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槃Nirvana

散文 | by  itssohardtobeaperson | 2021-03-13

她進入了這片森林之後再也沒有出來過。


這並不是她第一次去這裡,她曾到這裡好幾次,最近總是愈發頻繁。每一次她到了那裡,總會失去了身影,好像被樹蔭吞噬了影子般。一去就是一整天,甚至是幾天。然後第二天若無其事的回到了城市。沒有人看見她如何離開這片森林,只是她總會依時的回來。


「每一次我都唔知自己點解會黎,點樣黎,幾時黎。我淨係知道,每次要出去,都好難、好難。有幾次我都以為自己番唔到出去。」


我想到她離開的第七天

我跟著道士在樹林中海邊中叫魂

叫妳回來啊

樹林空蕩蕩的沒有答話

海水仍舊是那腥臭味

我聞不到妳的氣息

妳是誰?我又是誰?妳在哪裡?我又在哪裡?

妳妳妳妳妳妳妳妳我

我就是妳


我在夢裡醒來,一年半了,被惡夢纏繞著一年半,也是被捕後被告暴動之一年半。這段日子我沒有清醒過,因為醒來的感覺太糟糕、畫面太清晰。沒有文字沒有靈感沒有創作,沒有喝醉卻也沒醒來過,因為在清醒的每一分秒裡,我足夠的厭惡自己。混混噩噩渡過這年半。醒來時,背部盡是濕透的,前額總是汗水,有時聽到一些聲音,有時看到一些畫面。很難面對不想面對,吞下數顆安眠藥,才能入睡。


「我知道你已經很努力了,真的。」白色的房間,椅子對椅子,兩星期見面一次,我的精神科醫生說。我們總是在分析我的夢境,他想我紀錄自己的夢,夢裡反映心理狀態。有時候夢到運動現場的影像、有時候有鬼有喪屍在追殺、有時候進入了一片沒有盡頭的森林,重複又重複,走不出去。他建議我接受心理醫生的治療,我接受了催眠。


胡椒噴霧的刺痛和焗熱而靜止流動的空氣,以致每一吋的皮膚似被火燒一樣。我又回來了一年半前的那四十八小時的夢裡。我在高空中看著自己,獨自於那空盪盪的高牆四壁下。我看到我流淚了,這是四十八小時裡第一次流淚。為了家人為了夢想為了自由自私的流下淚水,抬頭的鐵窗看來遠不可及,頓時瞬覺「不自由 毋寧死」的赤裸。或許一切有意義沒意義應該不應該有罪沒有罪,我記得,我沒有後悔。一年半來被惡夢恐懼魔鬼纏繞,卻差點忘卻本來的自己。本來,只因良知而發聲的自己。


我又回來了這片森林,

最近進入森林的次數已經逐漸減少。


我跟著道士在樹林中海邊中叫魂

叫我回來啊

樹林空蕩蕩的沒有答話

海水仍舊是那腥臭味

我卻開始聞到自己的氣息


不要再走得更深,於這片森林。



(其一.待續)


六十天連續審訊,文字成為唯一的維生途徑。

支持作者Patreon :https://www.patreon.com/itssohardtobeaperson



國安法來到,如何面對恐懼?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itssohardtobeaperson

最大的標籤是被告暴動人士;夢想是拎到金像獎;畢業後半隻腳踏進了電影圈,728後半隻腳踏進左監倉。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字在食.素女經】素食新詩三首

詩歌 | by 蘇麗真 | 2021-09-17

中秋

其他 | by 曹疏影 | 2021-09-16

《無遮鬼》小輯

書評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1-09-09

【無形.全文追星】神在沉默

小說 | by 張欣怡 | 2021-09-09