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韻紅專欄︰青海波文香】持劍者的浪遊

專欄 | by  陳韻紅 | 2019-05-27

猶記得從前亞視購入臺灣電視布袋戲《大儒俠史豔文》,當時年幼,又受了《娃鬼回魂》一類恐怖電影影響,瞥過幾眼,只覺人偶世界鬼氣森森,未及深究。然而這個被錯過的世界,十多年後卻因日本知名編劇虛淵玄與臺灣霹靂國際多媒體共同製作的奇幻武俠布袋戲《Thunderbolt Fantasy東離劍遊紀》,以破格的形貌回歸,使我欲罷不能。


《東離劍遊紀》圍繞一個從西幽跨過鬼歿之地來到東離的浪遊劍客殤不患,在詭計多端、綽號「掠風竊塵」的怪盜凜雪鴉的誘導下,偶然拯救了被追捕的少女護印師丹翡,因而捲入玄鬼宗與鍛劍祠的紛爭,答應協助丹翡取回被玄鬼宗宗主蔑天骸奪去的天刑劍劍柄。過程中結交追逐名聲的少年武者捲殘雲、矢志滅世的妖姬刑亥、道貌岸然的神射手狩雲霄、酷愛挑戰強手的劍客殺無生等形象豐滿的人物。眾角色在操偶師的精湛駕馭下栩栩如生,武打場面精彩俐落,情感流露也恰如其分,未有因木偶無法表現面部表情而有所減損。這種表演的難度與以面具遮蔽表情,單純通過聲線與肢體動作表現喜怒哀樂的能劇大概有相近之處。台日元素交融,即使在日語版本中,人物登場時的出場詩也均以台語唸頌,不論使用哪種語言,整部劇的氛圍也難以被歸入某種確定的身份認同,有別於日治時期為政治服務而衍生的皇民化布袋戲。


人物的武鬥往往亦是各種意識形態角力的呈現。如凜雪鴉與蔑天骸的決戰中,以收藏寶劍作為追求劍術的象徵,並奉為一生志業的蔑天骸,赫然發現一直以來所輕蔑的雞鳴狗盜之輩,原來竟是個劍術遠在其上的高手,大惑不解下追問對手為何甘於隱藏實力,當個為世人所不齒的竊匪。凜雪鴉玩世不恭地回應,稱自己早己在劍術上登峰造極,並厭棄了這方面的追求,認為以欺詐之術玩弄人心更為有趣。一生志業遭到如斯嘲弄,驚覺自己落入圈套成為對方解悶之玩物的蔑天骸,惱羞之下憤然自盡。這種對所謂正道的反諷在揭示殤不患千里迢迢來到東離的原因後更上一層樓:向以拙劍為武器的殤氏其實手持一份收藏了三十六把魔劍的捲軸,為怕落入惡徒之手危害人間,到處尋覓安全丟棄之所。天刑劍被毀而釋放出的滅世魔王,也瞬間被殤氏以另一把替代之劍重新封印。貫穿整部的爭劍之全部意義,彷佛在一息間被消解得一絲不剩。然而對消解意義的消解才是本劇終極的意義。在第二季出現的雲遊僧諦空,敲問一切意義,只見人世之虛無,後來卻偏執地迷戀上魔劍七殺天凌而還俗成殺人魔婁震戒,最終更與劍殉情,達到戀物的顛峰。既然所有概念都無法背離自己的反面,那又何必較真?還不如率性浪遊。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陳韻紅

曾獲青年文學獎小說高級組亞軍、香港文學季「海」徵文比賽冠軍等;畫作曾入選「向也斯致意︰詩遊異鄉」展覽。臉書專頁︰rakathepainter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抗爭時代】悼亡者詩輯:哀悼這萬家孤墳

詩歌 | by 周漢輝、陳子謙、勞緯洛 | 2019-10-14

輪椅上的聖母

小說 | by 盧卓倫 | 2019-10-12

共同的距離

散文 | by 陳子雲 | 2019-10-11

香港未睡

詩歌 | by 陳滅 | 2019-10-10

【無形・黑】黑

散文 | by 沈旭暉 | 2019-10-08

觸碰難以觸碰的星空

散文 | by 何潔泓 | 2019-1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