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佬訊專欄】手錶的沉默、暗啞、微小

專欄 | by  佬訊 | 2019-01-21

大錶徑的手錶在近幾十年來,無疑是鐘錶界的主流。的而且確,40至42毫米開始起跳的錶盤直徑,是可以乘載更多的功用和工藝。但有時候,一枚dress watch能夠引起的美感享受,也絕不亞於大錶。Dress watch的沉默、暗啞、乃至微小,是構成它魅力的重要元素。

Dress watch的沉默,在於它經常都只有時針、分針,連秒針也不會有。比較複雜的,可能會加上日期顯示,但已經差不多是一隻dress watch訊息傳遞的極限。測速的 tachymeter、度脈搏的pulsometer、月相萬年曆時區劃分等等,都難以在dress watch上出現。那不是工藝不足,而是鐘錶師選擇只向你提供最純粹的部份。正因為dress watch這種極簡主義的特質,在訊息龐雜紛亂的世界,無疑是腕上的一片清淨樂土。

Dress watch的暗啞與微小,來自於它的功能,不是要自信地展現無可挑惕的工匠技藝,而是為了服膺西裝對於流麗線條的追求。Dress watch的最高要求,是小和薄。錶面直徑大多落在37至40毫米之間,watch case則是愈薄愈好。滿足到這些條件的dress watch,可以毫不費力地滑進裇衫袖口之內,而不會頂著裇衫袖,影響整體西裝線條的流暢。

從這個意義上來看,dress watch是因為沒了自己,才能成就自己。它不是那種一眼難忘的醒目設計,在冠蓋雲集的場合上,所有男人的dress watch看上去都大同小異,只限於有眼光品味的selected few,才分得清腕上的圓型錶盤,是Patek Philippe的Calatrava還是Vacheron Constantin的Patrimony;方型錶盤,是卡地亞的Tank還是積家的Reverso。

佬編有時候覺得,買了dress watch就好像買了一張「黑暗房間」的入場劵。在那裡,含蓄內斂為王,沉默、暗啞、微小的細節,才是支撐起整個格局的重點、通往亮光的所在。低調,就是dress watch的最大virtue。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佬訊

讓lifestyle回歸生活,願諸君優雅地佬去。

熱門文章

電影,只是工具?

時評 | by 應亮 | 2019-08-12

【無形.字宅】宇

小說 | by 董啟章 | 2019-07-31

編輯推介

人其實喜歡被騙——專訪陳浩基

專訪 | by 李卓謙 | 2019-08-22

既然你吸引到一些斷枝的梅

詩歌 | by 曹疏影 | 2019-08-16

【抗爭時代】八一一詩輯:所有光明射進我眼球

詩歌 | by 廖偉棠、曹疏影、淮遠、關天林 | 2019-08-13

專訪黎特:愈艱難愈要笑

專訪 | by 李卓謙 | 2019-08-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