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韻紅專欄︰青海波文香】暖冬觀劇記

專欄 | by  陳韻紅 | 2019-02-08

新年伊始,在偶然機會下獲得門票,往香港大學莊月明文化中心月明劇院觀賞由香港大學專業進修學院主辦的「寶生流X山本家:能樂.狂言.京劇」表演。這次演出結合了日本傳統舞台藝術「能」與「狂言」,以及中國的京劇,新鮮罕見。在短短兩小時內先後欣賞狂言《墨塗》、能劇《土蜘蛛》,中場休息後再迎來能劇與京劇同台演出的《清涼山》,實屬難得的觀賞經驗。

《土蜘蛛》說的是源賴光卧病期間夜裡遭遇化為僧人的大蜘蛛行刺,後派遣家臣追尋蜘蛛巢穴,將之一舉殲滅的故事,有說是暗指大和朝廷與原住民「土蜘蛛族」間的鬥爭。而《清涼山》則是改編自能劇《石橋》,表現《西遊記》中的孫悟空成佛後於清涼山逗弄曾交過手的獅子精靈,並與之共舞的情景。能劇流派寶生流以獨特而富感染力的唱腔聞名,功架沉穩無可挑剔,日籍京劇演員石山雄太飾演孫悟空,活靈活現,說不出的驚艷。而我認為開首的狂言《墨塗》雖輕鬆滑稽,卻相當有意思。

狂言與能同源自猿樂,及至鎌倉時代始有清晰分野,至南北朝起受到貴族支持而由民間娛樂逐步發展為高雅戲劇藝術。相較於能的凝重,狂言是穿插於能劇間的即興喜劇,以對話為基礎,同時夾雜歌唱與舞蹈。《墨塗》講述的是某大名因訴訟滯留京都,期間結織了一名女子,官非化解後,回鄉前特意拜訪該女子,向她道別,女子把杯中的水偷偷塗在臉上裝出悲傷的模樣,但被大名的侍者太郎冠者發現,乘其不備將水換成墨汁,從而揭發了她的虛偽。最後大名故意贈送鏡子作為離別之禮加以諷刺,女子透過鏡子發現自己的醜態後惱羞成怒,繼而持墨追趕大名與其僕人,塗污二人的臉洩憤。前因與後果都在誇張嬉鬧中消解,人際關係的脆弱彷彿一下子成為觀賞肥皂劇時塞滿嘴巴的薯片,嘎蹦一聲碎了滿地,舌尖的油膩鹹香掩蓋了淚水的鹹苦。

黑色的淚水落在狂言演員的臉上像一面面黑色的鏡子,互相映照出各自的可笑之處,在不同的文化中,卻有截然不同的意涵。傳說在名為「阿帕契」印第安部族裡有一幫族人受到敵人的伏擊而亡,親人的淚水落在地上便凝固成一顆顆小小的黑石子,就是黑曜石,別稱「阿帕契之淚」,喻意永遠不再哭泣,同時亦是墨西哥的國石。而對於某些國度的黑幫,一顆紋在眼角底下的空心眼淚,則意味著復仇未遂。幕府時代的女子流行用鐵漿染黑牙齒,張開口似乎可以窺見內在的深處,是由重重的暗影疊合而成,好像隨時把人皮褪下,就能回歸到陰翳中去。我總是認為這樣的人或許會流出真實的黑淚,在日照過於猛烈的中午,如融雪露出底下的植被。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陳韻紅

曾獲青年文學獎小說高級組亞軍、香港文學季「海」徵文比賽冠軍等;畫作曾入選「向也斯致意︰詩遊異鄉」展覽。臉書專頁︰rakathepainter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無形.愚】劍

詩歌 | by 池荒懸 | 2019-04-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