十年前降生於新蒲崗工廠區,幸得業主信誓,舞團不遷於時。一群風韻各異、名字極具武俠感的創作者,今年在各演出場地上下煉成一劍「#非關舞蹈祭」,五位無拘無束的年輕舞者放浪形骸之外,編成《相對現場》,實行以形體顛覆看官對舞蹈、現場、身體、性別的固有想像。


〈你我相對多麼___〉


你和我,彷彿是世間上的絕對相對值,像一和零,像奇數和偶數,但有時在數值和字義之間,在絕對值和相對值之間,李嘉雯和伍美宜兩位女生一起用身體打破沉默的牆,告訴觀眾這道高牆並非牢不可破,你和我之間往往存在更多可能。


拒絕二元定義而剪一頭俐落短髮的李嘉雯,洋名卡門。她告訴記者:因太多人叫「Carmen」而將眾數的 men 改為單數的 man。她的關鍵詞是外向、反叛、狂放,訪問時忍不住手舞足蹈說:「 我是(水造的)雙魚!」


蓄著長髮的伍美宜,特立獨行地戴上灰色口罩。洋名 Emily 的她看似溫順斯文,儒雅氣息令人聯想如其名的《愛彌兒:論教育》。後來發現她是外表含蓄,內心如火的獅子座,她搶先追溯人生:「 從小我都覺得自己是異類,即使在自己的家也一樣。是我達不到別人的 standard?是我太差?」


事實上,雙姝的確因教育結下不解緣。一個幼稚園書記,處理行政雜務。一個中學行政助理,策劃排球等活動。看似一文一武,後因習舞初見於演藝學院,二人一見如故。那時班上的同學不喜社交,她倆便結伴去過數不盡的演出和舞蹈節,後來同赴英國深造,二人結識舞團現任副藝術總監李偉能(Joseph),三人「屈蛇」被迫「大字型」進睡,跟一群 undergrad 共居時「 焗爐裡面有吃剩的 pizza,成屋都是蟲!」他們笑得不可開交。


〈你我〉首演始於 2017 年春,兩位舞者游走於觀眾之間,與之作出互動,拿出小喇叭播放一段段關於自我、關係的訪問錄音,進而展開一場鏡像似的雙人舞,時而親暱,時而疏離,時而掙扎,時而激烈,帶領在場每一位探索世上無限個「你」和「我」的距離。


距離首演睽違四年多,今年 10 月重演。「 好特別的感覺,總之一定要再去做。這兩年來少了跟人『埋身肉搏』,自己也少了郁動,但其實一直擺低唔到。」Emily 說道。


以往她倆排舞朝夕相對,或已到某個階段開始漸行漸遠,油然產生一種隔膜像一道無形的牆,令人聯想到成長中每一段關係的迷失或尋回,Carman 說:「 即使少了相見,不代表會離開彼此。」相隔三至四年,姊妹花再次重新感受對方身體的重量和心跳,還是教人熟悉又懷念。


在疫情之下,Emily 的學校舞蹈班一再延期,「你我相隔多麼遠,那年那天可相見?」可惜疫情似是一場無了期的等待,學校轉為推廣視像授課,她要將實體的舞蹈搬到線上,起初也令人卻步,因為土地問題所限,不少家庭沒有足夠空間讓孩子練舞:「 唯有內化、想像、focus 在自己身體,是另一個契機去做。」疫情造就出一種全球共同經歷的社交距離,而這種距離不一定是全然的惡,有時造就另一種可能。


〈現場〉顛覆時間空間


若說〈你我〉是感性的、個人的、內化的,〈現場〉則是理性的、宏觀的、外延的。


作為〈現場〉的啟首語,我們先問一句:「What is LIVE?」


LIVE一詞多義多音。動詞解作「生存」、「活著」、「居住」、「生活」、「殘留」等。形容詞可解「活的」(having life);亦可解「現場」(as it happens)—「直播地」、「現場演出地」。


身高193的劉曉江(Lawrence)是多媒體藝術家,主理電子音樂;伙拍演員出身,兼任平面設計師,178厘米的張利雄(Holmes)。兩個水瓶座大男孩,挾著159厘米的黃杜茹(Sabrina),一位慢熱的非典型白羊座女生,她習舞為常,在鏡頭後自言「比較原始,害怕機器」—擱在桌上的相機和手機,因此在訪問間陪笑為主。三人於2018年的《世界(曾經)是平的》結緣,於澳門演出時曾經共居一個月,三個人平等共處,是為一種民主實驗,沒有吵架純屬默契,他們如此形容:「 種下了友誼的種子。」


2019年首演的〈現場〉,三人再度合作,探討的是主體和客體的指涉關係。在構思的過程中三人如神探伽利略上身,大玩物理、空間的活體實驗,比如用一根線推倒對岸的高牆,比如用一根繩啟動樓下的大喇叭,進而探討「 劇場的空間如何影響外面的世界?外面的世界如何牽動裡面的空間?」


〈現場〉希望藉形體展現時間的錯置。Lawrence 舉例說,香港球迷要凌晨三時熬夜睇波,不願翌晨起床看重播,收看直播的目的是打破地域和時差限制的臨場感。但由於衛星訊號所限,我們自以為看見的「直播」,被建構的「實時」其實已是一種延遲(delay):「 在巴塞隆那踢緊波,五分鐘後我們才看見入球。到底『現場』是不是『現場』?」


從運動競技講到選舉活動、從股票市場講到魚樂無窮,三子眼中的「現場」是一個被重覆而不斷跳轉的空間。這種空間的調度可見於2019年社會運動爆發,家庭觀眾常收看的直播。從以往的單向式足球評述,後來直播的主持和觀眾增加互動,兩者互為影響,主客無限疊加。


Lawrence 不忘發揮天馬行空本色:當此時看見的影像是過去的祖父,如果他被殺,「我」還存在嗎?祖父悖論會不會被打破? Holmes 亦提出詰問:「現場」是一種牽涉人為行動,若然實體挪用動作,可否偷龍轉鳳,在一個現場重構另一個現場?比如 Sabrina 在現場跳舞,觀眾在現場拿出手機,在 facebook 收看她的直播,最多可以製造出多少個「現場」?這種對時間與空間的顛覆,正是〈現場〉希望呈現的一種跨媒界視覺實驗。


疫情大流行令本地藝文界進入寒冬,不少劇目取消或延期至今,社交距離和視像會議成為疫下新常態,在相隔1.5米的防疫措施下入場欣賞《相對現場》,是貼題、亦是諷刺。




#非關舞蹈祭《相對現場》

時間:10月1-2日(五、六)20:00;10月3日(日)15:00

地點:葵青劇院黑盒劇場

票價:$180

演出詳情:https://unlock.com.hk/dancelesscomplex/

購票:https://ticket.urbtix.hk/internet/eventDetail/42449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李琴峰「芥川賞」得獎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1-10-15

詩三首:陳偉亷 X 鄭點 X 驚雷

詩歌 | by 陳偉亷、鄭點、驚雷 | 2021-10-09

《保育黃霑》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1-10-08

《方圓》「Time Folds」——編者話

其他 | by 方圓編輯部 | 2021-1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