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反關淑怡,一切也願意

其他 | by  陳芷盈 | 2019-10-29

一個月前,有人將關淑怡的〈一切也願意〉配上一幕幕721至831以來的警暴片段,重新製作了一段MV,這些畫面配上情歌歌詞竟如斯吻合,原本生死纏綿的情歌,變成生離死別的抗爭之歌。中間穿插的警察誓詞:「不畏懼、不徇私、不對他人懷惡意」,對比起關淑怡氣若蘭幽的女聲,更顯「一往直前」的警察之邪惡。近年媒體對關淑怡的形容,不外乎是「失常、癲狂」,一直想為她抱不平,卻不知從何入手,直至前幾天,關淑怡在Instagram高調轉載此MV,還在帖文中引述片末酷似關淑怡本人的女聲:「差人?差人唔係大晒㗎。」怒斥警察「知法犯法,罪加一等」,我便知道是時候了。


Screenshot 2019-10-26 at 6

關淑怡 - 一切也願意(HK831-721)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OaYW_4JdPk


那個靚聲雲集的年代:王菲、葉蒨文、林憶蓮、彭羚⋯⋯個個都是實力偶像派的天后。當中與關淑怡同名Shirley的王菲獨具格調,空靈的聲音、靈動的雙眼、隨便晃動便如跳舞的纖纖玉手,在《重慶森林》裡的經典小舞步,就連Quentin Tarantino也被俘虜。至於關淑怡?她在《春光乍洩》裡的戲份全被剪掉,只留下一把幽怨的聲音——《墮落天使》裡的〈忘記他〉,唱得妖嬈又神秘,彷如一串晃動的夜風鈴。


香港,曾經容得下關淑怡

如果王菲是上了神檯的仙,關淑怡更像墮落凡間的妖。她的人生彷是地獄那條荊棘之路,近年的她,負面新聞不斷:未婚生子、傳聞的精神病;加上外觀上的變化:體型發胖、牙齒脫落、面容憔悴,我卻從沒覺她醜,只覺她唱歌時淒淒冷冷、低語沉吟。想起我對關淑怡的第一印象,就是聽她唱〈再會〉:琴音委婉淒清,舞台彷彿從冰面緩緩升起,一束白光落下,台上的關淑怡留著一頭前衛Skin head、黑色抹胸上衣、貼身黑裙,這些黏在她身上的衣髮,成為了她唯一的保護,如此的單薄,如此的孤伶。「每個每個冷的秋 / 絕望絕望地吹奏」,除了結尾的一段,其餘的只有低迴的琴音,全程近乎清唱,歌聲冷峻,把人凍傷。從此她在我眼中,就是獨站寒冬的唱者,〈再會〉亦成為我每逢秋冬循環播放的金曲。


Screenshot 2019-10-26 at 6

關淑怡 - 再會(Live 08)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6uLH116T6kY


另類、前衛、超前,那時的香港竟容得下這樣的關淑怡。當然,初從日本回流寶麗金的她與所有歌手一樣,都以K歌起家,憑〈難得有情人〉一曲贏得「勁歌金榜冠軍」,上台演唱時留著一把長曲髮,一抹朱唇,一襲露腰緊身裙,演唱時生澀地扭動腰肢,既青春可人,又不失性感,站在負責頒獎的周慧敏旁邊,即使初踏頒獎台板卻不失風采。


出道兩年後,關淑怡便不甘於演唱流行情歌,更嘗試顛覆主流,在主旋律中顯露其藝術個性,大碟《夜迷宮》、《金色夏季》、《製造迷夢》等曲風多變、題材大膽,有電子、R&B、甚至更有北非味道的〈梵音〉(我夠膽講,關淑怡同梵音呢個組合係毫無破綻),當中1991年的《金色夏季》封面更由張叔平操刀,關淑怡頂著《2046》機械人的假短髮彷如一個賽伯格,卻身穿吊帶Bra Top配假恤衫和假領呔,違和但新奇,據聞是由修讀時裝設計的她親自設計。《金色夏季》裡,還有兩首禁歌〈夜夜求上帝〉和〈卡繆〉(曾被馬來西亞政府所禁),也有〈一切也願意〉在2019年夏季,重新翻唱,並收錄在新專輯《Psychoacoustics》中。最近有人把這首新唱的舊歌,製成非官方的警暴版MV,瞬間將整首歌的意思顛覆,由情歌變成抗爭歌。


500x500

關淑怡《金色夏季》


語境置換的〈一切也願意〉

昔日的流行情歌卻變成今天的抗爭歌曲,如今再聽,歌曲意義截然不同,一切也願意,不再是為愛人犧牲,而是為香港。選用關淑怡在新專輯《Psychoacoustics》重新編曲的〈一切也願意〉,想是製作人刻意為之,因為新版本加入大量電子音樂元素,前奏的數節電音彷似《無間道》的電影配樂,風雲色變瞬間黑白難分。鏡頭切至梁烈士獨站高台的背影,猶如一個善惡的對疊,然後是一個雨傘徐徐跌落的蒙太奇,彷彿唯一的正義已然倒下。如果撇除畫面,關淑怡的重新演繹,彷似重門之內一個殺夫的女子,端坐在屍體之旁,冰冷平靜地歌唱著「莫說為你犧牲 / 死也願意」。然而配合警暴畫面,殺夫的女子搖身一變,成為以「正義」之名行惡的殘暴黑警。MV層層推進,後段插播以往警察救助小孩的畫面,又從小孩的眼睛裡,看到黑警在元朗站轉身離開的未來,玻璃碎裂,畫面回帶,警察往後步操,警民關係徹底破裂,黑警自此走上成魔之路。MV獨具雙重意義,正義殞落,黑暗卻越發猖狂。


若是沒顧慮,為何又灑淚?

想不到關淑怡竟高調轉載此MV,被指有精神病的她,反而是唯一敢怒敢言,對強權口誅筆伐的人。關淑怡的「勇」,遠勝心口掛個勇字的楊千嬅,她勇於在微博批評用戶是「沒人權又沒普及教育的一群」,更憤言要棄用微博。是的,堂堂天后,何須向大陸網民貼金?不禁讓我想起多年來,關淑怡面對的言語暴力從來也不少:


「關淑怡墮海被指精神病 菸癮大火機不離手好憔悴」

「關淑怡愉景灣墮海送院眼神迷濛斥『你哋令我唔開心』」

「關淑怡襲愉景灣酒店職員判罰2千揭豪花170萬住酒店年半」


當年墮海出院後被記者包圍,關淑怡沒有作「官腔回應」,也沒有斥責記者,反是拋下了一句「你哋令我唔開心」。當時有多少人聽懂這句話,其實是帶有個人情緒的「人話」?雖然關淑怡曾發聲明説自己沒有精神病,也不曾吸毒,可是澄清了,還有人相信嗎?真相越辯越明,我想在娛樂圈裡是無法適用的。被這個大染缸弄得是非不分的人太多,那些曾經被包裝為「正氣」、「真誠」的藝人,最終還是跪倒在人民幣之下。所以我寧願相信,放棄「奶共」的關淑怡、一個被娛樂圈排斥的「邊緣人」,反而更真實、更主流。「不正常」的人,原來與真相最接近。關淑怡曾在Instagram撰寫千字中英文回應撐警粉絲,先表示自己「初心不變,我不割席」,再嘆港人回歸後經歷了「溫水煮蛙」,更向「前線說聲thank you」,最後告訴粉絲:「I hope 良知 will bring you back」。如此理性又有point,反倒顯得説她精神有問題的人有問題了。


那怕有心傷,那怕風與浪,一切亦可面對

面對冷嘲熱諷,關淑怡沒有死心,也沒有離開,或許正如〈一切也願意〉的歌詞裡説:


「若你令我死心 離別更輕易

你若明白今天我已 偷偷放下千般愛意

莫說為你犧牲死也願意」


這是「要生要死」的愛情,也是「打生打死」的抗爭,更是關淑怡在媒體裡的形象。關淑怡或許就如尼采筆下的酒神,既是清醒,又是醉狂,她清楚認知生命的苦難,只有以醉狂的姿態,才能直接面對這個不斷毀滅的世界,並化為藝術上的自我創造與完善。披散頭髮獨自行,得失唯我事,苦難而孤獨的抗命者,這就是關淑怡。2019年,讓我們替關淑怡平反,從此新版〈一切也願意〉,也會被放進我們的抗爭歌單裡。


Psychoacoustics

香港人撐.數碼專輯

https://umhk.lnk.to/PsychoacousticsFP

香港人撐.實體專輯

https://ushop.umwebzine.com/7765767.html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陳芷盈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抗爭時代】悼亡者詩輯:生者與死者的眼淚匯聚

詩歌 | by 劉芷韻、熒惑、陳麗娟、洪曉嫻、陳暉健 | 2019-11-15

大國與小國

小說 | by 並明 | 2019-1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