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渡惡法】七月抗爭詩輯︰我們仍然會激動

詩歌 | by  劉芷韻、洪慧、逆彌 | 2019-07-23

我們仍然會激動
◎劉芷韻

至今,以後,我們仍然會激動
當他們把夢推翻
散落一地零碎的肢體

光亮無垢之地
恆溫的結界
在現實之內
也在現實之外
叫喊迴盪響徹

同時悄靜無聲
如果,話語無法被聽見
如果,筆直的總是被曲解
如折斷的手
被刺傷的眼
如破裂的額角與眉心
血的鮮紅叫人震動
但血總會乾涸
會暗啞
如泥濘
如風乾的肉塊
腥臭也總會成為過去
死者被惦記於是得以存活
生者被摒棄於是終究死去
活著充滿歧義
死亡何嘗不是

而我知道
我們以後,仍然會激動
從天而降的不一定總是希望
我們接住了巨大的悲傷
但我們確實也曾接住祝福
不被歡迎的黑影退去
隨後又如潮水淹致
他們的面目漸次糊掉
他們融入他們之中
怪異的裝備與刪去的名號
群體被推開
又被拉回來
來回之間的地獄與天堂
那個,我們稱之為家的地方

如果家是一個概念
我們也只能是一個概念
我到底無法明白
假如不涉及愛
我們如何能在叫喊中確認彼此
如何能在奔跑裡記得牽手
如何在痛與驚恐之間得到安慰
手與足相連
我們稱之為家的地方
破碎的從來不是那邊、那些
玻璃或尊嚴
威信或高牆
破碎的

破碎的,從來
都是我們。

20190719 0121
沙田是我成長的地方,是我的家。
寫給曾在沙田並肩同行的,我們也許有某些部份破碎了,但我們在一起,就是一個整體。



致新城市廣場警察

◎洪慧

當示威者
被硬生生拗斷手腕*
被四五個警察
壓著,挖眼

不要埋怨
你的手指被咬斷

一個人,一支警棍
就這樣追打人群
當我們反過來
把你踢在地上,圍毆
不要覺得委屈
你應該裝香還神
感謝關二哥
你居然沒有丟掉手腳
活著爬起來

當香港人被虐打成真正的
暴徒
你們不能落單
更沒有下班
一天廿四小時
守著警署
睡在浩園

2019,7,20

*編按:網傳圖片,警察180度扭轉已被制服的示威者之手腕。「虛詞」已核實,該示威者為香港眾志常委,手腕遭扭傷。



無題

◎逆彌


只不過是陽光普照的週末
馬路有些擠塞
只不過是適合旅遊的假期
治安有些嚴密
只不過是交通繁忙的時段
班次有些調動
只不過是回家做飯的下午
窗外有些聲音

只不過是緊貼潮流的商場
封閉一些出口
只不過是海風輕拂的公園
進行一些保養
只不過是人來人往的隧道
添了一些顏色
只不過是堅固屹立的樓層
放了一些鮮花


只不過是效忠國家的特首
回應有些修辭
只不過是精益求精的警隊
服務有些投訴
只不過是忙於考試的學生
課外有些活動
只不過是表達訴求的民眾
情緒有些激動


只不過是無關痛癢的條例
作出一些修訂
只不過是奏唱國歌的行為
需要一些規範
只不過是參選議員的綱領
違反一些原則
只不過是依法公正的審訊
加重一些刑罰


只不過是方便快捷的鐵路
管制有些特別
只不過是施工複雜的月台
鋼筋有些縮短
只不過是無法進入的碼頭
用途有些敏感
只不過是填海興建的島嶼
造價有些昂貴


只不過是嶄新改良的街燈
裝上一些鏡頭
只不過是實時更新的程式
刪了一些帖文
只不過是免費收看的新聞
少了一些事實
只不過是個人身份的證件
換上一些晶片


只不過是城市區域的規劃
事務有些干預
只不過是國家戰略的發展
利益有些輸送
只不過是長期穩定的制度
定義有些偏差
只不過是人口遷移的居所
邊界有些模糊


只不過是一望無際的大海
死了一些生物
只不過是無人知曉的山林
減了一些面積
只不過是月光皎潔的天空
飄來一些煙霧
只不過是瀝青未乾的地面
餘下一些血跡


只不過是某年某月的某天
殺了一些人民


只不過是這樣
如果我們
只不過是這樣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香港斜巷

詩歌 | by 陳滅 | 2019-1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